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军豪的问题准确来讲不是问题。

他发明了一个遥控远程控制点火器,专为不敢放鞭炮的人研发,可是试验成功之后,才发现并无用武之地。

一项没有用的发明,能叫发明吗?

他想问怎么才能发挥出这个发明的作用,让它产生价值。

听完介绍,许翔已有初步了解。

目前全国大城市都严禁烟火,何军豪这个发明逆向而行,要找到用武之地,只有往农村走。

农村人谁不敢用手放鞭炮?

还用个遥控器,犹如脱了裤子放屁。

思路决定出路,起点就错了,目的地又怎么可能对!

不过任何东西,只要使用得当,都有用武之地。

许翔胸有成竹地道:“任何一件发明的初期都不能充分发挥它的功能,比方说火车出来的时候,速度还没有马车快,但你看现在的火车,日行千里。”

“对,你这个发肯定有用,预祝何兄成为一代发明大王,中国的爱迪生,让老板上两瓶王老吉。”

李青松向老板道:“老板,四瓶王老吉。”

何军豪不解他为何要四瓶,奇道:“咱们不是三个人吗?”

“好事成双。”

也是。

何军豪不再多想,转而问道:“许翔,你再说说我这个发明怎么才能让它充分发挥价值。”

许翔道:“火车能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许多人不断努力,继续改进,所以你要继续丰富它的功能。”

李青松接过老板递来的王老吉,心道,许翔这次算惹上麻烦了。

以何军豪的性格,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少不了要缠着他刨根问底。

果然,何军豪问道:“我就是找不到改进的方向。”

许翔拉开王老吉,举瓶邀请道:“小事一桩,先干一杯。”

三人说的是何军豪的事,注意力却各不相同。

许翔分神观察着李青松。

是什么样的特质,让他日后成为一方巨擘,掌握十几家公司。

以前在学校,只觉得李青松脸皮极厚,不论男女同学,哪级哪班,他都可以混得极熟,然后从对方手上蹭得饭吃。

当踏入社会,才发现这也是一种锻炼人的手段。

或许正是他在学校练就的这身本事,让他具有其他人所不擅长的交际艺术。

擅长交际就意味着懂得观察人心,善于控制自己的情感,能说会道,乐意去经营人际关系以及工具化他人,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

工具人,这个概念在2008年还不普遍。

但能成为有用的工具人,又何尝不是自己价值的体现?

许翔放下王老吉,淡然一笑。

何军豪叹气道:“你们不知道,我在这上面花了多少心血,但这个发明毫无用处,就像鸡肋一样。”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今天你运气好,遇到了我这个伯乐。”许翔道:“其实你只要改变一个东西,你这个就大有用处。”

“是吗?”何军豪兴致勃勃,兴奋道:“你说我改。”

许翔道:“学生时代最浪漫的事是什么?”

“谈恋爱?”何军豪顿时不快,拉下脸道:“我不喜欢谈恋爱。”

呵!

真是年少不知……在这个男多女少的时代,能在学校谈几波恋爱是何其可贵的事!

不知上一世何军豪打了多少年的光棍,最后和什么人结的婚?

许翔不管个人爱好,只为解决眼前事,直说道:“你不谈恋爱没关系,但在校园里,几乎每天都有分分合合,其中最浪费的表白方式无疑是在女生宿舍前点上几十上百支蜡烛,摆成心型这类的,是也不是?”

何军豪还未明白,李青松猛拍桌子,点赞道:“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让老何把这个遥控点火,改成灯的遥控开灯,把灯摆成心型,即安全又可以重复利用不浪费。”

果然够聪明,一点就通。

许翔笑了笑:“就是这个道理,现在城里不准放鞭炮,遥控点火自然没市场,但做成表白神器,不但可以在我们学校吃香,还可以推广到其他学校,咱们以后就坐着收钱。”

李青松大手拍在何军豪肩膀上,拉拢道:“老何,你以后就负责研发,市场交给我和小许,咱们二一添着五,利益均分。”

何军豪对赚钱并不上心,大脑已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遥控点灯的问题。

虽然他学习成绩不好,但动手能力极大,马上想通了几个关节。

向两人分享道:“我已经想通怎么做了,只要买点各种颜色的发光二极管就行了,需要什么字样或者是形状,提前布好,然后根据需求进行控制,还可以配上音乐。”

许翔的重心是论坛,不想在此事上浪费太多时间,提议道:“李总,你见识广,整点浪漫的小场景,让老何研究一下,只要能解决,我们就可以开张营销,到时候我们的论坛建成,在上面宣传一下,即可引流带来市场,也可以做大论坛。”

李青松上次去给一个妹子修电脑,时过多日,脑海中依旧回荡着她迷人的靓影。

如果何军豪真能把这个发明搞出来,等到圣涎节……

“小Case。”

李青松勾画蓝图,把目光放在何军豪身上,慎重地道:“小何,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你一定要用心去做,先把遥控开灯搞定,我再给你一个复杂的任务,试验成功咱们就推向市场。”

遥控开灯,何其简单,何军豪觉得自己不用脑子都能整出来,马上请令道:“你直接安排任务吧。”

“做事一定要用心。”李青松语重心长地道:“年轻人,不要慌,要有心理准备,我给你的任务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必须放在心上。”

如此郑重其事,心中必然有花花肠子,许翔微微一笑,举杯道:“预祝成功,我们再干一杯。”

李青松举着杯,却不喝,望着何军豪道:“这一顿算你的了吧。”

何军豪爽快地道:“我请,以后有问题我再问你们,不能推辞。”

刹那之间,许翔发现他是真的开心。

这些问题,只要打开百度,万千才华横溢的网友肯定能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他却缠着李青松,或许只是想找一个能说话的朋友。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灵魂是孤独的。

“老板,火锅怎么还没有上来?”李青松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