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身蓝色铠甲的少年注视着燚,淡淡笑着说道:“怎么,很惊讶吗?死神的后裔?”

  燚看着那人,眼中充满无尽的恐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见的。

  “雷……雷狼城建都之神……雨都,真的……是你?”燚看着那人颤抖地说道。

  那人微笑着说道:“正是本座。”

  燚听后,倒吸一口冷气,手中的死神镰刀的气焰也被雨都的气势所压下来,恐惧已在燚的身上蔓延开来。

  “当年死神焱被我所斩杀,而他却用自己最后一丝力量将我拉进平行宇宙中,使我这些年一直致力于向渊时空靠近,如今,我在我国长老的帮助下提前回到了渊时空,却见你们冥国竟入侵我国,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那么……现在将你们全灭,也情有可原了吧。”

  说罢雨都就将自己的幻化武器雷破给召唤了出来,将枪口对着燚冷冷的说道:“苍穹莲奥义·雷华。”

  {酷w{匠…¤网永H久免、3费看小+f说

  燚应声举起死神镰刀,做出了防御姿态。

  一股青蓝色的雷电聚集在雨都的雷破枪口,但随后却暗淡了下来。

  “唉~刚刚回来,能量还没恢复啊。”雨都笑着,无奈的说道。

  燚听后冷哼一声,说道:“雨都,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说罢,燚挥着死神镰刀向前方的雨都冲去。

  雨都看着燚,不屑的说道:“死神就是这样卑微的生命,趁着本座元气未归,来攻击本座,何等无耻下流之人。”说罢雨都便将雷破幻化为雷切。

  雨都看着燚淡淡地说道:“死神就是如此的弱小,罢了,罢了。”

  说罢,雨都便将自己的雷破幻化为雷切,吼道:“苍穹霞奥义·如风。”

  雨都的速度得到了显著的提升,瞬间冲到了燚的身后,燚见状,立刻转身,抵挡住了雨都的斩击,但是随后的斩击如雨点一般的密集,一刀未落,第二刀又即将来临,燚化解着雨都的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但却无法进行反攻,因为雨都的攻速太快,以至于燚无法分心去找出雨都的破绽。

  一套斩击后,两人相互后跳一段距离,燚显得有些疲惫,而雨都的气势却丝毫未减。

  雨都看着燚笑着讽刺地说道:“怎么样?燚,我未附加任何苍穹之力的斩击。

  燚盯着雨都勉强地说道:“还好,你也不过如此。”

  “燚,你真的是太不自量力了,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的斩击了。”

  雨都将雷切收入刀鞘之中,半蹲着身,盯着燚,说道“苍穹湮奥义·雷燕。”

  只见刀光一闪,雨都已经在燚的盔甲上留下了一记刀印。

  燚转头看着已在自己身后的雨都。

  “这……不可能!”燚惊恐地说道。

  “燚,这,便是本座的真正实力,当然,如果我附加了苍穹之力,你早已被我重创,识相点,还不快滚出本座的领地。”

  燚看着身后杀气凌然的雨都,便迅速地飞向上空,吼道:“冥国诸将士随我撤退。”

  燚盯着雨滴说道:“今日的帐,我记住了。”

  雨都笑着说道去:“记住了,就对了。”

  燚带领着冥国军队远去,雨都远远地望着,待到看不见燚,雨都确认安全时,便从天空中坠了下去。

  “终于……结束了啊。”

  雨都坠落至地面,之后的来此地观看创世纪大门剪彩仪式的人们又回到了这里,只见雨都一人躺在那里,人们围着雨都观察着,他们似乎并不知道他正是雨都的建国者,最强至尊雨都。

  ────夕阳已落,天色慢慢的黯淡了下来,夜幕中的雷狼城逐渐展现出它的光辉。

  雨都在雷狼城灯火阑珊中的郊外缓缓地睁开了眼,看着这个自己已离开许久的世界,是否还能找回当年的记忆?

  雨都缓缓的站了起来,眯着眼看着远处的雷狼城,又观察着自己周围的环境,自己所坠落的位置在距离雷狼城的五公里外的郊区。

  雨都看着雷狼城,笑了笑说道:“这……世界,本座……又……回来了。”

  雨都缓缓向雷狼城走去,刚回到这个时空的他,苍穹之力还未恢复,又刚和燚进行了战斗,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两小时后,雷狼城城外。

  雷狼城城墙上的士兵正仔细地注视着城墙外的风吹草动。

  “喂,你看,有人正在靠近我方城墙。”一名雷狼城警戒士兵对另一名士兵说道。

  “马上向队长报告,不能放进一个可疑人物。”雷狼警戒士兵说道。

  说罢,一名士兵便向内跑去,直奔军营。而另一名便继续注视着。

  雨都走到城墙下说道:“吾的臣民,还不快开城门,迎接本座。”

  雷狼士兵们看到城下的雨都,都放声大笑。

  一士兵大笑着说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敢自称本座,真的是活腻了,从哪来滚回哪去吧,哈哈哈哈。”

  “哈哈哈……”

  城楼上的士兵们还在不断地放声大笑。

  “喂。”雨都沉着脸眼中散发着无边的杀气幽幽地说道:“你们,好像把我惹火了呢。”

  青蓝色的杀气从雨都的身体中散发出来,弥漫至整个空气中。

  城墙上的士兵顿时被这刺骨的杀气压迫着喘不过气来。那个嘲讽雨都的士兵已被杀气压迫至昏,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正当雨都要打开杀戒时,一老者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上尊息怒。”

  雨都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便收起了自己的杀气。

  “这气息,是玄凛么?”雨都皱着眉头说道。

  老者直从城墙上飞到了雨都跟前,单膝下跪,低着头,说道:“微臣玄凛,参见上尊。”

  雨都看着离别许久的大将,当年一同征战的同伴如今已老去,心中泛出阵阵伤感。

  “爱卿请起,好久不见,如今过得还好么。”雨都看着玄凛,伤感地说道。

  玄凛起身,眼中流露出伤感向雨都说道:“还请上尊至微臣陋室一去,微臣向您细细述说。”

  “那,有劳爱卿了。”雨都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