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踩住他的头,心里甚是爽快。

  我不知道吴雯欣现在的表情会是怎么样,也不打算知道,但我心里别提再得瑟了。

  我慢慢的底下身来,蹲在焦龙面前,看着这个在自己女朋友面前丢尽脸面的懦夫,不由自主的冷笑了起来,“呵呵,你得记住,除了你亲爹,这个世界上没人会惯着你。别总是以为自己有多么多么的厉害,实际上到头来你不过是个笑柄而己!”

  在我的侮辱性语言的人身攻击下,焦龙握紧了双拳。我敢说,他现在肯定恨极了我。

  我点了一根烟,咧嘴笑着说,“是不是很恨我?”感觉现在的我,真的完全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对于比自己弱的人,充满了想要欺凌的想法。焦龙脸色很难看,而我说一句,他的脸就越涨红一分。我丝毫不怀疑,如果他是一个心脏病人,现在可能已经会断气了。

  我就这么恶笑着注视着焦龙,一句一句的侮辱他的人格与自尊。

  冷不丁的,焦龙一拳挥了出来,直接打在了我的鼻梁上,血液喷涌而出。“哦草!”我没想到他已经恢复了不少力气,在他打过来时完全没反应过来。事发太突然,而我也太过轻敌。

  “我的鼻梁可能被打断了..”我对哲仔说,吴亦哲就递给我一把冷钢生产的大狗腿。他明白我的脾气,有仇必须自己报,找别人报仇,不解恨。

  我也懒的处理鼻血,简简单单的稍微擦了擦,就提着大狗腿站到焦龙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还趴在地上的焦龙。

  这把大狗腿,是我为数不多的非法管制开刃刀具收藏品其一,美国冷钢公司日本原产。刀长432mm,刃长305mm,刀厚7.9毫米,刀尖刨削,近乎狗腿状的S型刀刃以及有良好吸震功能的刀柄,完全符合我的审美与实用价值,如狗腿一般弯曲的刀刃,赋予了这把军用弯刀超凡的劈砍能力,用坚韧的碳V钢材制造。背较宽,刃较长,刀身上还有类似于军刺的血槽,综合了片刀、砍刀与开山刀的能力,不仅能够作为野外生存使用的最佳刀具,也能用来砍人。

  我把大狗腿在焦龙眼前晃了晃,太阳折射出的寒光有种威慑人心的能力。

  作为一名资深的纨绔子弟,我会做的,只不过是闹事,把事闹大,然后用钱来解决。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大狗腿,朝着焦龙的右手狠狠刺了下去。

  “啊!......”焦龙的喉咙里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痛呼声,尖锐的惨叫声震慑着每一个人。除了哲仔和大军面色比较、平静目光比较漠视的看着焦龙外,其余的混混俱是微变,估计没想到我能有这么狠。

  扑街仔就是这样,自己砍人的时候感觉不到什么,但是看到别人心狠手辣的样子心里就会十分害怕。

  唯一一个扎眼的人就是吴雯欣了,她面如土色,一双薄唇惨败无比,浑身上下直打哆嗦,跟我们这群人完全的格格不入。只不过她没有尖叫出声就已经挺让我出乎意料的了。我还未停手,直接拔出大狗腿,焦龙的血喷溅而出,染红了我的裤腿。我有些嫌弃的踢了他一脚,直接把他踢的翻过身去,接着便又是狠狠一刀刺了下去。

  这些天追求吴雯欣无果的怨恨以及刚刚焦龙打断我鼻梁的愤怒,所有的愤恨全都集中到了我手中的大狗腿身上。我转头得意的看着吴雯欣那张惨白的面庞,却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惹下了大祸。

  “扑哧!”一声,打破了所有的沉寂。

  下一刻,我看到了吴雯欣几欲昏迷倒地,而其他混混俱是震惊的脸色,有的甚至带着几丝惊恐。转头看向大军,这个老混子紧紧皱起了眉头,而哲仔却是一脸的不解。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急忙低下头看去。

  我呆住了。

  我的那把冷钢大狗腿的锋利的刃尖,已经深深扎进了焦龙的喉咙里,动脉处鲜血狂飙,转瞬间便溅满了整把刀刃,气管也无可避免,焦龙疯狂的吸着气。突然,他痛哼两声,借着便死死睁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任我愕然,他也已经断气了。

  我杀人了......而且是在喧闹的大街上当着无数人的面杀了副市长的独子!

  即使我再嚣张,再跋扈,我也未曾想过杀人。即使我家再有钱,再有权,我也不敢杀掉副市长儿子。即使我爸再势力直通中央,再能够只手遮天,但是我现在在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人,即使我爸再厉害也保不了我了!

  那一刻,我承认我已经完完全全的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愣愣地看着脚下的尸体。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即使大军等人一直在旁恐吓,也浇灭不了某些好事者的好奇心。毕竟这是大街上的命案!

  我脑袋开始发晕,感觉世界在旋转,全身乏力,接着便狠狠栽倒在地上。那一刻,我听到了大军等人的威胁声,警笛大作的轰鸣声,以及最后吴亦哲慌乱的叫喊声。

  我什么都不知道......

  刹时,脑袋一黑。我昏了过去。

  感觉过了好久,我醒了过来。映入眼旁的是洁白的天花板,我挣扎着坐起身来,发现这是病房。但是,这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单人病房,简单到了不能再简单,完全不同于往日我生病时住的那种豪华的私立医院的VIP贵宾病房。

  $j酷=4匠网唯一●k正:L版Z,其Ls他。都p是9盗◎版

  而且,也并没有像昔日那般有一堆人冲进病房,对我问上问下、嘘寒问暖。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的思绪渐渐明朗,我回忆起了好多好多。最后,记忆停留在了我一刀杀死了焦龙,然后便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现在是上午,晴阳高照。我只是简单的晕倒,时间算过来,事情差不多只过去了一夜而已。

  没等我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的病房便走进来了两个人。

  两个身穿制服的刑警警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天一说:

天一前两天开学,最近学业繁重,还请各位原谅。

那么,喷子就尽情的喷吧,我不会驳斥的,因为我有错在先。

《冷杀手》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