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尝过那孤苦伶仃的生活,也没经历过和亲人阴阳两隔的痛苦,自然站着不腰疼。

  “各位美女,不幸已经成为过去,美好未来在向我们招手了!让我们扬起……”

  三人异口同声说:“闭嘴,臭男人!”

  哥这话绝对有几分文艺范,你们咋就不知道欣赏呢?

  “小媚儿,从今天起你就跟着姐混了,那地不用回去了,好吗?”

  媚儿道:“姐,我当然想跟你学点东西。可我证件压在老板那,老板是混子我又是红牌,他不会轻易放我走啊!”

  姐说:“狗屁,不就是个混混吗?姐打个电话,叫你老板乖乖把东西送来。”

  媚儿连忙猫在姐怀里,道:“谢谢姐,只要能够赚到我哥上学的钱,媚儿什么都听姐的。”

  我愤怒的目光杀向姐,暗道:姐,你不厚道,小媚儿是我的妞,你把她拐跑了,弟弟还怎么白吃小处女啊?

  姐当然不会鸟我,问了媚儿老板号码就往阳台走。

  一会,姐进来对小媚儿说:“事办好了,这酒店老总说晚饭前搞定。”

  媚儿小脸蛋上露出天真、快乐的笑,感恩戴德说了一箩筐,马屁也来了一火车。

  搞定媚儿姐又说:“盼娣,你保管的钱不要还了,算他给你的零花钱吧!下学期起,姐每月给三千块,租房子、伙食费等千帆承担!”

  姐,我恨你!

  拿属于我的钱收买人心,凭什么啊?我决定报复!

  “姐,你们名字都有媚字,你叫大媚儿,小跟班就叫小媚儿。如果能嫁给同一个人,千古美谈哦!”

  姐看到死了爹娘一样的臭脸,不仅没计较还笑脸相迎。

  “生姐气了?放心,小媚儿姐帮你养着、看着,等她长大成人了再吃,姐对你好吧?”

  什么叫成人,还不是你说了算。我们没感情基础,吃她是天上的事,远着呢!

  小媚儿走了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道:“千帆,小媚儿生是你人死是你鬼,媚儿下半年满18岁就是成年人了。年纪小做那事不好,难道你不疼媚儿吗?

  话说得好,但我怎么感觉被她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八卦是女人最爱,她们从男友谈到赚钱,从韩国小眼睛帅哥谈到如何青春永驻……越谈越来劲,当我根本不存在。

  咪了一会醒来肚子咕咕叫,她们还在热火朝天八卦。

  “喂,美女们。天黑了该去吃饭了吧?”

  盼娣吃着薯片说:“急什么,才晚上七点肚子不饿,再聊半小时去吃饭。”

  仔细一看,茶几上零食一大堆,难怪不饿!

  我冲了起来,说道“好吧,你们先聊着我去吃饭了。”

  》4酷匠4网永@久;免费1S看小ly说

  看到我来气了,姐发了话。

  “小气鬼,你就不能让着美女吗?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下去吃大餐吧!”

  堂姐这么一说,两小的欢欣雀跃,大赞老大英明神武……

  走出电梯一漂亮少妇迎了上来,躬着腰说:“孟总,888号包房给你留着,我领您过去。”

  走进包厢我有点飘飘然,别看我是官富二代共同体,这么高级的包厢还真没来过。

  点菜时,我点了些大鱼大肉和青菜。

  姐皱了一下眉头,加了份双头鲍和燕窝,还有澳洲龙虾刺身。”

  知道了我是最大股东,姐的奢侈让我肉痛不以。

  “姐,我在权威杂志上看到,女性晚上吃海鲜会长小肚子,还会生小豆豆……”

  盼娣说:“不怕,擦点苗药就会好的。”

  小媚儿有点犹豫,拉着姐手说道:“姐,我有点怕,我波这么大,要是肚子也大,还怎么见人啊?要不你们吃吧。”

  女同胞商量了一下,把龙虾和鲍鱼退掉了,换了汽锅乌鸡和淡水虾。

  服务员出去没多久,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进来了。

  “孟总,有点小事耽误了。等下服务员会把东西送过来。”

  姐和他客气几句,接着介绍了这个看起来有点福相的男人。

  “孟少光临小店,年纪大了没瞧出来,失敬失敬!”

  失劲个屁,咱们八辈子没碰过面你要认识我,那才真是见了鬼。

  虽然不学无术,但礼节我还是懂一点。

  我朝他点了点头,露出很帅的微笑,不轻不重握着他手说:“过奖了,我叫孟千帆。老总,认识你很高兴!”

  象征性握了一下手,他拍了拍光亮的脑袋,道:“孟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林冲,如果不嫌弃,孟少叫我林大哥。”

  名字叫林冲,可形象和八十万禁军教练林冲差远。但比那林冲有福气,赶上了一个好世道。

  他客气是给姐面子,我当然不会傻到叫他哥。

  我谦虚的笑了笑说道:“林总,客气了,太客气了!”

  他没纠结称呼的事,扫了盼娣和小媚儿一眼,说道:“孟少人中之龙,左拥右抱,好福气!”

  他一定知道姐是单身到此,解释是多余。

  我脸一红,特尴尬。

  幸亏他话刚说完,传来了敲门声。

  “林总,东西拿过来了。我们可以进来吗?”

  星级酒店还真不错,明明门是开的,却要经过同意才进来,服务质量真不错。

  林总没有当家,对着堂姐说道:“孟董,杨媚小美女的东西已经送过来了,您看?”

  姐说:“谢了,林总!叫他们把东西送进来吧。”

  东西一到,姐叫小媚儿去检查东西。

  检查了一会,小媚儿说:“姐,东西没少,还多了一个红包,这是怎么回事呢?”

  林总得意的笑了笑,说道:“孟董,那家伙知道我认识小美女,送东西来时硬是留下这个。我看是小钱,就自作主张收下了。”

  姐看红包不厚,说道:“收下吧,算是你老板给你的工资。”

  那地我去过,老板赚得也不多,绝对是林总说了硬话混子才给红包的。

  说了些没营养的客气话,服务员敲门上菜了,林总介绍了几句,顺势告辞而去。

  菜的味道不错,就是份量少了点。

  姐看到我这幅吃相,笑着问道:“可怜的弟弟,多久没吃好东西了?要不姐再点几个菜?”

  糗大了!

  美女们才开始吃,桌子上的菜被我消灭了一大半……

  “姐,不用不用!大伯不是从小教育我们吗?锄禾日当午,浪费真可耻!本着这个原则,弟弟宁愿人吃亏,也不让钱吃亏。”

  小媚儿这丫头大概因为年纪小,当然不知道什么人情世故,说话没给我留一点面子。

  “千帆,你这个饭桶,菜差不多都给你吃完了,我们吃什么啊?”

  ……

  没办法,在美女们鄙视的眼光下,我不得不叫门口的服务员来重新点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资江说:

求收藏!

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