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地头一看,心一下沉了下去!

  这里的房子很破烂,周围到处是污水,苍蝇满天飞。

  走进包厢,墙壁简单的刮了点白,屋顶吊了些塑料扣板,再摆上一些二手东西,就成为了贵宾房,要二十块一小时……真坑爹!

  看我准备走,胖子一把拉住我,哀求道:“千帆,是兄弟就别走!这里一个妞和胖哥好上了,估计没几天就能叫她出去了,开销我来,怎么样?”

  我装出为难的样子,道:“这样啊,好像违反AA制原则,不好吧!”其实我心里早就乐开了……

  “你丫别装了,哪次出去你不骗胖哥买单?胖哥学乖了,吃亏在明处,胖哥智商提高了吧!”

  嘿嘿,猪脑袋还智商提高,看哥怎么玩死你。

  “老板,进来一下。”

  守在外面的妖艳少妇扭着水蛇腰走了进来,给哥抛了几个媚眼,问道:“帅哥,要点什么?”完了,故意挤了挤自己飞机场,居然挤出一婴儿拳头大小的白花花……

  赶忙把眼光从飞机场移开,问道:“美女,有什么好点的红酒吗?”

  美女?

  少妇吃惊的脸上立马山花灿烂,眼角处鱼尾纹迅速展开,厚厚的粉末纷纷掉落,如岛国富士山樱花飘落,恶心。

  她,她居然使劲往我身边靠,一股狐臭味……

  “帅哥,没红酒,啤酒行吗?”

  酸水从逆流而上,我费了老鼻子劲才强压下去,道:“来箱好点的啤酒,一个水果拼盘,就这些。”

  少妇笑道:“好的,帅哥!姐姐把包厢费给免了,记住要常来照顾生意,等会姐来陪你唱几首。”临走还在我屁股上摸了一把,到了门口还回眸一笑……

  真想吐!

  胖子马上打趣道:“老板娘一定看上你了,艳福不浅啊!”

  胖子的话提醒了我,难道少妇把我咽酸水的行为,自作多情认为看她貌美如花吞口水?所以才免包厢钱……

  没一会,胖子的妞过来了,有点小家碧玉的味道,总分60,配胖子还是绰绰有余。

  小妞一进门就使劲盯着我。

  哥可不是那种兄弟妻,使劲骑的人,她花痴般的模样让我特么不好意思。

  胖子尴尬笑了一下,道:“小娟,你去给我兄弟找个姐妹来陪他唱歌吧!不要找那种歪瓜裂枣,我兄弟女朋友可是校花。”

  小娟小脸涨得红红的,道:“胖哥,你兄弟能看得上眼的就媚儿,可她对客人很刁,不知道来不来。”

  胖子使劲冲我眨眼,我她要支开小娟单独说话。

  我冲着小娟笑了一下,道:“美女,麻烦你叫下媚儿,不管她来不来,我都请你宵夜,行不?”

  小娟蹦蹦跳跳跑了出去,很开心的样子。

  胖子走到门口看来看,说道:“唉,媚儿肯定不会来,完了!我眨眼是叫你们一起去,这样才显得有诚意……”

  我斜睛望着胖子,道:“卧槽,又不是大明星,有什么了不起的!盼娣漂亮吧?哥在想怎么样才能甩了她。不就是一陪唱女,至于这样唉声叹气吗?”

  “你是校草,你姓牛,牛气冲天的牛!”

  不一会,小娟带着得意的笑出现在眼帘,边走边说:“媚儿说过来,帅哥,我不和你出去吃夜宵,给点其他好处?”

  “呵呵,辛苦了,想吃什么随便叫。”钱是胖子出,我自然大方。

  小娟没客气,拉着老板娘的手说道:“梅姐,陪我去买点零食,好吗?”

  我心里暗爽:死胖子,今天没有五百块,你休想出这个门。

  她们一走,胖子苦着脸从裤兜里掏出两张钱,说道:“老大,这是我全部家产,等下你结账。”

  不会吧!

  我把他全身搜了个遍,成果就是十多块和几张破卡……胖子智商还真提高了。

  胖子二十天内一定花光生活费,其他十天靠借贷过生活,已经借了我二千多,从来没说起还钱……

  还好,小娟袋子里的零食不是很多。

  唱了半小时多的歌,叫媚儿的妞才姗姗而来。

  其实这妞也不是很漂亮,身高一米六的样子,顶多打85分,加上她那张有点婴儿肥的脸,再加上胸前颤抖着的巨无霸,还可以加点特色分。

  看正版☆I章(节D上酷C☆匠Yq网#

  “媚儿,快来吃点零食……”

  媚儿亲了小娟几下,说道:“小娟姐,有点事耽误了,姐妹情深不许生气哦!”

  看着她们那亲热劲,有点怀疑她们是百合。

  胖子花痴般盯着她们,口水都流出来了,不知道此刻他想变小娟还是媚儿?

  我对欢场美女不怎么感冒,没胖子那般没出息,只是用欣赏的眼光看了一下,顺便开了个玩笑。

  “小娟,女孩子出门都喜欢化点小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呵呵,理解。”

  媚儿妞怒气冲冲把我拉到外面,指着吹自己弹可破的脸,道:“帅哥,拜托你看清楚,我哪地方化妆了?”

  仔细一看还真没化妆,还飘来一股淡淡的香,很好闻!

  “美女,我道歉!要是以后有人说你化妆了,我绝对骂他个狗血淋头。然后告诉他,咱媚儿的小脸蛋是绿色、纯天然,绝对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

  马屁还没拍完,全场都忍俊不住笑了起来。

  媚儿脸儿一红,丢了一个媚眼,道:“赖皮鬼,谁是你的媚儿呀?”

  看着逃之夭夭的媚儿,我有了新领悟:一副有点小帅的脸蛋,一张随机应变的嘴,绝对为泡妞两大利器。

  几首情歌对唱,几瓶啤酒入肚,陌生感随之飘散。

  关灯跳贴面舞,因为她贴不到我的面,只好在沙发上用脸贴我那强壮、踏实的胸膛。

  少妇一会就进来了,拿起话筒高歌一曲青藏高原,好像还有点意犹未尽。

  媚儿拉着我手走到她面前,道:“老板娘,孟千帆想泡我是不是癞蛤蟆吃天鹅肉?大我那多……”

  少妇当然品出她话的意思,红着脸说道:“年轻人的事别问我。”

  她一出去,我们四人捧腹大笑起来,都夸媚儿人小鬼大……

  唱了几小时,我叫去吃饭,媚儿很爽快的答应了,小娟有点犹豫,在媚儿乞求的眼神下缴械投降。

  她们说要回去拿点东西,我从赶紧中掏出钱,打赏了她们每人一百块。

  两人顺手接了过去,连谢谢都没说声就离开了。

  她们一走,胖子高兴得跳了起来,道:“老大,小妞和我们去吃饭,表示她们同意……那一百块钱是买钟的钱。”

  爽!

  结账时不算包房钱是两百多,我给了三百块,既然打肿脸装13就要一装到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资江说:

求收藏!

求推荐!

您的肯定是我创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