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寒天显然没有想到这其中的变故,只有慌慌张张地将能量转化为几个小型的盾牌,来抵挡天焱,然而手持血剑的天焱好似一位战神,挥舞着剑不停朝张寒天杀去,将无数的盾牌撕裂,速度之快,快到让人只能看见漫天的火花,而看不见天焱和剑的身形。

  此时张寒天,不知如何抵挡天焱猛烈的攻势,于是他便再次运转异能将盾牌全部聚拢以此抵挡,而天焱直接一刀砍下,虽然没有将盾牌砍碎,但血剑却深深嵌入盾牌内,可以看出张寒天抵挡这次攻击非常吃力。

  “给我碎开!”天焱大喝一声,加重了手里的力道,血剑上的血也随之在盾面上蔓延,几秒后,天焱将剑往下使劲一拉,盾牌便直接裂开,张寒天见形势不妙,便用异能制造出能量波动,让双方都往后退几步,拉开距离。

  就在天焱后退之时,张寒天又发出新一轮攻击,只见张寒天再次运转异能,将能量与周围的空气一起压缩,当那股力量到极点后,用尽全力朝天焱轰了过去。而天焱也不敢大意,将血剑朝那股能量砍过去,顿时间,两股力量相互碰撞,磨出一阵阵火花,只见天焱将血剑稍稍一斜,用力一滑,在原地转了一圈,张寒天的能量便被破解,而血剑顶端流出了一条长长的血丝,正围绕在天焱身边,缓缓摆动着,此时天焱将头微微抬起,一股杀意被释放出来,让张寒天不战而栗……

  张寒天惊恐地看着天焱,现在的天焱犹如一座杀神,正缓缓朝自己走来,但张寒天绝不承认自己将败的事实,他准备用尽全力来做最后的抵抗,于是他便用尽全力朝天焱冲过去,而天焱只是冷哼一声,也加快了速度。

  两人就这样在短短几秒的时间,交手数百个回合,凌雨等人完全看不清究竟发生什么事,只是不停感觉有风在掠过,而天焱和张寒天的视角却完全不一样,在他们眼里,仿佛时间停止了流动,只有自己在不停运动……

  几秒钟过后,两人终于停了下来,此时张寒天的一只手臂已经完全被废掉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正在喷血,而天焱身上只有几处擦伤,头发已经被张寒天的血液给染红。

  更A@新最快Z0上酷q匠网*

  然而天焱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他慢慢走向张寒天,血剑与地面的摩擦不停发出刺耳的响声,每一次响声都代表着死亡与张寒天之间的距离,张寒天想逃,却动弹不得,只好闭上眼睛等死,然而死亡却迟迟没有到来,张寒天缓缓睁开眼睛,发现天焱将血剑靠拢了他的脖子,却迟迟没有砍下。“你……为什么那么讨厌血族和人类做朋友?”天焱淡淡问道。而张寒天的嘴角却露出一抹笑容,是那种很悲伤、很真实的笑容:“因为我曾经被伤过”张寒天顿了顿,用唯一完好的手捂住胸口,接着道“是那种一辈子也无法治愈的伤!”说罢,张寒天已经流下了眼泪……

  天焱摇了摇头,转身离去,“不杀我吗?”张寒天突然喊到,天焱停了下来,转头说到:“现在的你已经没有被杀掉的价值,但你很强,我希望你可以加入我们组织!”说罢,天焱又走到蝶凪梦的面前说道:“梦儿!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你可以加入,这次,我一定会好好守护你!”蝶凪梦点了点头,突然踮起脚,吻住了天焱,这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而凌雨更是不知如何是好。

  良久,凪梦终于放开天焱,说道:“虽然我想不起你是谁,但你一定是以前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可以感觉到我很久以前,便喜欢你……”天焱听后也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这下该怎么办,如果以前的话,天焱会告诉凪梦,自己也喜欢她,但现在,他总感觉自己和凪梦之间有一道黑影挡住他俩,天焱突然很希望凌雨可以为他解围,然而凌雨却转过了身去,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好在这时周拓冲了出来:“哎哎!秀恩爱回去秀,现在别在这闪我们的狗眼了!”说着,周拓便拉着三人离开。

  “易天焱!你的这份恩情,我一定会还你的!”张寒天在后面喃喃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