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青松双手搁在许翔肩膀上,仔细一瞧,马上鼓掌大喊道:“牛皮克拉丝,每分钟105字,大家都好好向许翔同学学习,在元旦节打字比赛上给雷老师拿个好名次!”

一个能自学成才的学生,还需要管教吗?

雷鸣竖起大拇指,表扬道:“许翔同学的表现非常好,以后大家要多向许翔学习,我们有些同学觉得自己会打几个拼音,就自以为是,但你们过来看,这篇文章有些字是我都不认识的,许同学却做到了百分百的正确率,这就是五笔输入法的优点。”

“我希望你们都学学五笔,不但能提高打字速度,以后你们做其他工作,遇到不认识的字也能正确打出来。”

潘重芳道:“雷老师,你什么时候教我们五笔?”

雷鸣本不打算教学生五笔,毕竟背字根表就是一件费力费时的事,并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坚持,但今天遇到这事,即然有学生愿意学,那就教给他们。

“下节课,这堂课大家继续练习我刚才讲的,我不要求你们打字速度有多快,做到一点,不看键盘就知道要敲的键在哪个位置,就像……”

就像许翔刚才一样!

雷鸣硬生生没能说出口,因为他看到许翔已经没有听他讲什么了!

又在搞……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悔不该说只要每分钟打字达到50字以上,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李青松伦偷偷抿嘴一笑,嚷道:“潘重芳,你这么想学就把雷老师请到你的位置,让他好好指点一下。”

潘重芳一根筋,欣然同意,盛情邀请道:“雷老师,我这个脑子太笨了,完全记不住哪个键在哪个位置,都要找半天……”

“走吧。”

雷鸣多一秒都不想呆在这里。

李青松一眼看出许翔在论坛后台操作,惊讶道:“你服务器已经搞好了?”

许翔点出论坛首页,指着已搞好的版块道:“如果顺利今天就可以把基础工作搞完,域名的事你想好注册哪个了?早点定了我好申请备案,没有顶级域名,论坛就算整好了也不好对外开放。”

李青松完全把这事忘记了,看来许翔是真要把这事做成,作为未来的管理员之一,不能拖后腿。

“我试了几个,确实都被注册了,我再试一下。”

“抓紧,域名备案要七天左右,早定早下来。”

李青松试了几个,都被人注册,想了半天,觉得双拼的没有,那不如试试三拼的。

大桥城。

.com,未被注册。

长是长了一点,但这名字大气。

李青松再次来到许翔身边,说了自己的想法。

“大桥城。”

许翔念叨两声,突然觉得自己做的虽然是论坛,但为什么一定要加个论坛或是社区在后面,直接干净利落地叫大桥城更加掷地有声!

“好,这名字大气。”

域名,关系到网站的生存,不能小家子气。

许翔一口气注册了四个,囊括net、cn、com、org四种常见域名。

网上有许多IDC提供廉价的虚拟主机,有的IDC为了拉流量,直接提供免费的空间。

免费是商家收割的手段,免费的东西亦是最贵的。

但只要利用得法,也可以成为创业者白手起家的一大臂助。

许翔直接申请了一个免费空间,又从源码网站上下载了一个网址导航站的开源程序,改了网站名称,又将自带的广告删除,方才上传。

这一环节犹费心神,如果不将源码分享者的私货清理干净,做的再多,都相当于给他人作嫁衣。

毕竟免费的东西确实是最贵的,要想吃下,还得有硬实力。

个人站长不能做交互式的BBS,许翔把所有域名都解析到网址导航站。

然后申请备案。

说起简单的事,却是一直忙到下午放学。

李青松要回电脑店赚钱糊口,可怜嘻嘻地拉着许翔说话。

说许翔只要请他上网,包一日三餐,他这周就不去上班了。

俨然把许翔当成了富二代。

许翔一脸黑线,用手背把李青松向外推道:“李大哥,你莫走。”

李青松摊手叹气道:“你太没诚意了,不说了,庆祝我们的事业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下午请兄弟吃个火锅,预祝我们的事业红红火火。”

“万事开头难,今天下午还有很多事要做,就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等论坛走上正轨,咱们有的是时间,火锅加青菜,让你吃个饱。”

李青松丧气道:“哥哥,啥是正轨?有句话叫我们都不晓得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该享受就要享受,莫要一天推一天。”

“呸呸呸,万事大吉,不可能有任何意外。”

好不容易转世,有重新活一回的机会,许翔可不想老天爷和自己开玩笑。

李青松觉得许翔太过于可爱,一把搂过来,握着拳头挥舞打气道:“啥也别讲了,火锅走起,GOGOGO!”

李青松年过十九,平时喜欢篮球,一米七几的个头高出许翔不少,话翔受其控制,毫无挣扎之力,被拖着向前。

看来今天不出血是不行了。

“班长班长。”

何军豪大步流量跑了过来,中气十足地喊道。

“我了个去。”李青松顿时头大如牛。

何军豪虽然是中职学生,却是一朵奇葩。

特别喜欢研究物理知识,收集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一门心思搞发明。

李青松作为班上唯一的高中生,特别受何军豪崇拜,时常缠着他请教高中物理知识。

但有疑问,必定刨根问底。

纵是学者教授也难角基惑,保况李青松并不爱学习。

许翔调侃道:“饭票来了,你还叹什么气?”

“大哥,你知识渊博,你来。”李青松招呼何军豪道:“把你的困惑说出来,翔哥给你释疑解惑,我还有事,今天就不陪你了。”

他连吃火锅的心情都没了。

何军豪灿烂如花一本正经地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有惑?”

许翔多了他们十几年的见识,何军豪的问题完全就是小儿科,排着胸脯道:“只要中午你请我们吃火锅,有啥疑惑都给你摆平。”

嗯?

李青松转眼看着许翔。

这真是初中升上来的?

何军豪家就是桥城市里的,一顿火锅完全不是问题。

正色道:“只要你能解决,火锅绝对安排。”

能解荤,李青松也不端着,立即替许翔打保票道:“麻溜地说问题。”

何军豪整理思路,开口道:“就是上次那个遥控远程点鞭炮……”

李青松马上打断道:“这都饭点了,我们在这里站着听你讲也不是办法,先去火锅店,边吃边讲,一会翔哥还有大事要办。”

许翔知道李青松的想法,反手挖坑道:“走吧,先去火锅店,你这问题如果解决不了,这顿就算李班长请你的。”

只要能把人诓到火锅店,李青松就有办法让自己不开这顿饭钱,正色道:“对,解决了你请我们,解决不了,我们请你,不让你吃亏。”

“行。”

何军豪一根肠子通到底,只想早点解决自己的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