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美女骑着一辆小电瓶车,小清新的打扮,让人眼前一亮。

  吃饭地点是一家农家菜馆,味道还不错,关键是很实惠,是医院学生聚会的首选之地。

  客人不多,小包厢自然有我们的份。

  说真的,如果在大厅吃饭我还真不敢,现在我还是盼娣男朋友,被同学发现我泡妞,立马成为臭名昭著的负心人……

  点菜的服务员比较熟,看我的眼神好像有点鄙视,她菜谱朝我一甩,冷声问道:“吃什么,快点!”

  我有点做贼心虚,慌乱眼神不敢和服务员对视,把菜谱递给了媚儿,说道:“美女优先,吃什么随便点,不要客气!”

  媚儿和小娟一人点了几样菜,叫了一瓶红酒,把菜谱还给了服务员。

  她恶毒的盯了我一眼,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丢出一个颇为强大的声音。

  “哼!”

  她的举动让我感到无语:小妞,我又没得罪你,为什么对我咬牙切齿?顾客是上帝,你不应该让我感觉宾至如归吗?

  媚儿也感到奇怪,问道:“孟千帆,你得罪服务员了吗?”

  我摇了摇头,道:“呵呵,应该是她被人甩,才会火气大了点。无所谓的,咱一爷们能跟她计较吗?”

  媚儿把椅子朝这边挪了挪,小手放到我大腿上,眨巴着大眼睛,说道:“千帆,你心真好!”

  几个冷眼换来一张好人卡,不错,没亏本!

  当我想继续吹嘘自己高尚人格时,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堂姐,我嘘了一声,示意大家安静。

  “千帆,不错啊!走到姐前面了,找了个全心全意的对你的大美妞!”

  姐的话让我莫名其妙,她是衣食父母,马屁当然得拍!

  “姐,追你的高富帅,能够从你公司排到江边吧?只是我姐看不上那些纨绔子弟……”

  糖衣炮弹果然威力巨大,其效果也是立竿见影。

  “对对对,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千帆弟弟!小嘴还真甜,姐姐再给你打点钱奖励你,哈哈……”

  真彪悍!不过,姐的话我喜欢。

  “姐,弟弟是实话实说。如果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弟弟会立马追你!”

  “哈哈!你还真没说错,姐魅力无人可挡,上到大叔型,下到清新小处男,都喜欢姐这款。不过,姐对你这嫩草没兴趣,晚上做梦不许想到姐!”

  不会吧,母老虎竟然比我还自恋!我甚至怀疑:堂姐和我应该是亲姐弟……

  电话挂了没一分钟又响起,还是我表姐。

  “喂,后天姐就来滨海,那个想撞你的老王八蛋找到了。姐还给你女朋友带了些首饰和衣服。嘿嘿,想想怎么感谢姐,可不要说那廉价的以身相许……”

  哎,没有最彪悍,只有更彪悍!

  媚儿吃饭的样子很淑女,也很礼貌。如果不知道她的工作,我一定会以为她是大家闺秀。

  望着她夹在碗里堆积如山的菜,我苦笑一下说道:“媚儿,这个汤看样子很好喝,你怎么不尝尝?”

  媚儿俏脸一红,道:“傻瓜,这是小娟姐点的木瓜汤。补那的,我不敢喝。”

  我枉然大悟,媚儿还真不敢喝木瓜汤……

  一瓶长城干红快喝完了,媚儿精致的脸上飘过两朵桃红,煞是好看。

  对狗男女,找了一个上厕所的蹩脚借口,勾肩搭背走了出去。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眼神也大胆起来,不停的在媚儿那两座高高的山峰和吹弹可破的俏脸来回穿梭……

  看着我一副猪哥样,媚儿不仅没生气,还大胆的从背后抱紧我,轻声问道:“千帆,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这是暗示,我连连点头,道:“媚儿你真漂亮,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

  当两张嘴即将碰在一起时,可恶的电话铃响起。

  是盼娣打来的!

  “千帆,乡里乡亲的农家菜好吃吗?”

  她怎么知道我在哪里吃饭?切,反正要分手,怕她个逑!

  |(酷匠/网唯一、Q正-《版‘K,其v他@◎都!^是盗u版

  “杨盼娣同学,有事说事,没事我挂电话了。”

  “没事,就是想问你手好了一点没有?”

  我还真忘了这事,一看伤口处只有一道伤疤,早就不痛了。

  “好了,谢谢关心!”

  “没事就好,嘻嘻,挂了哦!”

  莫名的电话搞得我心烦意乱,抽出一支烟点上,皱着眉头吞云吐雾。

  媚儿一定听见了,却什么都没问我,像只温柔的小猫咪,依偎在我怀里。

  当着女孩子面,跟别的女孩打电话感到特别扭。

  我红着脸说:“打电话的是我女朋友,我正打算和她分手……”

  媚儿说:“千帆,我们只是相互喜欢,跟我说这太早了吧?”

  对啊,去她们那玩的几个没老婆呢?跟她解释这些,真有点自作多情。

  结账之后,我想跟媚儿一起单独呆下,谈谈人生,探讨人类怎么繁衍后代的问题,可不好意思开口。

  走出大门,小娟对我说:“帅哥,胖子陪我去还电动车,怎么安排晚上的活动,你们两个商量着办。”

  媚儿红着小脸,低头道:“小娟姐,你和胖哥都喝了酒,骑电瓶车慢点。”

  他们一走,我胆子一下肥了起来,把媚儿的小手牵在手上,说道:“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我们一起散散步吧!”

  怎么找这么一个烂借口呢?

  媚儿脸上红韵还没消失,冲着我笑了笑,道:“好的,今晚我什么都听你的。”

  这话有多层理解,但我不敢往最好的方面想,指着对面广场说:“我们到那走走,相互了解下。”

  我感到媚儿很开心,讲了许多她小时候的趣事……

  说着说着,想到她的工作,莫名其妙的问了句:“媚儿,你很需要钱吗?”

  快乐的笑容马上从她脸上溜走,一本正经的问:“孟千帆,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其实我有点瞧不起她,当然不会傻到从嘴里说出来。

  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道:“小傻瓜,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是疼你。”

  媚儿脸上又露出了笑容,问道:“疼我?真的吗?”

  从她急切的语气,我猜她此刻一定认为我是真的疼她。不过,我真的是敷衍她才这么说的。

  开弓没有回头箭,何况说假话又不要上税。

  我含情脉脉的望着媚儿,道:“肯定是真的,比珍珠还真!”

  不知为什么,这傻妞竟然流泪了,扑到我怀里哭了一会,说道:“千帆,我还是处,你给我三千块钱,就把我处开了吧!”

  怎么会要钱呢?我们在谈恋爱,应该是白吃啊!

  我有点处女情结,加上媚儿这漂亮,虽然很肉疼,却感觉三千块一点都不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资江说:

戳戳更健康,下章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