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条件反射般一个就地打滚,惊险万分地躲过了这突来的一击。

  狼狈地站起来后,我拍拍衣服上的尘土。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只是我、哲仔和那群烂仔们,包括吴雯欣都没有料到焦龙会突然对我出手。看来这只不过是焦龙气急败坏后不甘的回击罢了。

  Rc看正@版章;节●上)$酷f匠网O

  这时王立军才反应过来,招呼小弟们赶紧缴了焦龙的械,制服了他。毕竟刚刚太惊险了,如果我出点什么事,恐怕以后他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焦龙疯了般挥舞着手中的弹簧刀,嘴里低声骂着。

  我就呵呵了,一个吴雯欣至于她这么疯狂么?

  我把已经吓呆的吴雯欣护到身后,毕竟都是学生,心理素质没那么高,被吓到也挺正常。焦龙还在一旁乱挥着那把弹簧刀,烂仔们仍然没人第一个上前。

  过路的人本来都打算停下看好戏,却发现旁边还站着几十个染着黄蓝红绿各色毛手里提着刀嘴里叼着烟、面色不善凶神恶煞的流氓,顿时都散开来,跑远了。

  我厌恶般的走上前,感觉这些人真恶心。刚刚还一个个多叼的样子,现在几十个人却连一个天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官二代都打不过。我愤恨的直接伸手从王立军手里夺来一把宽背的片刀,沉声让他带着他的小弟们滚开。

  我也不知道现在王立军的脸色得有多么的难看,直接上前一步撞开了他的几个小弟,走到疯子般的焦龙面前三步远的地方。

  ......

  我五岁时,体格较弱,容易受人欺负。我爸先后给我找来了一些武术教练,教散打、跆拳道、空手道等等什么的都有,一个个身强体壮,浑身肌肉,据说都是拿过奖的。

  不过我很讨厌他们,一个个整天让我在健身室里锻炼之类的。当时我还是小孩,烦躁的很,后来威胁我爸一个个把他们都给我开了。

  后来我家来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跟我爸说他能教我一些国术。我见那老头和蔼得很,就让我爸把他留下来。当时我爸正愁没人能教我护身的技术,见我喜欢立刻就请那老头坐下来了。从那以后,老头子就一直住在了我家里。一开始老头子让我天天站墙角,一直站了三四个月。要不是每天晚上他都教我玩各种扑克和古老的棋牌游戏,我早就让我爸把他赶走了。接下来就是跑步、倒立等等诸如此类的,我也就跟着他训练了一年多,不是仰卧起坐就是俯卧撑、深蹲起跳什么的,当时郁闷死我了。

  我七岁多时,他就开始专门教我一些简单的内家拳法。当时我跟我爸对国术什么都不懂,也不明白内家拳外家拳什么的,只是以为是跟爷爷奶奶天天打的太极差不多的拳法,当健身来练着玩的。直到后来,别人再也不敢欺负我时,我才意识到老头子的不一般,以及国术的厉害!

  我就这样一直跟着老头子练了九年的国术,从南拳到北腿,从基础到招数,从皮毛再到精髓,一直练到我十六岁那年,到老头子八十一岁寿终,他把他毕生所学全部一点一点的教给了我。

  老头子去世的时候,据说是带着微笑的,仍然是刚来我家时的那般和蔼。那天,天空格外的晴朗,全家上下老老少少全都聚在了一起,依次瞻仰这位风趣的老头子,我爸举行了格外隆重的葬礼......

  思绪渐渐收回,我注视着眼前的焦龙缓缓提起了片刀,挥舞出一个既漂亮又利落的刀花,嘴角弧度微微弯曲,对焦龙露出了来自我心底深处不屑的冷笑。

  因为老头子的出现,我从赤手空拳搏斗到刀枪剑戟相戈同龄无敌!

  因为老头子的出现,我从上小学起一直到目前为止,打架还从未输过!

  因为老头子的出现,我明白了人不狠,站不稳,除了亲爹,没人会惯着你!

  我的左手紧握成拳,中指骨微微外突成半勾状,青筋暴起;右手反握住片刀,刀背朝外,并臂靠胸,刃尖直指焦龙。双腿半弯,左脚踏出呈弓部,下盘稳固。

  起手攻防兼备式大成!

  我的实力,还从未向任何人展示过。

  即使是吴亦哲,也只知道我打架厉害,但还从未见过我出手。

  那么今天,就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焦龙已经慌了,他不过是个养尊处优的官二代而已,哪里打过架。拿着把弹簧刀装疯乱挥,已经是他最大的勇气了,如若真的要打架,还带着冷兵器打,对于他来说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于是他搬出他老爹来,改用背景势力威胁我。对此,我只能呵呵了。

  我丝毫没有理会他,见他不出击,便左拳化掌托住右腕,右手耍出刀花由反握变为正握,接着便双手共同握住刀柄,却依旧是刀背朝外。我即使见识的再多,毕竟还只是一个学生,没有那个胆量去杀人。二话不说向前冲了上去,趁着焦龙还在慌乱之中一刀朝着他的肩膀砍去。他右手还在乱挥弹簧刀,差一点划伤我,让我硬生生停住了脚步。

  对付这种完全不会打架只会拿刀乱挥的疯子,看来还是需要慢慢周旋。

  我尽量理他保持六七步远,以免被他误伤到。而其他烂仔们早就离得远远的,在十多米外远远的看着,给我们留有足够打斗的空间。焦龙本来想要吓唬一下别人就带着吴雯欣和陈志全身而退的,却不料自己也搭在了这里,是能无奈的继续挥着刀子,但渐渐有了些章法,不再是好毫无头绪。

  规律越来越明显,他分明是想要先护住头部和双肩位置再去保护胸部,依次循序,而他的下盘就是我最好的攻击目标。因为焦龙的主要目的是保证上半身不受伤害,而没有去刻意保护下半身,再加上他挥舞刀子时后仰的惯性使他的下盘极为不稳。

  明白了自己应该做什么,我与他周旋三四圈后,找准时机冲了上去,用片刀的刀背向他头部用力“砸”去。而他不出我所料的便是用刀子向我前胸划来并向后退去,我的片刀后撤突然砸向他手的弹簧刀,直接震飞到一旁。

  接着我右腿踢向他左小腿骨增加身体惯性重力,然后在从裆部滑到腿后顺便往前侧斜一提,他就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天一说:

我刚刚抽时间把第四更提前码完了,开始着手准备下一章。

希望大家能认真看看,毕竟我这样的码字狗很不容易,谢谢。

《冷杀手》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