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翔要做论坛,绝不能绕开一个人。

李青松。

08计算机1班的班长,兼职电脑维修技师。

许翔曾到过李青松家。

李父是一个极固执的人,有很强的原则性,说一不二。

按他的话,他已经抚养李青松到十八岁,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责任,如果李青松想工作,他可以帮忙。

想读书,那就凭自己的本事,别想从他那里拿一分钱。

因为李青松高中时代太过于放任自己,以致高考失利,伤了他的心。

自食其果,李青松倒有男儿气概,拿到通知书的第二天就开始在市里找工作,决定自食其力。

喜欢上网的他没有选择去做网管,而是选了一家电脑维修店,包吃不包住,试用三个月,每月两百块。

李青松盘算一翻,学技术为重,其他的钱就当上网消费了,反正电脑店的电脑随便玩,没有多想,便应允下来。

一个月不到,他就掌握了基本操作,等闲小事可以独立解决。

有一次出任务回来的路上,碰到第一轻工职业学校的学生搞兼职,为学校招生,得知读书不但免学费,每年还有一千五百块钱的补助,顿时来了兴趣。

深入交谈之后,发现职校管理轻松,上不上课都没人管,毅然决定报名。

他并非是为了学习,只是觉得整天都在电脑店里呆着,实在太过于枯燥,有必要去学校找小妹妹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回到店里,当下就向老板提出自己想读书的愿望,但也不打算放弃工作,毕竟这是他收入的来源。

一番声情并茂的陈述,只说自己如何不舍校园,多么想读书,而父母又不支持……

老板深受感动,想起自己当初出来闯荡的往事,欣然同意了李青松的请求。

上课期间,每个周末到店里上两天班,其余时间,李青松自行安排。

工资按提成计算。

按提成就意味着一个月的收入有机会超过两百元,李青松觉得很划算,让老板把学校附近的单子派给他……

虽是班长,李青松却是甩手掌柜,并不管班里的事,都忙着赚钱享乐。

按正常的时间线,许翔在下学期的计算机课上,才会注意上课摸鱼泡论坛的李青松,才有了创建属于自己的论坛的计划。

论坛最后还搞失败了!

因为缺乏眼界和格局,一味模仿而不知晓结合本地实情。

毕业后两人各奔东西,李青松留在桥城,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成为某金融公司区域总经理,并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公司,开启住别墅、开豪车、迎取白富美的幸福人生。

谈及成功之道,李青松总是很低调,也令许翔百思不得其解。

思来想去,一个人要成功,北上广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当认清自己,脚踏实地。

所以这次,许翔决定把计划提前,打造一个拥有桥城特色的论坛,将李青松绑上贼船,充分压榨出他的潜力。

星期五早上,许翔早早的来到教室,等待着李青松的到来。

李青松大约没休息好,脚步虚浮,到了自己的座上,一屁股坐下,就准备爬着睡觉。

“咚咚。”

许翔敲了敲桌面,开门见山地道:“班长,听说你喜欢玩论坛,我想搞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有兴趣不?”

李青松抬着看着这位个子不高的小朋友,印象中两人并没有过多少交流,心中却有些惊讶,自己玩论坛也才几天,也未曾向谁透露过,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论坛就是网站,要搭建一个网站,服务器、域名、带宽一样不能少。

除了域名,另外两者就是一个销金窟。

不是哪个想整就能整的。

看来这个穿着简朴的同窗还是一个低调的富二代,自己居然眼拙,没能看出来。

“早上出门听到喜鹊叫,看来我要遇到的贵人就是你。”

想到自己就要带着李青松赚钱,被呼作贵人,倒也恰如其分。

许翔并不客套,不绕弯子,径直道:“有兴趣咱们就一起搞,到时候给你一个管理员,你就负责娱乐聊天大区的管理。”

李青松为了打最新的显IP的QQ,注册了正火爆的飘云论坛,作为当惯了带头大哥的人,也想混个版主当当。

但申请条件委实苛刻,对发贴数、在线时间都有诸多要求,让他望为观止。

这从天掉一个管理员,完全就是天上掉馅饼,自然不能拒绝。

“NoProblem。”

李青松提醒道:“这搞一个网站,投入不小,你确定没问题?”

“NoProblem。”

许翔现学现用,将话还给李青松,又拿出昨天拟定的策划书,放在他面前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是我整的策划书,你可以看了提点意见。”

李青松接过一看,域名是.com,网站名称叫:桥城技术论坛。

粗略一看,可谓事无巨细。

自己知道的有,不知道的有,没法挑出毛病。

一个响亮的名字很重要,遂回到首页,指着域名道:“这个域名是不是长了一些,qcsoft,普通人哪个晓得你这个soft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有点拗口不好记?再有咱们即然是地方论坛,要不就叫桥城论坛,更为简洁。”

许翔何尝不想整得简洁一些,但双拼域名动则几十万上百万,不是谁想注册就能注册的。

手里有这样的域名,还做什么论坛,直接卖了换钱他不香吗?

“建议不错,你上网的时候查一下相关的域名,哪个能注册我们就用哪个。”

有钱就是爷,说啥都正确。

李青松只是随便一提。

这方面的知识他自认不会有专玩这个的富二代了解。

但……

富二代怎么会来这个破学校上学,最超码读个贵族中学,再花钱去国外留学渡金。

这才是常规操作。

或许这就是社会的本质:矛盾对立统一。

李青松拉住许翔的手,跳开这个话题道:“许董,啥也别说了,你指哪兄弟打哪,为了预祝胜利,下午安排兄弟吃个青菜牛肉。”

许翔的记忆里,这一帮同学,数杨正海和李青松最喜欢蹭吃蹭喝。

两人的为人处世却有高下之别。

李青松说话让人舒服,也不似杨正海那样遭人厌恶。

许翔现在每天的生活开支预算在五块以内,青菜牛肉就算只点一斤,也要一个星期的预算,属于严重超支。

这事必须往后推。

“等赚了第一桶金,青菜管够。”

“我靠,要让马儿跑,先得喂饱草,你以后就是我老板,不能这样待我。”

“真要吃草?”

许翔指着窗外修建中的足球场,杂草丛生,开玩笑道:“冬天来了,再不吃就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