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锋上前恭声说道:“山堂主,我来领取贡献值了。”

  山堂主抬头看着肖锋,眼中露出一丝惊讶,说道:“你还在修臧阁啊!”

  肖锋知道山堂主什么意思,无非是觉得自己根骨都废了,早就应该离开修臧阁才对,怎么会还留在这里。

  肖锋轻笑一声,说道:“我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的。”

  轻易放弃?

  山堂主心中一声嗤笑,要是真的不会放弃,也不会摆着五星根骨还不修炼了,不过这些不属于他管,他摇摇头,轻声说道:“小子,修臧阁不是你该待的地方,趁着四年期限还没到,早点离开吧,不然到了那一天,你估计就没命了。”

  更x新“最快s上?酷A匠网“,

  山堂主虽然看起来啥都不关心,但对于一众弟子的情况自然是知道的,也知道肖锋经常被肖铁欺负,因此出声提醒一句。

  “我相信,一个月后,我还会在这里。”肖锋肯定的说道。

  山堂主一顿,他听见了什么?他居然听见了肖锋话中带着决不放弃多坚持,这要是出现一个炼体九重天的弟子身上,他会觉得没什么不对的,但这样出现在一个根骨被废的少年身上,他怎么敢相信?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根骨废了,修炼是不可能的!伸手从柜台下拿出一张黑色的卡片,对肖锋说道:“将你的卡片给我!”

  “山堂主,我自己来吧!”肖锋笑了一声,从山堂主手中接过卡片,然后拿出自己的卡片,一碰,自己卡片上面的贡献值增加六十二点。

  等等,为什么是六十二点?不应该是十点吗?

  肖锋抬头看着山堂主,有些疑惑的问道:“山堂主,为什么是六十二点贡献值?”

  “六十二点?”山堂主也是一愣,随即拿出一个账本翻开仔细查找,不一会就找到了有关肖锋的记载:风元历9900年十月十日,入门弟子肖锋以无修为之身胜炼体五重天巅峰武者肖铁以及三个炼体四重天武者。

  山堂主看着这上面的记载,使劲的揉了揉眼睛,自己该不会是看错了吧!一个根骨被废的人,怎么可能能够战胜一个炼体五重天和三个炼体四重天的武者?这根本就不可能!

  可是,即使是他揉了眼睛,看见的还是这个!

  他抬头看着肖锋,眼中带着一丝奇怪,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山堂主的表情,肖锋急忙说道:“山堂主,这些贡献值可不是我偷的,而是你的错误,你可不能够找我。”

  肖锋可是听说过,以前有人贡献值突然变多的情况,那人心中起了贪念,不想要将贡献值交上去,结果被发现了,按照偷贡献值论罪,被逐出了修臧阁。

  他可不想要成为这样的悲剧人物。

  山堂主一笑,说道:“那是你应该得到的。”

  “我应该得到的?”肖锋一愣,问道:“我怎么得到的?”

  “你打败了一个炼体五重天三个炼体四重天的武者,按照你自身的贡献点增加一倍,刚刚是六十二点,好了,回去吧!”山堂说道。

  肖锋心中微微沉吟,很快明白过来了,这多半是因为昨天自己让肖铁和他的几个跟班吃瘪的事情被暗堂的人记下了,所以才会多六十二点贡献值。

  他心中升起一丝笑容,这贡献点可是从失败的人身上扣,要是肖铁他们知道自己的贡献点少了十三点,估计表情一定会很好看吧!

  不过他脸上并没有什么笑容,对着山堂主微微躬身,问道:“山堂主,你这里的毁体草和枯心草需要多少贡献点?”

  “这两样可都是毒药,你要这个做什么?”山堂主有些疑惑的问了句。

  “我有用处。”肖锋说道。

  山堂主微微摇头,说道:“使用这些毒药还是小心一点,不然弄得半身不遂就不好了。”然后转身拿出两个药盒,打开,对肖锋说道:“这里面就是你要的毁体草和枯心草,两者都是凡级药草,每株十点贡献值,你需要多少?”

  大陆药材等级分为:凡级,人级,地级,天级,王级,圣级。凡级最次,圣级最高,几个等级间,又分为上中下三个小等级。

  多少?

  肖锋心中一阵苦笑,自己身上的贡献点加上刚刚的六十二点也就六十五点贡献值而已,也就六株毁体草或者六株枯心草而已。

  微微沉吟,肖锋说道:“山堂主,我要三株毁体草和三株枯心草。”

  三株毁体草和枯心草刚刚是使用一次香炉需要的药草,有了这个,他就可以先提升一下实力。

  “嗯,一共六十点贡献值。”山堂主拿出三株毁体草和枯心草说道。

  肖锋接过六株药草,不舍的将自己的黑卡递给了山堂主,等到再次回到自己手中后,他身上的贡献点,就只剩下五点了,比最开始的时候多两点。

  肖锋无奈的摇摇头,对山堂主微微躬身,离开了这里,不过他并没有会自己的木屋,而是去了修臧阁的大食堂,兑换了一些用五点贡献值兑换了一些大米和食盐后,才回到自己的木屋中。

  此时,他的心可谓是一种兴奋而又期待,同时还带着淡淡的担忧。

  如今毁体草和枯心草都已备妥,虽然只有一次的量,但却可以让自己试验下那个炼香炉是不是真的能辅助自己修炼。

  木屋这边是修臧阁最偏僻荒凉的位置,基本上无人问津,所以肖锋倒不虞暴露自己的秘密,走进屋内将轻轻抚摸戒指,使其变化成了暗金色厚书,翻到第三页,再取出香炉放到床边。

  又取来毁体草和枯心草,把两种草药塞进去,然后盖上盖子。

  几秒钟,一股淡淡的异香便充斥在木屋之中,肖锋深嗅一口,用心地感受一番,发现这股香味虽然有些特别,可也没什么太值得注意的地方,而且自己吸了这一口之后,身体也没什么感觉。

  不过,从香炉盖子的孔洞中源源不断涌出的香气却是间不容发地朝肖锋的鼻孔中钻来,就好像一条条细长的小蛇,诡异无比,顺着肖锋口鼻进入到他的体内。

  突然,肖锋眉头一皱,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中好像突然多了一些什么东西,血肉里,经脉内,甚至就连骨髓中,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走天下说:

新书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