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会的。”

许翔对任皓月还是有了解的,一个做房地产起家的人,要开馆子也是开星级餐厅,怎么会投资一个门面的没有的小店铺。

但创业拉投资,卖的是理念,该给的信息要给,该留的要留。

像于吉这种合伙伙伴,必须给予信心。

许翔早有准备,解释道:“这个项目,我们一定要拿在手中,给他介绍的时候往小了说,任总家大业大,未来的资金肯定是用于新的楼盘开发和网吧收购,不在乎这一丁点。而且这个项目是作为网吧的一个补充,本来就是外人在做,于他无非是锦上添花,但转到我们手中,那就是雪中送炭。”

于吉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其中利益关系,本以为自己拿出网吧的利益就可以换取股份,许翔这么一说,还要掏出真金白银。

虽然这几年他存了一点钱,却是为结婚做的准备。

一下子拿出来,未来的老婆也不知道能不能答应。

于吉思来想去,决定这大小是一个机会,不试一下,又怎么知道成功与否?

总不能一辈子当条咸鱼。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下午,你把你找的那个厨师约到我家,一来试试手艺,二来探探你嫂子的口风,毕竟她是财政大人。”

于吉下了决断,许翔就不能浪费时间,问了于吉的电话就从网吧离开,直接去营业厅办了一张卡,顺手给他发了一个短信,告知这是自己的号码。

回到学校宿舍,谢松木还在床上睡大觉。

“老谢,吃中午饭了。”

谢松木睁开眼,长喘一口气,侧身继续躺着。

“你大早上跑出去搞哪样?”

“即然决定要搞餐饮,我自然要多跑点路,我去皓月网吧找于总沟通了,今天下午你去他家露两手,拿出看家本领,整几个好菜。”

“他不是同意了的吗?”

“他是同意的,但你的厨艺只存在于你的牛皮里,我们也不晓得到底有几斤几两,你不露两手,我心头也没得谱,何况他还不认识你。”

“你放一百个心,只要嘴巴没坏,哪个会说我整的菜不好吃?”

谢松木自信满满。

“别扯这些,酒店招厨师还要试哈菜,你的工资开多少,技术能占多少股份,就看下午这顿饭,往远了说,这关系到以后生意能不能做长久,不要到时候把客人吓跑了,所有的一切功夫就白费了。”

谈到和自己利益相关的事,谢松木态度马上有了转变,起身道:“行,下午我去露两手,我先理个单子,让他把我要的佐料和食材准备好。”

许翔拍手道:“这才是做事的态度。”

陈岩躺床上看书,宿舍的事也看在眼中,忍不住道:“你们要开馆子?”

谢松木问道:“对头,想不想一起干?”

陈岩笑道:“我觉得你们这个事情搞不成。”

他和许翔年纪相差不大,自上次许翔说他脚臭,他就心有芥蒂,只觉得一个中专生出来创业当老板,简直就是开玩笑。

根本不可能成功的事!

但谢松木平时对他还行,遂开口劝阻,以免后悔莫及。

谢松木发财梦都做了几遍了,哪能让别人说不行,还击道:“你懂个锤子。”

陈岩来了劲,合上书,分析道:“我们先不说你要投入多少钱来做前期工作,就算你冰箱厨具都准备好了,一天一份饭菜能赚多少钱?”

谢松木当过厨子,心中自有B数,回道:“不说多了,十块钱一份的我至少赚七块。”

“你说赚七块就赚七块?”

如果门面在繁华地段,赚七块倒很有可能,但客人在网吧,是要请专人送上送下的,坐公交车一面都要两块钱,还不说人工费。

陈岩质疑道:“你这饭炒好了自己会长腿跑过去?碗筷这些吃了就扔,不要人拿回来清洗?”

“我炒成大锅菜拿过去卖快餐行不?”谢松木也来了劲。

陈岩呵呵一笑:“那我建议你们厨房也别开了,直接把食堂的饭菜打包成一份一份的送过去,反正也比外面的便宜。”

谢松木闻言觉得很有道理,赞同道:“有道理,还省我们租门面的钱,直接买点餐具就行了。”

许翔挥手否定道:“食堂这个菜,你们自己都不愿意吃,如果点的外卖是这个水平,那别人还不如直接去吃快餐。”

谢松木慎重道:“那小陈说的这个也有道理,送餐成本太大,各种一开支,没有多少赚头。”

许翔早就想好了用什么方法来送餐,但这是商业机密,不能过早透露,淡然道:“送餐渠道你不用操心,我已经想好了的,成本绝对低廉,只要你的菜炒得好,每天点餐的人能过一百,我就保证咱们一天有五百块的纯收入。”

一天五百,一个月就是一万五。

谢松木简单一想,一个月至少分两千以上啊!

这生意值得一做。

“不要说了,下午给你露一手,保证你们心服口服。”

许翔继续安排工作:“这个事情我们都是老板,你也要多操点心,去食堂或者是外面馆子吃饭的时候,打听一下他们的菜是哪里买的,看一下哪家的菜便宜又健康卫生。”

谢松木作为一个成熟的厨房,买菜自然有经验,当下就应允。

许翔得寸进尺,继续道:“那你还躺着做什么,起床去把中午饭吃了,打听到买菜的渠道,我们就上门去挑几样你拿手的,下午好展示。”

“我靠,刚才我不是说让他们准备吗?”

“别,还是你自己来,我不希望有人穷怪屋基这样的事,万一你搞得难吃,怪别人菜没有买得好,我找哪个说理?”

许翔顺手使了一招激将法。

“你娃儿真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谢松木翻身下床。

两人在食堂吃了饭,要了送菜老板的电话,直接打电话联系找到对方家里。

谢翔也不藏着,当下就表明了自己要开馆子,想从他这里进菜的意图。

得知馆子就在轻工职校旁边,老板爽快地答应了,也不喊高价,就按轻工职校的菜价收费。

谢松木又讲了自己要菜的标准,让老板等他们的信。

一通忙碌下来,时间到了四点半。

谢松木道:“这会过去差不多了吧,你给于总打个电话,我们直接去他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