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最后两节课是班主任雷鸣的计算机基础,在大教室上。

轻工职院的计算机教室十分宽阔,每间可同时容纳百余人上机实操。

所以不论什么专业的上机实操课,都是几个班的学会集合在一起上课。

相对于1班,2班的美女多了许多。

许翔本约好李青松两人坐在一起,便于一起做论坛搭建的前期工作。

然而进入教室,李青松就和开始勾搭妹子,抛弃许翔。

许翔叹了一口气,找了一台远离讲台又处于学生中的电脑。

雷鸣简单的讲了几句,就让大家练习打字。

从贫困地区来的孩子,计算机基础功特别差。

若是不能熟悉键盘、学会打字,一切都是空谈。

许翔已然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不管雷鸣在上面讲什么,直接开始落自己的计划。

首先就是在我的领地注册一个免费论坛。

我的领地是当下第一大论坛开源程序DZ旗下的一款免费论坛,已推出两年,运行稳定,在个人站长中颇有口碑。

最重要的一个优势是它支持绑定独立域名,是其他免费论坛所不具备的。

更不用说当论坛成长到一定的规模的时候,可以通过备份独立出去。

而用户通过域名访问,不会造成任何损失,对草根站长极为友好。

正是这个优势,在未来的几年里,有一批优秀的论坛从我的领地走出,诸如飞飞世界,精睿网安等等。

而在2020年的时候,因为诸多原因,我的领地已关门。

看着熟悉的界面,许翔心潮起伏,感觉时不我待,立刻轻车熟路地操作起来。

雷鸣讲完之后,便下台指导学生。

部分学生打字虽慢,学习却很认真,让他很是欣慰。

但部分学生仗着自己会一点,就开始聊QQ,做别的。

雷鸣当场就调出金山打字通的文字练习,让他们照着打,速度达不到每分五十字,再让他看到做别的,就站着上课。

“你们都是给自己学的,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就不要浪费了,咱们这一科期末考试不考别的,就考打字,你们速度达不到的,到时候不及格,毕业的时候拿不到毕业证,别说雷老师不给面子。”

“当你们踏入社会就知道,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

雷鸣严肃的批评,让所有人都集中了精神。

可马上雷鸣就发现了事情不对。

许翔一脸认真、非常的操作键盘居然不是在打字!

“许翔,你是不是没长耳朵?”

为了节约时间,许翔熟练地从其他论坛上复制着现成的版规、版块介绍等文字性内容。

猛地耳边传来一声惊雷!

吓得忙切换界面,却只有光光的桌面,他连金山打字通都没有启动。

雷鸣更生气了,拍着桌子道:“我在这费不尽的口舌,口水都说干了,你当是耳边风,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从道德上来讲,许翔认为自己绝对是一个尊师重道的人。

但一寸光阴一寸金,他必须珍惜每一秒,不能浪费一点点可利用的时间。

瞬间就调整好状态。

“你做这些无聊的事的时候,想想你的老汉,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赚一分钱容不容易……”

“老师,你听我说。”

许翔打断了班主任的话,直接点开了金山打字通。

“我选择计算机这门专业的时候,我就知道打字的重要性,所以在课余的时间我已经学会了五笔,而且打字速度极快,现在我做的事也是与学习有关的。”

雷鸣大学读的就是计算机,五笔自然是会的。

要想学会五笔,单是字根就够人吃一壶,这开学才多久,就有学会大言不惭地说自己五笔打字速度极快!

不过即然许翔点开了,表明要展露一手。

作为老师,一定要给学生这个机会。

“好,今天你就给大家打个样,如果你的速度能达到每分钟五十字,我的课,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李青松在另一排见状不好,来到了两人身后,本想劝解一下,听雷鸣如此一说,但见许翔信心满满,突然想到他居然会自己搞网站,打字又会差到哪去?

不如看看许翔的打字速度,再作理论。

许羞把金山打字通开到文章练习上,将鼠标一摆,仰头请示道:“雷老师,你来指定一篇文章。”

即然如此,倒要看看到底有几分水平,雷鸣选了一篇中间的文章。

事发突然,其他学会也靠了过来。

雷鸣笑道:“大家都好好学一下。”

许翔端正坐姿,活动十指,鼠标轻点开始,双手立刻放在键盘之上。

十指上下飞舞,石火电光一般,一个接一个的汉字开始出现……

这绝对是打字高手!

雷鸣一愣,没想到职校还有这样上进的学生,居然把打字水平练到了这般高度。

潘重芳看到许翔打字不看键盘,眼睛都要瞪出来一般,拉着闺蜜赵晨雪的手,指道:“哇塞,他打字居然不看键盘,手长在键盘上了!”

赵晨雪更不说话,她连二十六个字母的分布都没搞明白。

人和人的差距也太大了。

李青松借机献魅道:“雷老师,这回是捡到宝了,有小许在,元旦节打字比赛我们班肯定拿第一。”

雷鸣正了正眼镜,见打字速度显示已达到每分一百二十字,俨然已超出常人的水准,亦是心潮澎湃。

但一个学生出彩,并不代表他的教学水平好。

据他所知,文秘班有好几个学生的打字速度就不慢,真要通过元旦节的打字比赛出成绩,还必须再有几个像许翔这样的学生。

那么评优秀班主任和优秀老师就有极大的希望。

侧身看着李青松道:“你是读过高中的,是不是也要给我拿个名次回来?”

李青松见他对自己微笑,就知没有好事。

虽然比班长大部分同学打字好,但自己只能算会,真要拿名次并不容易。

师恩厚重,不能违背。

到时候拿不到名次,再找个借口搪塞。

想也不想,马上厚颜无耻地回道:“Yes,Sir。”

许翔也结束了自己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