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松木喜欢吹牛皮,虽然不知许翔为何问这个,不加思索,马上就回道:“小品、唱歌这些哥哥擅长得很,我记得读初中的时候,在文艺晚会上还拿过奖的。”

“太好了,我正好有一个想法。”

“你想法是不是太多了一点。”

“嘿嘿。”许翔一本正经地道:“脑子灵光,没得办法。”

“说吧,有什么想法?”

“我们学校每年都要搞元旦晚会,每个班都要出节目,我打算写一个小品的剧本,也给班上做点贡献。”

“多麻烦,不如直接上去唱两首歌,军训的时候你也看到的,我们班的歌神好几个,别说一个几目,几个节目都拿得出来。”

许翔摇头道:“你唱歌,他也唱歌,大家都去唱歌,有什么意思?编个搞笑的小品,大家都合不拢嘴,美女们笑得花姿乱颤,一看主演是老谢,到时候桃花运滚滚而来,怕是挡都挡不住。”

“这个牛皮我爱听。”谢松木想起自己的光荣往事,凭空多了几分骄傲,得意地道:“不是哥吹牛皮,在吸引女人方面我还是有点魅力的。”

许翔知道他一开口,定然滔滔不绝,自然不给他机会,长长打了一个哈欠。

“今天跑了一天还有点困,我去洗漱睡觉,你把我说的放在心上,好好想想。”

“没得问题,你抓紧写剧本,我也可以帮到修改。”

谢松木的心思已经跑到美女身上了。

许翔纠正道:“我说的是厨师这事,你好好想想,有哪些物美价廉的拿手菜,这样便于我们早点占领市场。”

“这都不用想的事,我晓得了。”

因为许翔没有手机,和于吉约定的联系方式就是QQ。

六点起床,学校网吧没开。

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直接来到皓月网吧上网。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许翔突然想到要吸引桥城的大学生,最起码要把新生引流到论坛。

虽然论坛设有桥园版块,也复制了各个学校的介绍内容,却忘记了引流这一个环节。

今天他要做的事就是引流。

在百度知道、桥城各高校的贴吧发贴,写相关问题的答案,把提问的学生引导进入论坛。

百度知道的问题很少,有些还有答案。

秉着为人服务的原则,许翔想人之所想,未雨绸缪,一口气帮他们提了几十个问题。

又换了ID进行回复,所有目标都指向桥城论坛。

做完昨晚计划的工作,许翔在百度里SITE了一下,看百度收录了多少网页。

不到两百!

数据也太惨淡了!

马甲门才开坛一年,百度收录就过万,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看来是SEO没有做好。

最简单的SEO方法就是和其他网站交换链接。

大的论坛对于权重有要求,自然不会和一个新开的论坛作交易。

许翔马上到我的领地交换链接的版块,找拥有顶级域名且被百度收录的论坛合作,又从马甲门的AD资讯里找了才开不久的技术论坛交换友情链接。

第一批二十个论坛,只要能成一半,就能给自己带来流量和权重。

收录不多,权重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论坛本身的贴子有限。

许翔决定搞个发贴之星的论坛活动,奖励发贴数量多的会员,以吸引免费的劳动力。

否则以自己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很难做到任皓月想要的数据。

桥城论坛在构思时就设置了两种交易积分,金币是日常获得,主要用于论坛升级和娱乐,而桥城币则是RMB挂勾的交易积分。

1RMB等于100桥城币。

此时很多论坛的奖励还未与实物和现金挂勾,毕竟论坛的维护就是一大笔开支,广告等营收还不够开支服务器的费用,又怎会花钱奖励会员?

要做大做强,就要舍得花钱,这是许翔的人生经验。

虽然现在身上没钱,但许翔决定给大家个空头支票,发贴之星的活动直接奖励桥城币,可以兑换成人民币。

发主题过一百的会员,奖励同等数量的桥城币,主题必须符合板块要求,违则按版规处理。

发贴数(含回贴)前三的会员,给予1000桥城币奖励。

活动为期一周。

拟定完成,许翔直接置顶,然后在各个AD论坛广而告之,就等上勾之鱼。

为了让全体会员意识到桥城币是容易赚取的,许翔又制定了优秀会员奖励办法,每个月评定一次,凡评上的会员,一律奖励1000桥城币。

桥城币达到10100时,可以提现100RMB,论坛收取1%交易税。

于吉开完早会,知道许翔在用自己的卡在包房上网,直接找了过来。

“吃早餐没有?”

“于总早,吃了的。”

“你也太敬业了,这么早就过来了。”

“有想法,就要落实。”许翔哂然一笑:“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于吉点了点头,虽然许翔穿着打扮各方面实在不像一个做事的人,但踏实做事的劲还是让于吉很满意。

人品决定未来。

他相信两人的合作是有未来的。

于吉从兜里掏出一部旧手机,递给许翔道:“我以前用的山寨机,你拿去办张卡,将就用一下,没得电话,联系始终不方便。”

“任总那边有什么动态我也好及时告诉你。”

许翔没有推辞,感激道:“感谢。”

昨天他说没有手机,于吉也没有多问,今天却给自己送了一个过来。

这让许翔对全作的前景又多了几分信心。

“昨天我回去已经联系了一个厨师,如果方便,抽空找个地方让他露两手,觉得行,咱们就用。”

于吉将许翔旁边的电脑打开,坐下道:“我相信你的眼光。”

许翔坚持道:“一起做事,我们就是一个团队,不能搞一言堂,试过再说,当然也是因为我承诺要给他一点股份。”

谈到股份这种关键的事,于吉郑重道:“股份你已经想好怎么分了?”

“大方向已经定了,细节上还要劳嫂子辛苦一下,计算一下我们前期需要多少资金。”许翔开门见山地道:“我的想法是技术、人脉这些占四成,资金占六成,资金出多出少由个人意愿。”

“说详细一点,打个比方说任总要全部出资,我们又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