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真是天生一对,我蹬鼻子上脸,她则善于给点颜色马上就开染坊。

  盼娣顺势猫进我怀里,摸着我手道:“老公,你那么厉害,8P都行!我明天一早就去学校告诉她们,你就等着晚上洞房花烛夜吧!”

  这是红果果的诱惑!没有男人不喜欢在这种战场上威武雄壮,杀得敌人丢盔弃甲,哭爹喊娘……

  “老公,心动了吧!如果你感觉吃不消,我叫她们一天来一个人,细水长流,好吗?”

  俗话说:单嫖双赌。

  盼娣估计一下把室友们叫到一张床上有点难度,所以才改口。

  但她这声老公把我惊醒,吓了我一大跳!可不能够让盼娣把我缠上,谁敢娶一个喜欢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女人做老婆呢?

  想到这,我把怀抱中那火热娇躯扶在靠背上,一本正经的说道:“杨盼娣同学,谢谢你好意!孟千帆从来不和没感情的女人上床,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

  此刻我心里在骂自己禽兽不如,比起娶一个时时刻刻都要提防她出轨的女人,我宁愿禽兽不如……

  杨盼娣脸上刹那间又变得惨白,眼光好像要杀人,咬牙切齿的声音是那么清晰。

  突然,她从枕头下面拿出一把水果刀,狠狠的朝自己心窝插去……

  来不及多想,我手迅速朝刀的方向抓去。

  “哎呀”一声,仔细一看,原来抓住的是水果刀,鲜血沿着刀刃急促的滴在被子上。

  好痛!

  犯错的是她,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我赶紧把手拿到床外,把刀放进床头柜中,顺手拿起纸巾,把手死死的按住。

  “千帆,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我只是想死了算了,我没想伤害你……”

  看着她惊慌失措,像受到惊吓的小鹿,怜香惜玉之心油然而生。

  “盼娣,没事的!不就是手被割了一道小口子吗?书桌下面有个白色的医药箱,快给我拿来。”

  “嗯!”

  盼娣从床上跳了下来,赤着脚跑到书桌前,愣了一下,从她小包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瓷瓶,拿棉签沾上一些黑色的膏状东西。

  “千帆,把手拿开,我给你涂药。”

  一股草木的清香扑鼻而来,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我不敢用这来历不明的药品,

  “盼娣,这是什么?涂在手上不会烂……有效果吗?”

  看到我不放心,她用手粘了一点放进最里,喝了一口水咽了下去,说:“千帆,这是苗家灵药,可内服也可外抹,对刀伤止、血特有效。”

  以身试药,我还疑神疑鬼干嘛!

  这药还真不错,一涂血马上止住了,伤口处清凉,痛疼也减轻不少。

  “谢谢!”

  盼娣一边拿纸巾擦被子上的血渍,一边说:“那当然,这可是苗家至宝,女人经常泡水喝,可以养颜呢!什么痘痘,黑斑全都不见了……”

  纸巾自然擦不掉血渍,她穿着我的人字拖,从浴室拿出我洗脸的毛巾在被子上擦了几下。

  “唉,擦不干净。天亮再洗吧!”

  把毛巾放回浴室,她把灯按熄偎依在我怀里。

  看正T%版章p节|上/H酷!b匠、+网Hp

  美女在怀,我却没一点那方面的想法,甚至感觉有点恶心。只是被刚才的事吓得不轻,不敢把真实想法说出来。

  “千帆,我们当初说好不抛弃、不放弃,你就真不能够原谅我吗?”

  真是太不要脸了,怎么不提不背叛呢?

  “盼娣,这事永远是心里的一根刺,勉强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千帆,其实我也没背叛你,我和老东西在一起做那个事情的时候,我是闭着眼的,心里想的全部都是你……”

  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够相信婊子的嘴!反而刘超凡三字惹起我的怒火。

  “杨盼娣,别说没用的,说你奸夫干什么的,家住哪里?”

  “你要干什么?别傻了,他有权有势你斗不过他的,求你了,事就这么过去吧!”

  “不想说算了,我可以告他蓄意谋杀,就算他是市长,我也要把他拉下马。”

  其实我没吹牛,我老爸虽然只是一个小县长,可大伯是省纪委排名第一的副部长,收拾一个正厅级贪官也不是没有可能。

  “千帆,算了吧!如果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我怎么去你家里?怎么面对你父母?”

  “杨盼娣,我不想骗你。家族只有我最不争气,才会读这三流野鸡大学。我堂兄妹基本都走政道,走商道的也身价上亿。老爸虽然是小县太爷,可我大伯是省高官,收拾你野男人轻轻松松。对了,你给我买的手机,明天我给你钱……”

  上学期放假,我邀请她去家玩,可她装清高,说想回家陪亲人。现在她为钱卖身,我当然鄙视她。

  盼娣从弹了起来,喃喃自语:“我好傻,好傻!为了那点虚荣心去卖真贱,真贱!幸福丢了,丢了……”

  哎,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

  重新抱她在怀里,说道:“盼娣,过去的事让它过去吧!我不勉强你说什么,也不会把你搅进去的,会好起来的,睡吧!”

  说话时我有点心虚,只要追究这件事,必然会牵扯到她。

  “千帆,不要追究了好不好?毕竟他没有强迫我,对我也很好,我不想你们为了我搞得仇深似海,求你了!答应我,好吗?”

  事到如今还关心野男人,他要撞死老子,你连句关心话也没有……

  我把灯打开,拿起电话走到阳台上,拨了我堂姐的手机号码。

  堂姐打着哈欠说我发神经,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她。

  当我把事原原本本告示她之后,她说在外地,后天一定赶回星城,叫我把那人情况先打听清楚。

  回到房间盼娣还在发呆,看到我回屋,死死的吊住我脖子,说她知道错了,请我原谅她……

  我当然不会再相信她,把她推开冷眼望着她,道:“杨盼娣,谢谢你让我看清楚了,找你这女友算我瞎了眼。你现在可以自杀,我给你打120。如果死到外面更加好,省得警察麻烦我。”

  “千帆,我心里怕他伤害到你,小倩的情夫说他是什么局长,还说他儿子生意做得很大,所以……”

  “还不知道是正的副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相挂天安门城楼上呢!就是见了我那县太爷的爸,他还得点头哈腰,我保证他吃牢饭,你现在可以通知他,看是他厉害,还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是我第一次朝她发火,效果很明显,盼娣猫在被窝里的身体不停颤抖,龟着脖子含着泪,标准的小媳妇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资江说:

新书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