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色女揩了点油,她开始讲述女人的感受。

  “千帆,其实我要求并不多,一点小小疼爱就很满足。平时多买点小礼物,我爱你之类的话经常挂在嘴边……”

  她每说一条,我就弯一个手指头。

  要求说完,发现十个手指头根本不够用……我头都大了。

  如果我按她说的办,那我就成为名副其实的小帆子,还没一点好处,傻瓜才会这么干。

  可怕的是她的要求并没完,没休息十秒,又开始滔滔不绝。

  “千帆,做混合型男人好处多多……难道你不想女人被你身心都征服吗?”

  我脑海中浮现岛国人体艺术片里女人夸张的表情,还别说,那样还蛮有成就感。

  与娣一席话,胜读小黄书!

  哥以后绝对是万千花丛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场小浪子……

  坏了,还有一个呢!

  进去之时,她死皮赖脸缠住我,还一脸小幸福。

  果然,媚儿一见情敌在她面前示威,马上就火了。

  “杨盼娣,你这水性杨花的,又给千帆灌了什么迷魂汤?”

  看到对头来火,盼娣更加得瑟,一副趾高气扬的胜利者姿态,说道:“给男朋友灌什么是我自由,我们冰释前嫌了。恭喜我吧,小妹妹。”

  媚儿一下泪如泉涌,问道:“千帆,真的吗?”

  当然不能把事说出来,那样我高大形象就会轰然倒塌。

  对,沉默是金!

  媚儿娥眉紧锁,一副雨打海棠的小模样,让我无比怜惜,心头鲜血却有苦难言。

  无奈、无奈,平添忧伤无数……

  看着我表情,媚儿似乎明白点什么。

  “哦,千帆一定有难言之隐,是你逼他的,对不对?”

  盼娣确实没逼我,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

  当然,不是我贪心,是个男人都拒绝不了这种心甘情愿!

  风水轮流转,盼娣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给媚儿上起了政治课。

  “小妹妹,我们的感情基础非常牢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还年轻,小模样长得还可以。总会有瞎眼的喜欢你这款的,不要在感情骗子身上耽误青春了。”

  老子没惹你,为什么屡次三番败坏哥名誉?

  “杨盼娣,注意口下留德,我骗过别人感情吗?”

  看到我生气,她立马改口。

  “千帆,你一直是死心塌地爱我,从来不乱来,我不应该污蔑你。我这也是为了捍卫爱情,你别生气好吗?”

  在我面前这女人咋这聪明呢?

  污点是洗刷了,可她说我死心塌爱她,媚儿肯定会计较……

  一个是一见钟情的绝色小处女,一个是背叛过我的女人,孰轻孰重,傻瓜都知道。

  对,绝对要做决断了!

  “杨盼娣,我们做同学吧!”

  “千帆,刚才不是说好了吗?再说,你姐都同意了。”

  难道费情人的事姐知道了?难道姐谁撞我的事,是她告诉我姐的?

  女人绝情真是可怕!

  这也说明她现死心塌地想跟我,哎,两女孩的份量不得不重新考虑。

  媚儿马上说道:“姐姐,我知道为什么了。以后我做大你做小,乖乖听我的话,你天生就是小三命……”

  晕!这小精灵反应咋就那快?事情露出一点尾巴,她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

  不过,这样也好。

  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只有媚儿这古灵精怪的人,才治得住盼娣这女人。

  盼娣自然不会答应丧权辱己的不平等条约,恶狠狠的说道:“小浪蹄子,别做美梦了。叫姐听你使唤,休想!”

  媚儿说:“姐姐,别给你脸别不要脸!如果我把事告诉千帆爸妈。或者告诉学校,想到后果了吗?”

  :c酷A匠网_u唯?一(正m版/,|%其他K都是盗}k版p

  此刻,盼娣的脸又白了,她的心里应该已经动摇了。这句话,绝对是压倒骆驼那根最后的稻草。

  “这……”

  媚儿食指朝盼娣勾了勾,说道:“姐姐,就要成为一家人了,我们去外面聊聊人生,增加一下姐妹感情,行不?”

  不得不说,媚儿有超出她年龄的成熟。

  首先,一大棒下去,让对方对自己产生恐惧感。接着,又丢给对方一点面子和希望,防止了狗急跳墙……

  盼娣不敢违抗,低着头随媚儿走到外面,把门关得死死的。

  哼,女人都是小气鬼!

  哥可是当事人,难道就一点情权都没有吗?

  她们在外面鬼鬼祟祟,我靠着床头幻想未来那美好性福的生活。

  好一会,她们走了进来,满脸的笑容不说,还勾肩搭背呢!

  得瑟个屁,哥才是猪脚。你们两个小女人,不过是哥以后欲海生涯那小小浪花二朵……

  媚儿先开的口,好听的声音掩盖不住我对其内容的无限恐惧。

  “孟千帆,我们成了好姐妹,以后你要乖乖听从话。除了我们,你不得招惹其他女孩子;鉴于极品美女第一次是稀缺资源,得留给洞房花烛夜;要绝对尊重女性,干那事要听从安排,不能够强迫……”

  不是说白吃小处女吗?怎么一下代价变得那高呢?

  还有那么多不平等条约,哥绝对不会答应,想一箭双雕就得先收拾小狐狸。

  “媚儿,我们才认识,成为男女朋友太快了点,你盼娣姐说的对……”

  如果不分化她们的联盟,左拥右抱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媚儿美目睁得大大的,射出一道可怕的光,说道:“孟千帆,你亲了、摸了我身子,必须买单。否则,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盼娣姐,对吧?”

  盼娣这笨蛋,竟然点头同意了情敌的说法,还说无条件支持……

  真的有点佩服媚儿,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可以给盼娣洗脑。

  媚儿抓起她的手,说:“对,姐妹齐心,其利断金!”

  挑拨离间之计失败,但我不会屈服,哥还真不相信世间上有妞能够强迫我……

  我斜着眼睛望着媚儿,问道:“妞,怎么对我不客气啊?我好怕怕哦!”

  “你不怕,行!明天一早就打叔叔的电话,说他儿子抛弃前女友,又要了我宝贵的第一次,还不想负责……”

  被她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害怕。

  我爹从小对我实现棍棒教育,要是被她这么一胡说,还真是吃不了兜着。

  “媚儿,别冤枉人!”

  “嘻嘻,叔叔问我时我说是宝贵的初吻。到那时,肯怕你屁股都开花了吧!我年纪小,话没说清楚叔叔不会怪我的。”

  我今天才知道,不要妄想跟女人讲道理,因为伤不起!一个月流血七天还不死的生物,在这个星球是逆天的存在……

  在她们威逼利诱下,我不得不全盘接受不平等条约。

  唉,哥怎么这倒霉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资江说:

求收藏!

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