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落日镇是一个弱小的镇子,如这南方大地的其它镇子一样,向往大学府,向往银月城,渴望变强,这是小镇子每个家族的倾幕,也是落日镇修炼之人的理想,他们没有修炼捷径,也没有那一流势力内的丰厚财力,只有着一股变强的念头。

  烈日当空,燥热的热浪从天空上倾洒下来,令得整片南方大地都是处于一片沸腾之中,枯木微垂,掉落着一片片枯叶,恹恹不振,灼热的潮浪抚过干裂的大地,掠过了北方大地,掀起一片沙尘吹往了东方雾地,像是转了个弯,卷进南方大地边缘落日镇的宋家族内,落在了一颗苍天枯树阴凉处,闲躺在那的一个少年身上。

  有着热气的微风悄然吹佛而来,少年衣衫飘动,配其模样倒是略显佳意。

  少年有些瘦弱,不停在嘴里咀嚼着一根枯草,穿着一身干净的青色修士长袍,看起来约莫十七岁的模样,肤色像是得了重病一般的白皙,但清明的双眼内带着勃勃生机,只是此刻皱起的剑眉,使得清明双眼内多了一丝茫然。

  “修炼当真是困难重重么......”少年叹了口气,吐出了口中苦涩的杂草,他叫秦天,是这落日镇内宋家一个普通的族人,早些年昏死在落日镇门口被宋家小姐带到宋家,这些年他苦于修炼,到如今却还是没有一丝元力的废人。

  “修炼四年,这四年来没日没夜的整日修炼,却还是引动不了天地间的元力,莫非修炼真的不是我秦天未来的路?”秦天低头喃喃,手中又是拿起一根杂草含入口中,神色有些黯淡。

  “去帮家族内打理平民之间的生意?说到底,我只不过是一个外人罢了,更不用奢望家族内本就不多的修炼资源能给予我这个废人。”秦天苦笑,躺落在苍天枯树之下,用力咀嚼着口中的杂草,神色间的茫然越来越浓,那茫然里带着对未来的不知,对自己即将成年的道路迷茫,不知晓自己以后能做什么,也不知晓成年后自己将何去何从。

  这些问题没人能回答他,对于一个即将成年的少年来说,不能修炼的道路究竟会是怎么样,这样的迷茫,仿佛化作了一道能够噬人的深渊巨口,将他一点一点的无形吞噬,让他在这烈日之下的阴凉有些害怕。

  “修之一途岂能不真...既然上天不给我丝毫机会,那我这一生就平平凡凡的过了吧,再过一年我就要被宋家撵赶出去,早知如此我倒不如早早离开,想来我怕是辜负了宋姑娘的一片期待了吧。”秦天沉默,清明的双眼满是苍夷。

  更%新最快上4:酷n匠b网|{

  “这些年一直受宋家照顾,这些恩我秦天会牢牢记住,上天真的有所谓的因果么,可我一个废人如何去报这滔天恩惠,以后...我该怎么办。”秦天抬起头,透过枯树之间的枝缝看着天空,喃喃低语,天空很大,遥望不到尽头,一如他仿佛看不到未来。

  良久以后,秦天吐出口中被咀嚼干瘪的杂草,眼里的茫色尽数被坚然代替,他已经想清楚了,一年之后与其被宋家无情的赶出族外,倒不如有点自觉自己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