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笑了笑,回头又打了我一顿才走了。我暗骂一声嘴贱,一瘸一拐的就朝着强子家里走去。强子正在家里做饭吃,看到我的样子,纳闷的问道:“你找谁?!”我擦了擦脸,收拾了一下发型,强子才说道,哦是南天啊,怎么被打成这个熊样了?我便把事情经过给强子说了一下,强子听完反问我,你还手了吗?我摇了摇头,强子又问道,怎么不还手?我怕说不敢还手强子骂我没出息,便说道一进去就被打趴下了,没机会还手。强子听完让我赶紧滚,每次找他连实话都不敢说。我只好说我不敢还手,强子问我为什么不敢还手,篓子已经捅破了,我就说道,他们是社会人,我不敢。强子淡淡一笑,说道:“这样啊?!这样的话我不怪你,不过你要知道你和社会人没什么不一样,打架不看学历,只要你敢,你就是老大,懂了吗?!”我摇了摇头,强子又说道:“打架没什么不一样,你打周光山也是打,你打那个女的叫来的人也是打!有什么不敢动手的?!”我点了点头,心道试试吧。看样子强子也不想管我,想让我自己解决,我讨了个没趣便转身离开。晚上回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了一宿,一直在问自己敢不敢放手干一架?

  第二天早上一进教室,我指着陆梅就说道:“今天下午把那几个黄毛小杂碎给我叫过来,爷爷我有话和他们说!”陆梅问道:“你让我叫我就叫?”我一时愣神,觉得自己好像真没有这种权利,便问道:“你是不是不敢?!”陆梅切了一声,不在说话,我无名火起,又不能打女的,也不能无缘无故去收拾周光山,便闷闷不乐。不过我脑袋一转就有了办法。中午放学的时候,我给周光山等人交代了一下,让他们以前该怎么欺负陆梅,现在就怎么欺负,出了事我扛着,周光山一伙人听到后赶紧摇头,我知道他们是被那群人打怕了,便说道都像个男人,要是出事了我就给强子打电话。周光山等人才点了点头。

  下午我跑的老早,陆梅的桌子上黏满了口香糖,凳子上也全是图钉,我笑了笑便趴在桌子上假睡,等着看好戏。哪知陆梅进了教室,看了一眼便转身跑开,我纳闷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只见陆梅带着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这人我认识,就是那天下午问我话的人。那中年人走到我面前看了看陆梅的那一半桌子,轻轻的问道:“你就是南天?!”

  酷c$匠网E唯u。一(%正#版{,其他都是¤:盗,版;W

  我心虚的点了点头,那中年人便说了声请跟我来。拉我到教室外,指着陆梅问道:“我听闻整个事情的起因只是因为我女儿丑?!”我没敢说话,再怎么混蛋也不能当着人家老爹的面说人家女儿丑吧。陆梅父亲见我不说话,又问道:“你觉得自己很帅?!”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没想到陆父居然不生气,笑道:“年轻人,有点自信是好的。不过这自信过头了便是自傲了!我现在就问你一句,长得帅能当饭吃吗?”我摇了摇头,陆父又问道:“长得帅能当钱花?长得帅学习就好?长得帅就能欺负别人吗?”

  我无话可说,只是低着头。陆父良久才说道:“梅梅那天下午放你走,说是你以前不怎么欺负她,想和你做个朋友!”我抬起头看了看陆梅,她也红着脸低着头,我知道陆父说的可能是真的,便有些内疚的说道:“对不起!”陆父把陆梅和我的手拉倒一起,“以后好好地,都是年轻人。做事考虑一下,低头不见抬头见!”我缩回手,点了点头。

  我回到教室,一把把陆梅凳子上的图钉扫到地上,又帮她刮完口香糖说道:“照你爸这么说以后就是朋友了?!”哪知陆梅一声冷哼,“你别自作多情,我怎么可能跟你这么帅的人做朋友?”我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不由的就有些火大,骂道爱做不做,老子不稀罕。可是这句话却被别人听了去,所有人都以为我主动要和丑逼做朋友,结果还被拒绝了,整个教室人都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