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一挂断,我人一下瘫在椅子上。

  突然一想:不行,没抓到现场,贱货肯定不会承认,我得去抓她和那奸夫野合的现行……

  我抓起衣服就往外跑,到楼下一摸口袋皮夹忘了带,幸亏钥匙带了,不然没钱坐车抓毛的奸。

  运气还算好,第二次跑下楼,正好有一辆的士停在楼下。

  开车的是个女司机,看到我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她说:“帅哥,对不起。我要回家了,你坐另外的车吧!”

  看到她表情,我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僵硬的笑了笑,道:“大姐,别害怕,我是医学院学生不是混子。”

  看了我的学生证,她脸色才恢复正常,问道:“帅哥,去哪里?”

  “野战……不,珍爱公园。”

  大姐掉过头给了我一个微笑,还有一个我懂的表情。

  我欲哭无泪:大姐,别看我得人模狗样,其实是个可怜虫!去野战公园不是去野战,而是去看女友和谁野战……

  晚上街上车辆特少,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公园门口。

  由于这地有点偏,加上这出过情杀案,司机说什么也不进去了。

  我给了的士费,小跑着进了公园,面前有两条道路,一条是青石板小道,一条是水泥大路,我不知道改选哪条道?

  想了一会,我觉得那奸夫有钱绝对是开车过来的,点上一支烟,沿着水泥路,在淡淡的月光下快步行走。

  旁边树木在微风中沙沙响,淡淡月光被挡在视野之外,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我打了个寒颤,如果不是怒火冲天,我绝对不敢往道路深处走。

  过了二十多分钟,路快走到尽头了,鬼影都没看到一个……

  难道我选错了路吗?

  走到尽头转身时,发现不远处有一越野车,由于大树挡住了,不走到这转身绝对发现不了。

  我小心翼翼走了过去,走到离车子还有十多米距离的时,看见车子在剧烈的抖动,又走走近了几米,车内传出女人的叫声。

  声音怎么这熟悉呢?

  为了稳妥起见,我躬着腰悄悄的走近车子。没错,这叫声绝对是盼娣的……

  这时车内传来男人声音“宝贝,我太爱你了,一毕业我们就结婚吧!”

  “刘超凡,你别做梦了,我爱的是我男朋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没错,这绝对是盼娣的声音。

  “盼娣,你爱男朋友,怎么会出来和我约会,还跟我梅花二度,你可以骗我但骗不了你自己的身体……”

  ……

  名字都说出来了,车内绝对是盼娣和她的奸夫。

  我怒火直冒,找了一块大石头,冲了过去朝着车窗狠狠砸了下去。

  玻璃炸开的声音响起,玻璃却没有掉下了,大概是里面有贴膜吧。

  我用脚使劲踢车子,大骂道:“杨盼娣,你们这对狗男女,快点给老子出来……”

  盼娣在车内叫道:“刘超凡,快……快点从我身上滚下去,我男朋友来了……”

  踢了一会,我脚踢痛了却没出现我希望的情景,狗男女死都不下来。

  \更新最(快“;上酷UP匠Me网

  我又捡起大石头,再次朝车窗狠狠砸了下去。

  这次车窗被砸开了,车内的小灯也打开了,她在穿裙子,头发很乱,黑色蕾丝内裤丢在后面座位上,胸前露出一大片洁白刺眼的胸脯……

  那个狗男人光着身子坐在前面,正在启动车子,从他秃顶的头来看,可以肯定他年纪绝对不小。

  狗男人一下把车子启动了,熟悉的倒了下车,然后朝着我狠狠的冲过来。

  虽然我头脑发热,却知道血肉之躯是挡不越野车的,我快速的往旁边一闪,车子从身边擦肩而过。

  好险,这对狗男女要杀人灭口吗?我背后冷汗直冒,有点劫后余生的庆幸……

  盼娣从车窗内钻出脑袋,大声喊道:“千帆,我在前面等你……”

  看着刺眼的灯光慢慢消失,我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盼娣虽然背叛了我,可我心里还是对她有一丝不舍……也许应了那句古话,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我又想:我还想她干什么呢?人生何处无芳草……

  对着天空吼叫一阵,直到声音沙哑,剧烈咳嗽好久,才不得不停止发癫。

  走到湖边,望着月亮发誓道:“嫦娥仙子,孟千帆对着你起誓,我一定不会再想那个贱女人,我会快乐的生活,找一个对我死心塌地的正经女孩结婚生子……”

  抹干净一脸的鼻滴和眼泪,几个深呼吸后心慢慢的平静下来。

  我从口袋中掏出一支烟点燃,嘶哑的喊着迪克牛仔的《我这个你不爱的人》,沿着大路漫无目的的行走。

  此刻,只有这种神级歌曲,才能发泄内心那撕心裂肺的痛!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唱了多少首伤感的歌,公园牌坊远远的出现在我眼帘,而道路分叉口的假山水池边,坐着一个长发女人。

  这个女人绝对是她,我装着没看见加快脚步,从一边悄悄溜走。

  “孟千帆,你躲什么?给我站住!”

  对啊,我躲什么?是她做了猪狗不如的事情,该躲的应该是这个她啊!

  我急中生智,道:“我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怕看见肮脏的东西脏了眼睛。”

  话很毒,但比起狗男女做的事情,那就是大巫见小巫。

  我掉头就走,背后传来“噗通”一声,接着是“哗哗……”的水响声。

  估计是盼娣跳水池了,一日夫妻百日恩,要我看着她跳水不管我做不到。

  飞快跑到水池边,看到她全身湿漉漉的站在水池里,而水深顶多二十厘米。

  我吐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虚惊一场,这小池子肯定淹不死人。

  当我转头离开背后又传出来盼娣的喊声:“孟千帆,你敢走我就死给你看,叫你一辈子活在内疚之中。”

  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女人的拿手好戏,没想到她一开始使出了终极招式。

  这池子连小猫小狗都淹不死,我转身说道:“你也是二十岁的人,别这幼稚好不?这小水池淹不死人,拜托演戏也要稍微专业点……”

  她马上从水池跳了出来,山风一吹娇躯不停发抖,抱着我哭道:“千帆,我知错了,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原谅我这次好吗?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看到她哭得这伤心,明知道可信度不高,但我心还是一下软了,连忙脱下衬衣披在她身上,道:“杨盼娣,不要自作多情,我们还是同学。刚才的事谁都不许提,先回租房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资江说:

新书需要大家支持!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