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宏见到肖锋的攻击,脸色巨变,他在这一件里面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他不敢犹豫,口中怒喝一声:“惊天枪!”

他手中突然出现一柄长枪,对着怒斩一枪刺出。

“砰”

一声巨响发出吗,长枪和怒斩碰撞在了一起,只见惊天枪在怒斩的压迫下,就像是孙子见了爷爷一样,不断的后退,不一会,已经被击碎。

“砰”

又是一声巨响,却是怒斩击中了陈宏的身体。

顿时,陈宏的身体猛的撞在了台面上,将这个巨大的擂台都给撞出来了一个巨坑。

但此时的陈宏,还没有死,他睁开眼睛,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他知道肖锋的那一剑很厉害,可是自己的惊天枪可是地级高级武学,是上面那位给自己的,可尽管如此,居然这么简单的被人给废了?自己的身体还受到了伤害。

这让他的心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而此时的肖锋,身体上面的九重天奥法还没有结束,他握住巨剑一步步向着陈宏走了过去。

看着肖锋向着自己走了过来,陈宏眼中尽是恐惧,他想要的闪动自己的身形离开这里,可是他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那就是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法移动自己的身形,只能够看着肖锋一步步向着自己走过来。

“你……你想要干什么?”陈宏看着肖锋,忍不住出口问了一句十分白痴的问题。

肖锋淡淡的看了眼陈宏,轻声道:“我想要告诉你一件事,你的实力,真的是很垃圾。”

“我……我……我……”陈宏想要解释一下,不是自己的实力垃圾,而是你的手段太诡秘,可是想了想,却是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说出来肖锋也不会放了自己的,他看着肖锋,道:“肖锋,只要是你不杀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就算是你让我告诉你是谁让我来的,我也可以告诉你。”

“这个不需要了,我已经知道是谁了。、”肖锋淡淡的说道、。

“你知道?”

陈宏一愣,随即猛的反应过来,肖锋知道了这件事,那岂不是说自己没有了这章底牌?他立即说道:“肖锋,你放了我,从今天起,我就是你手下的一只狗,一只听话的狗,绝对不会忤逆你的意思,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

肖锋淡淡的看了眼这个弟子,轻声道:“生死台下,只能够有一个人活着。”

“不,我……”

“你还记得我刚刚给你说了的一句话吗?”陈宏的话还没有说完,肖锋突然问道。

“什么话?”陈宏条件发射般的问道。

“好好保护你的脑袋,小心被我的巨剑打碎。”肖锋看着陈宏淡淡的说道。

陈宏一愣,随即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正准备是做点什么的时候,突然意识消失不见,肖锋看了看已经没有无头尸体的陈宏,淡淡说道:“我说了,你没有好好保护,怪不得我。”

他刚刚做完,九重天奥法的作用已经消失不见,肖锋的身形一晃,差点甩在地上,这九重天奥法只是说使用后无法战斗一天,可现在看来,貌似后作用不只是说的那么简单,现在的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没有了一点点的力气,甚至动一动手指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肖锋用自己的灵魂控制自己的手从储物戒里面拿出来来十枚锻体丹塞进嘴中。

十枚锻体丹刚进入到肖锋的身体里面,就已经是化作了药液速度极快的向着肖锋的身体面钻去。

一分钟后,肖锋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好点,可以行走后,转身向着擂台下面走去。

而此时台下的那些人看着肖锋的身形,目光十分的复杂,这一战,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变态的跨等级作战,真丹境界的内门第一人,硬生生的将神游境界的核心弟子给击杀了,还是完杀的那种,这简直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可偏偏,这就是真的,没有丝毫的虚假。

但是很快,响起了激烈的掌声,不管怎样,肖锋都是一个值得的尊敬的内门第一人,也是修藏阁有史以来第一个能够以内门第一人的身份击杀一个核心弟子,神游境界的核心弟子,这对于内门弟子来说,是一件骄傲的事情,而现在在这里观战的人,大部分都是内门弟子,他们心中,自然是很高兴的。

而此时有一个人的脸色却是十分的阴沉,那就是那个座下弟子。

在他身边的师弟淡淡的看着他,轻声道:“师兄,看来你这一次是失算了,这个肖锋的实力,强大的超过了你的想象,那个陈宏,被杀了。”

他看着肖锋一步步向着外面走去的身形,冷笑一声,道:“我的确是小看了他,不过他也高兴不了多久,因为,他快死了。”

“哦?师兄你准备自己动手了吗?”师弟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他嗤笑一声,道:“你以为我这么傻会自己动手吗?然后让师尊来杀我?”

师弟只是微微一笑,不说话。

“走,我们过去会会他,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好本事顺便看看,他的底,在什么地方。”师兄冷笑一声,身形闪动,向着肖锋速度极快的冲了过去。

而此时的师弟看了看,却是微微摇头,身形闪动,离开了,他没有去找肖锋的打算,因为他知道,很多事情,师尊不是没看见。

这座下弟子来到了肖锋的身前,看着肖锋,轻笑道:“肖锋师弟,你可真的是好本事啊,居然能够将一个神游境界的武者都给击杀了,师兄我很佩服你。”

肖锋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个虚伪的座下弟子。

在修藏阁肖锋最大的敌人毫无疑问,是寒家,可现在的寒家基本上已经玩完了,那今天的事情肯定不是寒家人搞出来的。而除了寒家之外,自己算来得罪的人就只有两个人了,那两个座下弟子,因为他们将自己视为了阁主之位的有力竞争者。

“肖锋师弟,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这个座下弟子看着肖锋,笑呵呵的问道。

肖锋看着他,微微一笑,问道:“你,敢来明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