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几天就开学了,放了几个月假,学校的宿舍和食堂也盖了起来,我爸说他经常不在家里,便让我住了宿舍。和我一起的还有叶凡,渊博家里离得近便没法住宿。几人收拾好东西,便跑出去军训,这种事情也是很有乐趣的,因为前几年都没有,可能也是刚刚才流行起来的,当时最流行的一个说法就是学校怕初三的出去了站没站像,坐没坐相影响学校形象,便为我们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军训。几个当兵的,欺负新生的花样层出不穷,比如哪个不听话了,就让占军姿站一中午,饭也不给吃,发现有人说话了,就去让他对着墙把那句话说个几百遍,记得最有意思的就是有个家伙对着墙说了一下午的“哥,下午放学去哪个网吧!”

  你有压迫便有反抗,新生中我记得最深刻的就是一个叫红毛的家伙,那家伙和我一个队伍的,一头微红色的头发,脾气太冲了,教官骂他一句,他还三句,教官砸他一拳,他也踢教官一脚,吵得狠了,红毛便张口说道:“老子是跑到这里念书的,不是让你欺负的。”教官也是些新兵蛋子,脾气上来就让红毛滚,红毛转身就跑。教官见势不对又只能把人拉回来,因为毕竟他没有权利开出学生。

  看{正t版sJ章NY节上Rn酷Z匠@网$

  我和叶凡还有渊博几人规规矩矩,倒不是怕冒犯教官,而是自从我上次给渊博说了顺其自然后,不知道怎么搞得,心境突然淡了许多,就想好好学习了。中午休息的时候,除了几个被罚的,所有人都是快步朝食堂跑去,叶凡被罚了站,冲我说道:“快去给我多弄几个包子,要馅大皮薄,他日,叶凡必有重谢!”我笑了一声说你站着吧。

  食堂内能坐着的基本都是高年级的,低年级的就端着碗在一边站着吃,渊博抢了个座位,买来几笼包子两人便吃了起来,吃的正欢呢,我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不是别人,正是那红毛。只见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说道:“哥们,给咱让个座。你们两个人坐一个桌子是不是有点寂寞?”

  我笑了笑,问道:“你是不是今年刚转过来?去年怎么没有见过你?!”

  红毛说道,让你让个座而已,扯这么多干嘛?要让了让,不让了我去别处就行。我还没说话,渊博猛地站起来。一把就提住了红毛衣服,问道:“你要让座语气还这么硬?!”红毛脸色一变骂道:“看你那傻样,老子又没有和你说话,你冲动个啥?”渊博听完也有些难堪,便松了松手,哪知红毛又补了一句:“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就知道完了,果然,渊博猛地一把就把红毛甩了出去。红毛惨叫一声,周围的人也都围了上来看着我们三个人。我听到有人粗鲁的说道:“这小子不是挺牛吗?”红毛站起身子,自知不是渊博对手,说道:“你个二傻子,你给老子等着!”说完便离开食堂,只留下一阵哄笑。

  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这种家伙最多只是呈个口舌之利而已。渊博有些闹肚子,说要去上个厕所,我刚坐下吃了两个包子,面前突然伸出一只手把我包子打翻地上,我心底火起,有些按耐不住,但还是耐心问道:“怎么回事?!”这一回头我发现红毛身后多了几个人,也都是些生面孔。看样子应该是和红毛一起转过来的。

  红毛说道:“你什么吃,刚才哪个傻大个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