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许翔从余杭回来,在省城沙州市被人偷了钱包,身上分文不存,流浪街头,看到一个网吧招聘,便做了网管。

察颜观色,了解了各色上网人的心理,尤其是游戏玩家。

为了霸服,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冲级冲榜……

许翔印象中有几位上班族,虽然离网吧很远,来去不便,却因为另一位网管洪哥有擅长开挂,便承包了网吧的三台电脑,经年累月的挂着游戏。

只要打听清楚卢氏兄弟玩的什么游戏,找外挂就不是难题。

许翔接好漱口水,不慌不忙地打探道:“你们玩的什么游戏呢?”

卢军军正好刷完牙,将口中泡沫冲掉,回道:“奇迹世界,你玩游戏吗?”

“很少玩,不过我听说奇迹世界不好升级,你们多少级了?”

“是不好升,打怪特别慢,现在才八十多级。”

“主要是玩的时间少哈,其实我倒有个方法,上课的时候你们也可以玩。”

“学校电脑不行,太差了,卡得要死,进游戏人物卡着不动。”

许翔知道他们肯定已经试过了,否则不会舍近求远。

“你们没有开过挂?”

“你当这个游戏是传奇哦,这个游戏没得挂。”

这也太信誓旦旦了!

任何一款游戏只要有一定的受众,就有利益驱使不法分子研发外挂。

玩家想通过外挂快速、轻松地升级获得装备等。

不法分子想通过外挂盗取玩家的帐号和游戏财富。

两者互相利用,但只要做好帐号密保,就不怕号被盗。

许翔道:“等着吧,等我有空帮你们搞一个。”

说罢开始漱口。

卢军军还是不信,只当他是开玩笑。

另一旁的卢兵兵却听了进去,本不爱打理许翔的他,来到许翔身后,打听道:“你真有外挂?”

他希望有外挂,最好能多开游戏。

他们之前玩完美世界,就有外挂,特别爽。

但外挂多了,游戏就少了许多意思,后来玩了一段时间私服,也觉得不过瘾,方才转战奇迹世界。

漫长的升级打怪,消磨了他的毅力,而且越来越多的游戏,每一个都亲力亲为的去玩,太劳神费力。

现在他想明白了,玩游戏就是玩游戏,不是让游戏玩、让策划玩……

只要获得快感就行了!

外挂就像一剂猛药,点燃了他消沉的斗志。

他要快速升级,超越公会里的其他人,特别是那个势力眼的副会长……

许翔道:“暂时没有,但只要这游戏够火,它就肯定有外挂,需要的是一双慧眼将其发掘。”

卢兵兵深表同意,点头道:“只要你找到了,我请你吃饭。”

学生时代最显友谊的事,就是请人吃饭。

没有什么事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顿。

洗漱完回到寝室,陈岩、万大春、韦停欢也回来了。

陈岩躺在被窝里看小说,目不转睛,特别专注。

“陈岩,你狗日的又不洗脚是不?”

即使被子盖着,许翔还是闻到了一股豆食味,忍不住骂道。

陈岩每日沉溺于书海,极少把时间浪费在其他事上,即使是洗脚这样的事都是能省则省,常找借口说又没走哪里去,脚上没汗。

但今天这个味确实有些大,被子都遮不住了。

“我等息灯了再去。”

“现在就去,别在这鬼扯,一间寝室你也顾及一下我们的感受。”

许翔开了头,其他人也开始指责陈岩。

万大春毫不客气地道:“你还是注意一下个人卫生,我儿嚯,你这个口气太大了,隔老远都不敢看你说话,闻到都辣眼睛。”

卢兵兵有求于许翔,便是其他事也会站在许翔一面,何况这味道确实让人难受,指责道:“出来上学,不比在家里,你爹妈惯着你,你可以随心所欲,但学校不行。”

韦停欢年纪最小,说话客气了许多,建议道:“听大家的,也是为了你好,不然以后女朋友都找不到。”

许翔道:“别一天就沉溺在小说里,主角再牛皮也不是你,要想自己牛皮,就练好内功,以后步入社会才混得走。”

陈岩本看得津津有味,被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心烦气躁,收起书念叨道:“各位师父,别念了,我现在就去。”

“养成习惯,该做的事情就先做了,小说都看得完?”

许翔知道陈岩本质不坏,但大家都是农村出来的,能拉一把就拉一把,否则三年一混,啥都不会,踏入社会就只能替人打工下苦力。

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只是一句听起好听的话,除了印证阿Q的本质,毫无用处。

每个人的父母辛苦劳作,都希望自己的子女成材,而不是在学校荒废时间。

一念及此,许翔又觉得自己支持卢氏兄弟玩游戏的行为不对。

难道重生一回,自己还多了圣母的属性?

也不知这前世到底是梦,还是真真实实发生的事。

如果是真实发生的,那母亲的身体已堪忧,不能再让她活得那么辛苦了!

必须想办法卸上她身上的重担,让她活得更轻松。

许翔在内心深处下定主意,熬过今年,从下学期开始,自己的学费生活费都由自己亲手赚取,不再向父母要一分钱,等到毕业的时候就给家里寄钱,让父母明白,他们的孩子长大了,不但可以独立生活,还能赡养他们。

亲人离别之痛,他已受过一次,不想再次重复历史的悲剧。

整个宿舍八个人,如果要找一个最讨厌的人,非杨正海莫属。

嘴欠是一个原因。

脸皮比城墙的座墩还厚,单拿吃东西举例,他有什么好吃的,绝对是吃完了才告诉大家,而其他人有什么吃食,无论什么情况他都要讨一部分。

最无耻的一次是中午吃饭,他拿着一个空碗,硬是从好几个同学碗里凑了一顿饭。

谢松木每次怼他都会用这个例子,你几把这么有钱,还当叫花子要饭吃?

杨正海的解释是,我用钱大手大脚的习惯了,现在我老头把财政大树掌控着,不让我乱花钱,没得办法,等兄弟有钱了,绝对请大家吃大餐。

他俩一起回到宿舍,谢松木拉着脸,表情不善。

杨正海在后面,一路说着好话,感谢老谢的款待,说下周一定请他吃大餐。

原来是谢松木出去吃宵夜,被杨正海发现,死乞白赖蹭了一顿。

韦停欢开玩笑道:“老谢,吃独食要拉肚子,你居然不喊上兄弟们。”

万木春白了两眼杨正海,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可以和大家探讨一下人生哲学,插话道:“狭隘了不是,吃独食要拉肚子,只是想蹭吃蹭喝的人找的一个借口,孔子说,食色性也,吃东西是人的天性,而佛家说,人有八戒,过午不食,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人应不应该克服自己的欲望……”

这才是师父!

委实没有想到,小小职校,也藏龙卧虎,有各种人才。

许翔用被子盖住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