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在王朝所在的h市,一家本地非常出名的红酒制造厂,一队人在进行秘密的交易。

  “这是我们m军方最新研制的,以破坏人体机能的病毒,只能在人体于人体之间传播”一个60岁左右穿着西装的m国人指着一个红色药剂瓶说道,“我答应办到的事情已经办到,希望克里斯先生能遵守我们的承诺”

  对面一个带墨镜的男人接过了药剂瓶,如果摘掉眼镜会发现他眼神里闪烁的是嗜血的光芒,“放心鲁克钱以打进你的账户了”听到这里那个60多岁的胖m国人露出了满足的微笑,随后说道“既然交易已经完成,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就先走了”随后鲁克一行人退出了酒厂。

  直到真正退出了酒厂鲁克一行人才真正的送了一口气,毕竟他们刚才打交道的是一个以重新救世为口号,被全球100多个国家通缉的恐怖组织远征军!

  这时鲁克身后的一个人说道,“将军将病毒卖个这个恐怖组织真的没有问题么,会不会用在我们自己的祖国”

  鲁克嘴角嘲讽的一笑“我为国家出了这么多的力到头来什么也没有得到,我是想明白了还不如趁着剩下的时间好好享受一下,”话终坐上车疾驰而去。

  这时候酒厂中,克里斯拿着药剂瓶看了一会对身后的一个人说道“听说这家酒厂是h最出名的,老二你去在原浆酒在放两滴看看咱们的货怎么样”一切完毕克里斯一行人就撤出了酒厂!

  第二日清晨,迎着阳光伴随着李龙的呐喊声,王朝不情愿的起来了,已经来m国快一个月了,一直在琅泉这白吃白喝,在厚的脸皮在这也已经用完了,早饭过后李龙就带着王朝找到了琅泉,"泉哥我们哥俩已经在你这白吃白喝一个月了你快给我们找点事干吧,我也看出来了泉哥你不是一般人,我们只希望能留在你身边做事"李龙很认真的说道,琅泉笑了笑说“不是一般人就算了我也是一个平凡人,只不过也是迫于生活无奈来到m国,带着一帮愿意跟着我的兄弟混口饭吃,既然二位愿意加入我们,我当然举双手欢迎”

  听到这里李龙和王朝都笑了,李龙笑是知道没有跟错人,王朝笑是因为李龙笑了,唯他黑哥马首是瞻!

  f》酷I●匠$网TS首发√

  琅泉随后说道“酒楼的工作是不需要你们的,男人就要干点热血的事,否则对不起青春,从今天起你们跟着刀疤,让他带你们熟悉一下”

  “谢谢泉哥”李龙喜上眉梢!

  刀疤那个跟在琅泉身后的男人,说起他的名字谁也想不到怎么来的,最开始来到m国大家都是吃在一起睡在一起,可惟独洗澡的时候刀疤每次都是单独洗不和大家一起洗,后来大家一致认为他性取向有问题,后来在他单独洗澡的时候大家一起冲了进去才发现他的秘密,原来他做了包皮环切手术。留下了一圈刀疤,所以一直不好意思和大家一起洗澡,自从那后大家就喜欢叫他刀疤了,他自己也已经习惯了。

  经过短短一个月的训练,李龙王朝已经会说简单的英语,并且学会了打枪,而且王朝知道了m国馒头叫做汉堡包!

  这天刀疤叫来了李龙和王朝道“毛主席说过,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二位也已经训练了一个月了是时候带你们去练练兵了”

  听到这李龙说道“早就等不急了,终于可以做点事了,在家学的武功也可以有用武之地了,对了疤哥我教了我弟弟几句狠话让他和你说说你看看怎么样”

  “恩好,自学成才干咱们这行的就是要会说狠话你弟弟那么木,会说狠话没有坏处来王朝对着我说说看”

  “好”王朝腼腆的笑了笑随后低头酝酿了一下情绪,随后突然抬头冲着刀疤大喊“伐可油,去你全家伐可油”伴随而来的是不断舞动的中指,李龙在旁边满意的笑了笑,刀疤则尴尬的摸了摸头,“咳咳....好不错,今天带你们去收点账出发,、一路无话,只听见王朝在不断的演练,伐可油,去你全家伐可油,很快就到了此行的终点,一行30多人下了车,随后来到了要收账的地方没想到对方也是30多个黑人在等着,刀疤皱了皱眉头低头说道“一会见机行事”

  “哈喽罗斯,欠我们的钱已经拖了半年了是时候该还了吧”刀疤冲着对面领头的说道!

  罗斯笑呵呵的说道“只是欠又不是不还,而且你是什么东西,要钱让你们老板来”

  刀疤听了止不住的咬牙“带了这么多人,你的意思是不想还了么,当我华人社是吃软饭的么”

  “呵呵,当然不敢因为我从来没有把你们当成是东西,不换能把我们怎么办,别忘了这里是m国听到这里不止刀疤受不了了,李龙也快要气炸了,随后对王朝说到“用英语骂他吖的”

  王朝立马冲着罗斯喊道“伐可油,去你全家伐可油”,对面黑人听了暴怒,一个肌肉快要鼓胀出来的m国黑人对着王朝就是一枪“嘭”只看见王朝身后一个中国青年缓缓地倒了下去,“小龙”看着自己兄弟倒下刀疤大喊,王朝也止不住的双腿打颤,黑人大汉惊叹自己枪法的同时,伴随而来的是刀疤的一声打,随后双方人在街上开始了枪战,枪声,惨叫声,嘶吼声,拍照声响遍了这条街,王朝第一次看见这个场面吓的走不动道,还是在李龙的拉扯下不断后退,双方也就打了10分钟不到就互相收拾尸体后退了,毕竟是法制社会,谁也不希望警察来!

  华人社在这次枪战中死了2了伤了3个,而对面基本也是这样谁也没有占到便宜,都在为下次找回场子做准备!

  第二天,整个华人社一片死寂,因为要为两个兄弟办葬礼,从社团兄弟脸上也看不出一丝表情,酒楼也停业,葬礼是最有东方特色的葬礼,搭灵棚,摆花圈,灵棚里放着死去的两位兄弟的尸体,底下不断有华人社的兄弟上香祭拜,“死后不能回乡,但也要给他们尊重,大操大办当成是我死了,”这是琅泉说的话,所以才有那么多的兄弟跟着他!

  整个祭拜持续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按传统要停尸三天,晚上兄弟们继续守灵,这时候刀疤拿着一瓶酒走到了那个叫小龙的尸体旁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