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富帅一名。这是我这么多年的第一句实话。

  我叫张云阳,有个不(很)成(有)才(用)的弟弟,张阳。

  我爸有个中型公司,很景气,不过他对我们子女貌似太好了:前些年,公司不好时,还忍痛割爱将我的两个妹妹送去日本接受高等教育;对我和我弟弟,五点不起床,打!吃饭超过了五分钟,打!

  而我爸,说什么我们是他的未来,女的读书,男的锻(拼)练(命)。

  咳咳,不提伤心事。对了,我十七了,我弟跟我双胞胎,就是他比我矮六公分。我的两个妹妹是我后妈的女儿,也是双胞胎,比我小两岁。

  我从小就没见过我妈妈,据说,是在我两岁时离得婚。不知为何,我脑子里始终有一句话:给我把张云阳和张阳练好了!

  今早,老爹一个电话把我吵醒了。一看,才四点!我接听,听的不是很好。大概是说我的妹妹回来了,要我大张旗鼓地去接。

  我也生气!你,,好吧,我不敢顶嘴。

  电话一来,我的睡意全被赶跑了。

  于是,我起身对在下床的弟弟说:“妹妹回来了!”

  本来在睡觉的阳弟翻身而起,兴奋地说:“真的吗?”我点头。

  “月儿,雪儿,你们回来了!唉~,什么时候接?”咳咳!忘说了!小时候,张月,就是张雪的姐姐,还有张雪是一个美人胚子,弟弟已经盯上她们好久了。不过,老爹让她们去接受高等教育了!

  其实,要说我弟弟不成才也是对的!因为他对美女毫无抵抗力。

  “快点!衣服!还有,什么时候接机?要是完了我饶不了你!”他十分慌张,好像要见情人。

  我坐在那摇头,说:“老爹不是什么事都喜欢提前说吗?小事提前一两个小时,大事一天,你觉得接他的心肝宝贝是大事小事?”

  “也是哦!”弟弟傻愣愣地说。唉~,都说恋爱能让人变傻,我这弟弟不是没恋爱吗?把那个聪明的张阳还给我!

  我们这是夏天,天在四点半就亮了。

  我和弟弟出去逛了逛,吃了午饭,在去动漫城玩了个下午,晚上了!

  …酷…匠r…网永P)久-i免;\费RE看小☆;说2?

  我估摸着差不多了,就让弟弟买了吃的去机场了!

  我们住的市虽大,却只有一个机场。对于在哪接,我爹是不会说的,如早上没说几点接一样。

  这也是老爹训练我们的一种,我们基本没判断失误过!

  走进机场,嗯?从国外回来的通道围了很多人唉!

  我与弟弟穿进去,眼前是两个很漂亮的大概高一的少女。

  “她们怎么在哭啊?”我在走进,原来是她们在哭,便问了旁边一个青年。

  “好像是等了一整天也没等到她们哥哥接她们。”青年回答道。

  “哥,她们好像是张雪和张月啊!”弟弟貌似发现什么说道。

  “好,好像是。”我说这话有两点。一,她们在说日语。二,她们长得像我的两个妹妹。

  我们再走进,几乎到她们面前了!

  她们大概感到有人靠近,就猛的抬头。

  “哥哥!”她们同时喊道,同时喊的还有弟弟:“妹妹!”

  我丢不起人,所以没参与。

  果然,众人指着我弟弟骂呢!他呢,全然不顾。

  众人见不见效,又识趣地散开了。

  我这时才加入其中:“妹妹啊!你死的好惨啊!啊呸,你们等的好苦啊!”然后,我解释了我们为什么没来。

  靠!老爹玩我!她们中午就到了!幸亏我让弟弟买了吃的。要不然,妹妹们也不会这么快原谅我们。

  妹妹们果真都是以前的善良孩子,吃了东西就不打算告诉老爹了!

  “可恶的怪哥哥!”月儿貌似在骂我们,可在弟弟眼中,这成了撒娇。唉~,好一个痴情男啊!

  我记得以前雪儿是很活泼的!可现在她一言不发。

  我十分奇怪,便问:“雪儿妹妹,你怎么了?”

  一时间,本是在嬉戏的月儿妹妹脸色苍白起来。

  我弟弟也不是那种完全的傻了。所以我向弟弟使了个眼色,让他转移话题。因为是我说错的话,所以我转移的话会难堪的。

  弟弟便说:“话说,你们在日本好好的,为什么要回来呢?”

  这话题转移的不好,如果真的要说,月儿妹妹就早说了?

  果然,月儿还是沉默。

  我也不知所措,正绞尽脑汁地思考。

  良久,我明白了,现在就算转移话题也不行,只有破罐子破摔了!

  “是啊,月儿妹妹,我也好奇。”我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说。

  弟弟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心想:我弟弟不会是同性恋吧?不行,不可以和他一块睡了!

  月儿叹了口气,说:“那也办法了!我说吧!在日本,我们一切安好,和和谐谐地过着。有一天,一个高二的学长向雪儿表白。雪儿自然是拒绝,可学长恼羞成怒,找人去把雪儿绑了。但那个学长的性格很怪,没有对雪儿做任何事。后来,他居然是想把雪儿的第一次卖了!再后来,在第四天,一位学姐无意得知,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我。最后,在第五天,交易那天,我好不容易救出了妹妹。学长没什么,可是交易的对象在日本是可以到那种强x也不犯法的。我们只有到中国来。”

  听了后,弟弟不禁捏紧了那双白皙的手,有血留下……

  我听了,冷静地说“那个交易对象叫什么?”

  “好像是,山村正德!”月儿回答道,语气也不死沉了,估计是说出来就快活了吧?

  “山村正德?那个山村集团的山村正德?”弟弟发出疑问。

  一时间。所有人都闭嘴了。

  山村集团,那个大型集团,连中国都很有名!

  我倒是松了口气:不是黑道就好!我可以灭了他!

  我率先开口“山村正德?他不会看到下一个春晚!”

  我的意思就是要在过年以前灭了山村。

  你别不信!我五岁时,被送去一个名为“生死磨练”的训练基地。过了整整五年我才重回故乡。

  回来的我,冷静,不好女色,强大!但,学习成绩并不好,因此我经常被老爹说没用。

  杀山村势在必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