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生前哥哥老骂你也别怪哥哥,我是把你当成是我的弟弟才这样的,这是你生前最喜欢喝的m国红酒,生前你酒量就不怎么样,死后一定要多喝点,下面没有卖的”说完刀疤扶起了小龙一瓶酒都给他灌了下去,小龙嘴角淌的是酒,刀疤眼角流的是泪,随后将小龙平整的放下,“泉哥这个仇一定要报啊,小龙他们不能白死”刀疤擦这眼泪对琅泉说道,琅泉也只有点头,兄弟死了他比谁都难受,突然灵堂一声惊呼,紧接着就听到王朝大喊“不好了小龙诈尸了”,琅泉等人迅速的冲进灵堂,只看见小龙坐了起来,面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的腐烂,随后折下了木板床,爬了起来,嘴角开始流出浓浓的黑血,嘶吼着冲着众人!

  眼前的剧情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加胆战心惊,传说中的诈尸只是在小时候听家里老人讲过,一直都不怎么相信,更何况现在是科技时代,文明时代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突然的变局然人只知道思考忘了眼前还有一个满脸腐烂化脓的小龙!

  “啊嗷”“啊”突然一声嘶吼加一声惨叫把众人短暂的神游拉回了现实,眼里所见的离小龙最近的一个社团兄弟被扑倒在地,不是为了亲他也不是在抱他,只见小龙张开满嘴黑血的嘴咬向了倒在地上的兄弟,直接一口就撕掉了他的脸皮吃了起来。

  看到这里王朝直接一口吐了出来,心里震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李龙直接问像了琅泉“泉.泉哥这怎么办”

  一直都是在和人打交道,让琅泉杀人,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是突然发生的情况已经超出了他预知的范畴,一时也没了主意。“快.快赶紧拉开小龙”话毕刀疤带着几个人拽起了小龙,可能与起床病一样,小龙正在大快朵颐的时候被人拽了起来,脾气非常的爆不断的挣扎,想咬身边的人,足足四个人才按住了小龙。可能大家还以为小龙只是疯了,“明明确定他已经死了啊”刀疤不解的说道。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这局话没错,乱世中也终究会出英雄的这局话也没错,秦天社团中一个底层小弟,只不过在内部人都叫他神棍,不仅是因为他每到特定的日子就会对一个小灵牌不断的膜拜,并且打着别人看不懂的奇怪手势,而且每次社团出去打架的时候都会在身上贴上各种黄色的符咒,每次也是被打的最惨,按他的话来说是专业不对口,时机未到,此时在自己老大都没主意的时候他站了出来,走到了最前面,他的出现不仅引起了自己兄弟的注意,也引起了小龙的注意,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好像耀武扬威的人,不断的嘶吼,要不是四周有人拉着早就扑向了他,“秦天快回来,危险”琅泉紧张的喊,在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他不敢在让兄弟上前冒险了。

  只见秦天背对着众人,挥了挥手说道“对不起老大一直瞒着你们其实我是茅山派第136代俗世弟子道号平远”(对于学道的朋友,此段纯属娱乐没有冒犯的意思)这里的事情你们处理不了交给我吧,“常年累月的道法积累,日夜的膜拜,我平远的茅山术终于有用武之地了”,秦天心了激动的呐喊。

  此时王朝震惊于眼前突变的小龙,也感叹社团的人才济济,事了一定要和秦天学学。

  “放开他”秦天说道,只见这时候秦天摆好手势,最终念到“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平远奉茅山祖师敕令,降妖除魔”随后咬破中指,直指小龙眉心!

  “卡尺”

  “啊”

  两个并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秦天捧着手臂蹲在地上,小龙嘴里咬着秦天的两节手指,似乎两节手指并不能满足小龙的食欲,于是扑向了蹲在地上的秦天。

  “嘭”只听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准确的打在了小龙的眉心,轰碎了后脑,随后小龙倒了下去,开枪的正是琅泉,正在大家准备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开始被小龙扑倒咬掉脸皮的兄弟突然爬了起来扑向了秦天,一口咬在了秦天的大腿上,直接撕下了一块肉吃了起来,“啊”伴随而来的是秦天的惨叫,此时他可能还在想是不是学艺不精呢,紧接着又是琅泉的枪声解决自己另一个兄弟。

  “这个到底是什么情况”李龙还没有从眼前的突变中清醒过来,包括大家都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都别愣在那了,王朝李龙你们快点送秦天去医院,其它人把这里处理一下”琅泉开口说道,众人这才清醒过来开始收拾,火箭都能升空了,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呢。

  m&看正%√版P$章}节3上¤I酷√匠!U网g

  随后王朝李龙二位就带着秦天驱车去向了市区的医院,车上也来不及嘲讽秦天了,毕竟他是爷们,敢站出去,虽然结局不太美丽。

  “黑哥你有没有发现今天街上的车特别的多呢”王朝看着前面开车的李龙问道。

  “毕竟是m国首府,车多点有什么奇怪的呢,别说话了看看秦天兄弟怎么样了”毕竟死了两个兄弟,王朝也打不起精神。

  “哦。已经晕过去了”王朝看了看秦天说道。

  不一会车就开到了市区医院,没想到门口停满了车,还有人络绎不绝的往里进。

  “没想到外国医院这么火爆,早就听过我们国家医疗是最赚钱的了,我有本钱了一定回国开一家医院”王朝望着医院前的行人说道。

  “别说废话了快帮我把秦天兄弟抬到医院去”于是兄弟二人架这秦天开始往医院里走,没想到刚进门口还来不及叫护士就看见医院到处都是行人,地上躺着的都是或者昏迷或者脸上腿上缺一块肉的病人,情况和昏迷的秦天基本相同。

  “今天什么日子,难道是狂欢节么”李龙惊讶的说道。

  说完架着秦天去挂号处,由于今天患者特别多,他们几个也只能排队等着,这时候秦天也苏醒了,除了眼睛有点红伤口有些发臭其它状态都还好,问了问后来尸体怎么处理的就自我安慰的说道“道法不精看来以后还需要加深了”随后他们三个就开始随便的聊了起来,也全然不顾周围这些病人是怎么被咬伤的,交谈了一会就听见他们身边一个同样黄色皮肤的人用日语说了一句话,随后王朝怒视着他,“怎么了你能听懂么?”李龙问王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