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锋一愣,随即心中更是感动,犀牛王的实力虽然很强,可是他刚刚自己也说了,不过是刚刚进入圣王境界,和这三个王者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双方战斗起来,结果可想而知。

可尽管如此,犀牛王还是让自己先离开,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和这三个王者战斗,这让肖锋很是感动。

不过肖锋却是摇摇头,道:“我不能走,他们的目标是我,而不是你,如果我走了,他们越过你,依旧是能够击杀了我,而我留在这里,他们杀了我,你不会有事,毕竟你是圣王,他们不会傻乎乎的杀掉一个圣王。”

“哈哈,我果然是没有看错你,你不是一个为了自己扔掉朋友逃命的人。”犀牛王突然大笑一声。

肖锋微微一笑,有些苦涩,但是没有多说什么,手中一动,巨剑出现在他的手中,抬头冷冷的看着这三个王者,眼中尽是战意!

尽管知道自己和他们战斗必死无疑,可束手就擒从来不是肖锋的风格。

“你们两个要找死,那我们就满足你们。”三个王者冷哼一声,齐齐出手,三道肉眼可见的攻击向着两人冲过去。

“牛狂天下。”

犀牛王一声怒吼,突然整个人快速一边的,显出了他的本体,脑袋上面的三角发出一道光芒,这道光芒并没有向着三个王者攻击而去,而是快速的形成了一个防护罩,将肖锋笼罩在了中间,而他自己,却是身形闪动,向着三个王者冲了过去,那股气息,足以破天。

肖锋看着将自己笼罩在中间的防护罩,心中大惊,一下子明白了这是犀牛王为了保护自己所以用这样的手段。

这让肖锋心中感动的同时,心中也是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犀牛王会这样帮助自己!就算是犀牛王再怎么重情义,也不会为了一个人类和三个王者拼命吧!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肖锋的脑海里面一闪而过,他现在着急的看着犀牛王。

他的手里不强,但是感知力很强大,可以很肯定,如果现在的犀牛王和三个王者的攻击碰撞在了一起,肯定会受重伤的。

可是,他现在也只能够看着这一幕,什么都无法做,因为,实力不够!

这让想肖锋再次感受到自己的实力完全不够,自己还得快速的提升实力。

而此时,犀牛王和三个王者的攻击相距已经不足半米,就在即将撞在一起的时候,突然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彩色的光芒,紧接着就看见这道光芒将三个王者的攻击消去了,同时,也将犀牛王的身体控制着弄回来了。

三个王者和犀牛王均是大惊,他们四人的攻击就算是圣王巅峰的武者也不一定能够轻轻松松的分开,可现在,居然有人能够有人能够将自己这些人的攻击给分开,这人的实力是该有多强!

“不知道是那位前辈驾临,还望出来一见。”三个王者中的一个,对着虚空沉声说道。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肖锋看着这个人影,猛的一惊,这人正是那个带走山颖儿的彩衣女子,一看见他,他就想到了山颖儿说要离开十天的事情,可现在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听见山颖儿的消息。

现在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问问山颖儿的消息,可却是不敢上去询问,先处理了这里的事情再说。

彩衣女子看着先前说话的那个王者,淡淡说道:“你要见我?”

“我……我……”这个王者我个不停,可就是不知道说什么,因为此时他心中没有了丝毫的底气,因为这个彩衣女子身上传来的气息实在是太恐怖了,让他不敢丝毫的动作,只能够低着头。

“我要这个人类小子活着离开,有问题吗?”彩衣女子看了看这三个王者,淡淡问道。

两个王者不说话,一个王者看了看肖锋,微微沉吟,站出来,道:“前辈,这个人类擅自闯进了我们的家园,他必须要死。所以,前辈,你的要求我……”

“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声巨响传来,紧接着就看见那个王者的身体从空中掉了下来,撞在地面上,砸出来一个巨大的坑。

彩衣女子淡淡的声音传来:“我只是来通知你们,而不是一定要和你们商量,明白吗?”

“明白,明白!”剩下的两个王者那里还敢多说什么,连忙说道。

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用怜悯的眼神看了看那个被打进地下的王者,可伶啊,好歹也是一个王者来的,居然被人一下子打进了地下,一身伤势,没有个几年估计是恢复不了了。

彩衣女子没有再理会这两个王者,而是看着犀牛王,淡淡说道:“你做的很不错,这东西是奖励你的。”

声音落,一道火红色的火焰出现在犀牛王的身前,很快这火焰化作了一枚火红色的令牌,看起来平淡无奇。

彩衣女子淡淡说道:“如果遇上了生死危机,在上面滴下你的鲜血,可救一命。”

“多谢前辈。”犀牛王连忙谢道。

彩衣女子没有在说什么,转身就要离开,肖锋见到,连忙喊道:“前辈,颖儿现在在什么地方?”

彩衣女子的身形一颤,转头看了看肖锋,微微沉吟,道:“回到你来的地方,你会知道一切。”

说完,彩衣女子身形消失不见。

“回到我来的地方,我会知道一切?”

肖锋口中重复了这一句,突然眼睛一亮,难不成是颖儿回到了修藏阁?

想到这里,肖锋心中立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看看山颖儿是不是真的回到了修藏阁,可现在,还是看看这里的情况再说。

此时的犀牛王将手中的令牌收起来,转头看着肖锋,眼中带着疑惑,微微沉吟,问道:“肖锋,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我怎么感觉你和先前那个前辈的关系很不简单?”

肖锋苦笑一声,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只是一个普通家族里面族人,普通宗门的弟子,你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