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上酷9(匠@W网X

  初三就在我们德光镇一中,那年,不知道是班主任更年期提前了,还是我惹了他了,把我和一个叫陆梅的丑逼调到了一块,她衣服特土,头发也不知道洗,在头上一团一团的,配上那微胖的体型,我们一直叫她毛毛虫。我以前也跟着欺负过她,可是当我们是同桌后我就不这么认为了。

  每天去上课,桌子上洒满大把大把的瓜子皮,不光是她的那一半,我的也没能幸免,这种事我肯定是不能忍受的,因为我好歹在这个班里还有一定位置。中午的时候我特意去的很早,就怕有人欺负我同桌连带我。果不其然,我刚刚坐下,就看到周光山拎着半瓶墨水走了过来,我也懒得理,想着我在这里做着,他可能能收敛一点,哪知这家伙和我打了个哈哈就开始往陆梅的桌子上到墨水。我赶紧出声制止让你特么倒得时候看着点,别给我流过来了。

  说实在的,当时可能还是有点良知吧,知道这家伙是个混蛋,但我也不能跟着是个混蛋吧,所以越看周光山越觉得恶心,刚到了一点,我就骂道:“行了,别倒了!她看到又要哭了,烦不烦!”周光山奸笑一声,问道:“南天啊南天,是不是喜欢她?!同桌才坐了三天就忘了我们之间共同度过的岁月?!”

  我懒得和他扯,不过也没在说话。下午陆梅一进来,看到桌子上的墨水,就呆住了,果然,下一秒眼泪就掉下来了。不过欺负她的人多了,她也不知道是谁,告老师也没用,法不责众。陆梅趴在桌子上哭了老半天,我听着有点揪心,就问道:“你哭什么哭?!死人啦?”

  陆梅抬起头眼泪巴拉的问道:“为什么不欺负别人就偏偏来欺负我?!”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说了一句很人渣的话。“就因为你长得丑啊!在这个看脸的社会活该被人欺负!”陆梅呆了一下,哇哇大哭的就跑出了教室,看着她的背影,我一下午都在内疚中度过,虽然我也不知道这种情绪怎么来的!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去干嘛了。校门口堵了一大帮子人,看模样都是社会上的,这样的一股子人在镇子里也是屈指可数,而且陆梅也在其中,班上的一伙人就问我怎么办?我虽然不怎么害怕,但是面对社会混子的畏惧心理还是有的,便说道:“实在不行,我给我叔打电话吧!”

  这帮人听完这句话才安心了一下,陆梅看到我们出来,就指了指我们,那边过来几个黄毛抓住我们头发就往校门口的小巷子里拉,学校门卫拦也没拦住。那黄毛抓我的时候,我问道你干啥?结果肚子上挨了一脚也就老实了。

  直到那时,我才发现,表面越是威风的人就是越懦弱,和我以前一起混的,各个吹得上天下地,结果被人家叫到巷子里,各个吓得连个话都不敢说,我因为头顶有我叔罩着,充满着一种今天你打我一顿,我明天还回来就行了的思想,加上我本人也没怎么欺负过陆梅,所以并不害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