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中午,但早已经没有那股炎热,天气阴沉沉的。这时也不知道是谁主张中午下葬,便让长长的一排人抬着一个黑色棺材向着墓地出发。

  一群黑衣的人在漫天的灵纸中行走,没有任何声音,周围的草木枯萎,荒凉的土地,应着一切。

  突兀狂风大作,抬着棺材的人,都被吹倒。就连棺材砰的一声也是重重的砸向大地,,这时在狂风中不知道是谁大喊:“不好了,棺材落地了,快抬起来。”

  因为在当地下葬时没有到墓地棺材是不能落地,否则很有可能让死者不满或者起尸,所以人们都会带着长凳子,累得时候就用凳子支撑棺材。

  但狂风就像一道道屏障,偏偏要挡住去抬棺材的人们,使得人们眼睛也挣不开,站也站不稳,根本无法靠近棺材,还被越吹越远。在人们不注意中,一个奇怪的阴风竟然隔着棺材进入了其中,随着棺材竟然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不过却是没有人听见了,因为那些送葬的人们都被那阴风进棺材前给杀死了,没留下一个活口。风也渐渐停止了,不过啼哭声还是没有停息。

  这里只剩下一个黑色的棺材,许多不堪的尸体和满地的鲜血。

  本以为没人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穿着灰色衣服,背着一捆柴,从枯萎的林中跑过来。他正是停到婴儿的啼哭声而赶来,不过他看到的却是残忍的一幕,残缺的肢体遍地都是,他还是没管这些,听到婴儿竟然是从棺材传出。

  操起手中的斧头,一把劈开了棺材看到的竟然是一个死去的女子,旁边躺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多少年过去了,房间里这人,睁开眼睛发现夏天的阳光已经有一丝照在了自己身上和小麦肤色帅气的瓜子脸上,暖洋洋的。缓慢用手挡住眼睛,这个少年便就是我了,刚才做的梦从我出生起就做过了十九次,每次生日晚上的那天晚上都会做这个梦。

  不过每次梦的内容都是一样,依旧是那样的场景,不过却不知道那个婴儿是谁“十九次了,也重复了十九次。”我躺在床上自言自语道。

  “算了,还是起来吧!要去早起上班了。”

  快速的爬了起来,看着这租来的小小的房间。竟然感觉有些空荡荡的。

  我本是一个农村的一个孤儿,从小由自己的养父苏林抚养成人,而我的养父也是一个很好的人,为了我总是一个人过着,

  我的养父苏风,正是是一个清贫的人,会点风水之类的,因为我命里缺木,便给我取了名字叫苏木。不过他也是一个好心人,但好人不长命呀!在十八岁那年,养父本来好好的身体,居然因病离世。

  这可是狠狠的打击了我,本就孤独的人,现在没有了养父。更是悲痛欲绝,在悲伤之下一股作气离开农村,离开这个悲伤的地方,想到a市打拼。

  邻居凑了一些钱给我,但城市消费太高,钱很快就会花完,于是便租了一个小房子,是处在这座楼的顶楼,很小。

  又因为自己什么都不会只找到一个清洁工的工作。每天也是苦不堪言,但也至少解决了饭的问题。

  刚一起来,眼睛都已经有一些红了。这一年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现在只想丢下这苦工作,能有一番抱负,然后回去好好为养父厚葬一下,并去报答曾经对自己好的人,这样也算对得起自己了。

  不过现在只有从基本做起。现在不在多想了,准备去上班吧。随便洗漱了下,便随手背上自己中午和下午要吃的东西和要用的用具,这个工作可是要一整天工资也是少的可怜。

  收拾好一切看了一下手上的表,已经六点。该走了的,因为对我来说吃早饭就是一种奢侈,也没有吃。便匆忙的走了。

  刚踏出门,无意中发现自己门外居然有一只脏兮兮的动物好像一只狗?还是什么?我看着它不确定是什么动物,主要是因为那尾巴,都不太像狗,又很像一直狐狸。不过这城市哪来的狐狸?不过虽然有点脏兮兮的但也是很可爱。但又和我有什么关系,连我自己都快养不活了。

  只是停留了片刻,便走进电梯到了底楼,上班去了。

  A更"M新1最*快M上gK酷匠网

  到了b公司依旧做这平日的工作,每天都必须比工作人员早来,来打扫卫生。

  中午也是趁工作人员吃饭时候打扫,下午也是一样,只有晚上可以回家休息。不过幸好离家不远,时间也不用停留在车上。

  时间就是这样过去,他们休息吃饭,我还要工作。

  这样的清洁工人不止他一人,还有一个60几岁的老人王风和苏木一起。工作久了也就熟悉了,偶尔活少的时候便和他聊聊天。

  正是这天下午活都奇迹的做完了,老人和我便坐在角落聊起了天。这个公司不止他们两个清洁工,不过我却是和这老人很合的来。

  其实那个王风虽然六十几岁,但看上去也并不是很老,一脸都是和蔼的微笑。苏木便亲切的叫他王叔。

  “王叔呀!你都50多了?还做清洁工?”

  王叔突然叹了口气道:“我儿女都不管我,只有自己靠自己吃饭,然而自己什么也不会只有做这个”

  “那苏木你呢?你可是很年轻怎么和我一样。”

  我沉默一会便说出自己的状况~。王叔停完也是一愣,把右腿搭在左腿上,微微一笑“不错,孩子,是个重情的人,以后可得好好报答对你好的人,现在你还年轻。前途无量”

  “嗯”我简单应答了声。

  之后两人便沉默了许久,两人的情况都是很苦,此刻无声胜有声。

  良久王叔打破了这安静的空间“孩子,反正现在也没有活干了,我给你将一个故事吧!这个故事你可当真也可不当真。”

  “嗯”我简简单单应答了声。

  “那是我很久以前在一个村子看亲戚所听过的一个故事,当时有人在前往墓地时,看见遍地残缺的尸体,鲜血简直就是染红了大地,而中间放着一个被砍坏的棺材,里面躺着一个死去的女子,这女子那人也认识正是一个村里的快要生育的孕妇上吊自杀了,然而母亲却死去了,想那孩子也应该死去了,然而却发现女子的肚子是瘪的,也就是说那女子明明死去了,还生出了孩子,可是怎么也找不到那孩子,最后人们给那女子好好的给埋了。所以这个话题当时在村里就成了热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夜猫说:

希望读者们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