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期间有些公司搞活动发传单,一天十五块,你想去不?”

“不想去。”

十五块钱不算少,折算成工资,一个月也是四百五。

许翔上初中时一个月的生活费也才十块钱。

但今时不同往日,有了大的理想,又岂能在这种小钱上浪费时间。

“你一天把时间浪费在上网上有什么意思?”

郑文松作为老乡会的会长,决定好好给小兄弟上一课。

“一天十五,国庆就算六天,也是九十块钱,干辣椒都要卖二十斤才换这么多,给家里减轻点负担不好?”

说的有理有据,许翔却有一个更好的理由。

“我觉得真正减轻家里的负担就是好好读书,而不是在学校打牌,做这些没意义的事情。”

“我打牌也是搞收入。”郑文松替自己开脱,又质问道:“那你跑网吧打游戏就有意义了?”

“偏见了不是。”

“我怎么偏见了,我又不是没去过,十个上网的九个打游戏,还有一个聊QQ看电影。”

“你这就是狭隘的互联网,真正的互联网是很大的,囊括了无数知识,我们上网除了娱乐,更多的时候可以学习很多有用的东西,打个比方你学营销,口才是不是很重要?”

“那肯定的,没有好口才,无法将产品推销出去。”

“而互联网上有很多视频,我们可以跟着学习。”

“你的意思就是你去上网是在学习?”

“对,而且能学到很多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虽然我现在才来一个月,但我已经学会办公软件的使用,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现在的打字速度,可以达到每分钟一百个字。”

“你说儿哄。”郑文松一脸不信。

青山镇的教学水平是什么样,郑文松是门儿清,以许翔的条件自然不会来职校之前就学得这么好。

除非是真有这个水平,否则就是许翔在吹牛皮。

“我有必要哄你?”许翔摊手道:“你可以去我们班打听一下。”

郑文松叹了一口气,不再强求。

“那随你吧,不想做就算了。”

不管如何,终究是一番好意。

许翔报之以琼瑶道:“今年一完,你还有一学期就开始实习,那就算踏入社会了,我建议你还是多看看书,以后用得着。”

郑文松哈哈一笑,摇头道:“读书都是混日子,混到十八岁,你别说职校学不到东西,就是大学又有几个认真在读,真正的东西都是到了社会上才学会的。”

“所以你就这样浪费时间,啥也不做,就躲在寝室打牌。”

“打牌也是练技术,以后到了社会上用得着。”

“那你应该打麻将。”

整个西南四省,麻将正在席卷家家户户,纸牌最终论为计分器。

再过几年,没有人玩纸牌。

郑文松也想打麻将,但学校不允许啊,随时有人检查,玩纸牌都要小心些。

许翔回到寝室,陈岩还躺在床上,像雕塑一样。

整个职校,上千学生,最终能出彩的有几人?

没有几人,大多数都沦为机器,日复一日过着同样的生活。

两年之后,学校为履行承诺的百分百包找工作,直接把所有人拉到合作工作,不管你是学的什么专业,通通成为流水线工人。

不愿意去的,签定自主实习的协议,一切责任由自己承担。

一如雷鸣所言,职校不同于中学,更多的是靠自觉,已然半步踏入社会。

许翔坐下思考近一刻钟,自己这帮同学,真正走出来的没有几个。

老天爷即然给了自己一次重启人生的机会,那自己也应该伸出援手,助他们一臂之力。

在皓月网吧提出餐饮计划,许翔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谢松木。

去请一个厨艺好的厨师,一个月至少开出几千块的薪水。

而谢松木作为学生,可以让他入股分红。

而其他无所事事的学生,与其去发传单,还不如跟着谢松木学厨师。

有一技之长,以后回家就算不开餐馆以此为生,凭着一手好厨艺,找老婆也容易许多。

每一个人都有无限潜力,只要善于利用就能激发无限潜力。

许翔突然想到了自己初一的英语老师。

一个终生难忘的人。

厉中文。

厉中文从大学毕业,进入青山中学教英语,一腔热血,毛遂自荐当了班主任。

许翔小升初的成绩一般,在班上位列中间,自然而然与班长、学习委员等一切班干部绝缘。

成绩不好,也不调皮,在老师眼中可有可无。

期中考试前,厉中文给大家承诺凡英语过九十分的奖励一个笔记本和一支圆珠笔。

厉中文自认教学水平不错,平时测验中,学生的表现也可以,特意去批发了一件笔记本。

成绩出来,却是大跌眼镜。

只有三个学生过了九十分,两个读过一年初一的留级生,还有一个是许翔。

班长、学习委员、英语课代表的表现都差强人意。

夹枪带棒一顿批评。

厉中文带着怒气发奖。

许翔本以为自己会得到表扬,没想到厉中文走到自己面前,开口就问是不是作弊了?

他认为许翔考九十分是靠的作弊,却从未正视过自己的学生有多努力!

从那以后,许翔就开始厌恶学英语,厌恶学习。

成绩从此一落千丈。

厉中文带出一届极差的学生,但他却不服输。

班会课上,大声批评着一众学生,唾沫横飞地道:“有些所谓的名师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我想说有句老话叫朽木不可雕也,他是没有遇到你们,他如果遇到你们还能说出没有教不好的学生,把你们的成绩教好了,那才叫名师。”

古人。

古人说的话就一定对?

古人还说因材施教。

现在的老师又有几人能做到!

许翔找出枕头下的笔,决定因材施教一回,找出所有同学的优点,让他们充分发挥出来。

只要有一个人尝到甜头打样,其他人定然会相信自己。

就从谢松木开始,把外卖餐馆开出来。

许翔奋笔疾书,不知过了多久,谢松木进入寝室他都没有发现。

谢松木改不了老毛病,又偷偷站在许翔身后,却见纸上写着自己的名字,疑惑地道:“写我的名字做什么?”

许翔转身,惊讶道:“你没有回家?”

“回什么家,被我妹喊出去当苦力了,她们学生会搞什么外联,非要叫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