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这片芦苇荡变得越加清冷。而营地中的五人却是围着几只皇冠蝶惊叹赞美,沉浸在喜悦之中而浑然不知。

  我要生,我要生。开启九阴炼蝶狱,我要借体而生。一丝微弱的声音从芦苇荡深处传出。

  是,蝶皇。芦苇荡深处的兄妹恭敬的行礼称是。男子拿出一支短笛,悠悠吹响。

  刹那间,整个芦苇荡沸腾了起来。无数的皇冠蝶从芦苇中飞起,首尾相连,绕着中心飞舞盘旋。顺着一种诡异的阵形缓缓而动。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黄色波纹从外向内传递。中心一个巨大的皇冠蝶虚影贪婪的吸收这一切,虚影越加凝实。而最外圈的蝴蝶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缩小,好似全身精力都被吸干了一样,可整个蝴蝶群仍然不知疲倦的飞舞。

  蝶皇阁下,双月之夜尚未到达,若是现在失去如此之多的祭蝶,可能不利于凋零双蝶的复活。见到如此大规模的祭蝶死去,黑衣男子皱了皱眉头说道。虽然守护蝶王召来蝶使,但对方只有五人尚且没有开化,根本没有必要如此浪费祭蝶来增强蝶墓守卫蝶皇的实力,而且蝶皇重生也不利于自己兄妹的未来发展。

  呵呵,司徒阁下,如今双月已近,那守护蝶王能够召开蝶使者,说不定已经破体重生,如果趁着我王复活之际趁虚而入,那么我们能够抵挡吗?虽然反驳,但是蝶皇还是停止吸收祭蝶之力。以它这千年的积攒和祭蝶之力,确实不用害怕蝶王的袭击。只是考虑到凋零双蝶复活之后自己的地位而已。

  如此这般最好,那五名蝶使者便交给蝶皇阁下了。我兄妹要去准备阵法迎接凋零之主的复活大典了。黑衣男子嘿嘿一笑便隐入黑暗消失不见。

  哼,如果不是你们家族布下的阵法。就凭你也想爬到我的头上。蝶皇冷笑一声也是消失不见。而整个祭蝶群也是隐入芦苇荡不见。只留下了一地的祭蝶尸体。

  晨光打破了黑夜照到了林菲的脸上,林菲迷糊的从睡袋钻了出来,看了看已经被做成标本的皇冠蝶,嫣然一笑去洗漱了。说实话,自己十分高兴,竟然真的有这种美丽的蝴蝶,自己没有白跑,如果有可能还能看到那双月之夜的绝美之景。那简直叫人发狂啊。

  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四周。突然发现不远处铺满了一层的蝶尸。吓了一大跳,急忙跑进了帐篷。

  焦宛,张成,任露,你们都快醒醒啊。出事了。林菲焦急的说道。

  什么事啊,难道是标本没了。睡眼惺松的杨浩一听出事了第一时间就是想到标本,其他三人也是睁开眼睛问道。

  不是,是好多蝴蝶啊。林菲被恐怖的蝴蝶尸体吓坏了,有些语无伦次。其他四人也是感觉不好,急忙出门观察。当看到那满地干瘪的蝴蝶尸体,五人都是有些呆滞。

  这些蝴蝶好像是在一瞬间就被抽干了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一夜之间杀了这么多蝴蝶。五人都是有些毛骨悚然,如果这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五人该怎么办。加上当地人对这片芦苇荡的传说,每个人都是后怕。

  先回帐篷收拾一下,那东西昨天夜里没对我们出手,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焦宛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作为主导者,他一定不能慌张,必须找出办法保护大家。不然一旦人心散了就不好办了。五人都是沉默的走进了帐篷。不过是猎奇而来,没有人想把自己的命送在这里。

  我不清楚这是回事,但是这绝对不是偶然。从那个梦之后,我们可能都被卷入了这无形的漩涡之中。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另外一个梦。焦宛首先打破了沉默。其余四人都是这样看着他。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Ab是盗eo版$

  焦宛缓缓的把自己昨天夜里的梦说了一遍。其他四人先是惊奇,随后都缓缓点头。证实自己做过同样的梦。四人都点头的时候,焦宛浑身一颤,果然,自己五人都陷身险地。

  不行,我要回去。我不要丧命在这。杨浩大声说到。然后就想离开。

  你觉得我们被吸引到这,对方会让我们离开吗?焦宛无奈的说到。

  哼,你们想死就留下吧,我反正要走,我就不相信,这方圆几里地还能出不去。说完就骑着摩托车绝尘而去。其余四人都是面面相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吃透半边天说:

课程很紧,时间不是很多。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