谢松木的手艺不算特别高明,但比银河店现有合作伙伴的技术好出不少。

莴笋炒肉、鱼香肉丝、红烧茄子、西红柿蛋花汤、凉拌黄瓜,五个菜都得到了好评。

于吉的未婚妻叫张晓玉,曾在银河店吃过饭,忍不住当着几人的面吐糟于吉网吧的客人,说那么难吃的饭都有人吃得津津有味,真是一点追求没有。

于吉汗颜道:“这群没有追求的人里面就有我。”

张晓玉哈哈笑道:“我就说的是你。”

两口子打情骂俏秀恩爱,让谢松木十分难受,忍不住插开话题道:“今天小许让我过来,一来就是给大家露两手,现在看来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我觉得有必要谈一下第二点,就是股权分配的问题。”

张晓玉望了望三个男人,把自己摘出来道:“你们谈吧,我把碗收了洗了。”

许翔起身帮忙:“还有前期投资的事要麻烦嫂子帮忙参谋。”

于吉道:“许兄弟坐下,我们先商定一下股权的构成,简单梳理基本的开支。”

许翔把手中的碗拿到厨房,这才回到座位上。

谢松木觉得许翔和于吉有一层关系在,有些事不好挑明,应由自己来讲,直接道:“我在外面干过几年,对企业这一块有一定的了解,我简单的讲一下我的看法,然后你们作个补充,对于有不正确的地方,希望你们批评指正。”

于吉递给他一支烟,淡然道:“批评不敢当,大家在一起做事,就是好说好商量,有钱大家赚,有福同享。”

谢松木微微点头,接过香烟。

于吉帮他点上,再给自己点烟。

谢松木吸了一口,温言道:“一般合伙做公司都是投钱,然后直接请人来管理,利润来自于分红,但我们这个不一样,即要投钱,又要投技术投人力,所以我觉得管理经验、人脉、技术这些都可以折算成股权,我的建议是这些东西和前期需要投入的钱五五开。”

于吉清楚的记得,早上许翔和自己说这些的时候,提议的是四六开。

谢松木如此一讲,也不知是谁的主意?

但凭自己的人脉和管理经验,在三个人中不说占一半,也不能是最少的。

当下并不发言,而是把目光看向许翔。

许翔没有全盘否定谢松木的话,云淡风清地道:“占几层我觉得要看前期投入的资金多少,如果一万两万,七三开都没问题,如果投入的资金太多,就必须将技术人脉进行估值。”

于吉道:“我去找纸和笔,我们来计算一下前期的成本有哪些?”

谢松木不想自己的技术占股太少,向许翔道:“如果投入成本太大,那就没有必要搞了,比方说十万块,多久才能赚回来?”

“一会算了就晓得了。”

许翔心中自有一杆秤。

成本当然必须控制,作为一个小馆子,没必要整得太好,能省的则省。

否则就算两人同意,自己也没地方搞钱,那股份都被稀释了,还搞个球?

圣人是无法促进社会进步的。

于吉回到位置,拉开笔道:“我们先统计前期需要的东西,然后去市场上询价,估算一下成本。”

谢松木是专家,义不容辞地讲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最后就是大件,一是租来做厨房的房子,二是送餐的车。

于吉一一记录在册。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谢松木道:“我这里没有了,就看许兄弟有什么要讲的没有?”

“没有。”许翔道:“我也说一下我的想法,因为我们要上课,厨房我的建议是设在学校门口,就近租房,反正我们不对外,偏僻一点也没关系,点餐、发餐和收钱前期我们让网管帮忙一下,月底有利润就拿一部分作为辛苦费奖励给他们。”

谢松木道:“有于总在,一句话就安排了,肯定没问题。”

于吉点头道:“这个没问题。”

“所以我们要解决的是中间环节。”许翔继续道:“我的建议就是外包,现在有很多跑摩托车的,我们找两个做事稳妥的,让他们兼职帮我们送货。”

谢松木不赞同,质疑道:“摩托车的送怕不行,一趟五块钱,十趟就是五十,再说汤汤水水的东西,车子一偏一抖,滴汤洒水的客人看到也不愿意吃。”

许翔道:“我们不提供汤菜,于哥经管网吧这么久,估计也没看到几个人在网吧点汤菜来吃饭吧。即然我们是两点一线的服务,除了周末,我们就把点餐时间固定,那么一天送餐就是两趟起步,四趟封顶,一趟开二十块给摩托车师父就足够了。”

于吉道:“我同意,到了饭点我就提前安排人问哪些要点餐,然后直接通过QQ发给你们,炒了之后一并送过来。”

许翔道:“我们招两个打杂的,提前把菜洗好切好,老谢下班过来就炒,一点不耽搁。”

有人打杂,有人送餐,自己只管炒就行了,谢松木觉得可行,便不再多说。

于吉将手中的单子摊开道:“这样,我把这个单子抄三份,我们都去询一下价,看哪家的便宜,我们就从哪里进货,把成本都弄清楚了,再来决定股权的事。”

许翔道:“两份单子就行了,一份线下,一份线上,现在淘宝网整得如火如荼,上面的东西即便宜又丰富,像一次性餐具,我们直接就在上面拿批发价,也节约时间。”

谢松木从来没有网购过,觉得不能面对面的交易,对产品质量不放心。

“网上的东西靠得住不?如果你付了钱,他不给你发货怎么办?”

许翔道:“你大可放心,质量不行七天包退货,有淘宝网作中介,没有哪个商家敢不发货,当然也不说完全没有骗子,我们买的时候选评价好的、等级高的商铺,就不会遇到。”

于吉对网络稍了解一些,笑道:“淘宝网还是信得过的,才出来的数据,上个月单月的交易额过百亿,几千万的用户你大可不必担心。”

“啧啧。”谢松木砸舌,心中还是不相信,觉得水份太重。

许翔微微一笑。

一个月过百亿算什么?

再过几年,一天就是上千亿!

不过那时候,人们对数字似乎已麻痹,没有人惊叹,更有甚者觉得这个数字还可以更多,突破万亿!

风口上,猪都能飞上天。

或许自己也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那有意义吗?

与亲人相伴,平安度过一生才是最大的幸福。

许翔相信自己的这一世一定能走得更稳,毕业之后就回去建设家乡,扶贫先扶志,不能什么事都等着政府。

即然自己不能改变大千世界,那就改变家乡一隅,让乡亲们早日奔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