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思索之间,朱潜悠悠醒来,他起身惊道:我怎么会在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啊,我的手怎么这么肿!他伸手一看手红肿像馒头一般,无瑕子淡然一笑说道:你醒了,若非我及时赶到,你现在只怕死在毒蛇之口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朱潜眉头一皱说道:奇怪我怎么那么累,什么蛇咬我,我怎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老头,你没死么,我还以为你挂了!

  无瑕子愣了愣忽然哈哈笑道:挂了,有意思,你放心站在你面前的不是鬼,而是人,只是我想不到他的功力竟然达到如此境界,一时大意被他打壹掌,我只好假死蒙骗他,若非如此我又怎么能够轻易把你救走呢!

  朱潜迷惑问道:那个他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他是谁呀?

  无瑕子缓慢起身,只是叹息道;他是我师弟,玄冥子,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他会这么对我吧。朱潜点头洒笑道:你们古代武人就是那么喜欢打打杀杀还不是为了名利二字,你师弟是恨你夺得掌门之位吧。

  无瑕子面露惊奇之色道;你这小鬼头还真是聪明,名利二字害人不浅,我当年无心做掌门,图个逍遥快活,可是师弟却为此而嫉恨于我,好几次我想把掌门之位传给他,可惜他疑心甚重,认为我虚情假意,从此远离师门,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会找到我,还真是有心了哈哈!

  朱潜眉毛微微一扬道;这老小子真是混蛋,不念师门情分!这时忽然传来一阵阴笑声,声音忽轻忽重,甚是诡异,无瑕子脸色微微一变说道;小子你快离开这里,他还是跟过来了!朱潜一呆,奇怪问道:什么事情?

  无瑕子不耐道:去!说着,一掌拍向朱潜的胸口,朱潜如断了风筝一般,飞出数丈远,朱潜只觉一道柔和的力量推着自己往水里掉下去,黑黑的水流,一阵寒冷,他打了个冷颤,暗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来了莫非是那玄冥子!

  他正思索之时,忽然传来一阵冷笑声,出现一名黑衣长袍的男子,正虚空飘在空气之上,朱潜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本是一阵寒冷现在更冷,那男子冷声道:把东西交给我,饶你一命!朱潜一阵心惊,颤声说:什么东西,我可没有!

  那男子冷哼一声,一把扣住朱潜的喉咙,冷笑道:还装傻是么,你当真想死么!说着,朱潜一阵窒息,差点没被弄死,朱潜苦笑道:我当真没有你要的东西!

  那男子咳嗽一声,手松了松,疑问道:你当真没有那件东西?

  他的大手松开了,朱潜点头道:是呀,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你要的东西,你看看我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那男子看了看朱潜的脸暗道;难道我猜错了,这小子并没有学过武功。看他资质平庸,师兄不会把绝世神功传给这小子,那墙上的武功心法是师兄或许并没有传给这小子,现下师兄已经受了伤,只要逼他说出武功心法,这小子是最好的法子,以师兄的性格必会答应!他冷冷一笑,一指点晕朱潜,身影一闪,望洞口飞驰。

  无瑕子闭目坐在冰床打坐,微微叹息道:师弟,你还是来了!那黑影一闪,却是一个满脸伤痕的汉子,冷道;师兄你看,我把谁带来了!说着,一把将朱潜放在边上,无瑕子苦笑道;你也会用这种伎俩,这一点也不像你的作风,以前高傲自负的玄冥子绝不会用这等手段,师弟我对你太失望了,我现在身负重伤,你用不着拿人威胁我吧。

  玄冥子脸上抽了抽,说道:师兄,原谅我,可是我不得不这么做,你看我脸上的伤疤么!无瑕子面露不忍之色说道:你是说魔教那个人,她为什么这么做?玄冥子忽然狂笑道:师兄,你别假惺惺了,莫非你不知道她喜欢的是你,当年你不顾她而去,她恨你,也恨我!

  无瑕子闭目叹息道:当真罪孽,想不到是她对你下毒手,我还以为是你的仇家,可是为什么你不说出实情!玄冥子冷笑道;我恨老天这么眷顾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师傅偏心喜欢你,传你掌门之位,花子又这么喜欢你,把我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

  他说罢怒目道:师兄,你莫非逼我杀死这小子是吧,好,我现废了他的左臂,叫他变成残废,然后折磨死他!说罢,他一掌拍向朱潜的左手,无瑕子喝道:住手!

  说着一道奇猛无比的力量打向玄冥子,玄冥子手一纳,啪一声,他倒退两步,顺势扣住朱潜的手,冷道;师兄,你当真不顾这小子的小命竟然偷袭我!

  无瑕子暗叹一声说道:师弟,只要你放了他,我会把“逍遥神功”最后十式传给你!

  玄冥子目露惊喜之色,但忽然冷道:师兄,你当我是三岁小孩,我若把这小子交给你,你还会把武功心法告诉我么?无瑕子一叹道:那你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才放心!

  玄冥子哈哈一笑道;师兄果然快人快语,这样,我们各退一步,你把武功心法放在前面的三尺地方,我把这小子放在相等的距离如何!

  无瑕子苦笑道;好,就依你所言!他从怀里拿出一本淡红色的书籍,放在前面三尺之地,玄冥子扣住朱潜的咽喉部分,贪婪的看着地上的秘籍,到了脚底下的书,他忽然哈哈大笑,一掌推开朱潜身体,捡起地上的秘籍,激动笑道:我终于得到逍遥神功了,哈哈!

  朱潜一个踉跄扑在地上,满脸是尘土,骂道:阴阳脸,推的我这么重,小心练的走火入魔!

  玄冥子笑罢冷哼一声说道;小子,今天我心情好,先不杀你,师兄告辞了!他怪笑两声,一股幽风吹过,人便不见了,朱潜见他离开了问道:喂,老头你怎么把书交给他!无崖子脸色一阵惨白哇吐了一口鲜血,摇晃一阵,坐倒在地上,朱潜惊呼一声喊道;我的妈,你受伤拉。不会挂了吧!

  ¤最d8新T章节gm上酷匠E网c;

  一把扶住无崖子的身体,无崖子咳嗽一声,苦笑道;你现在该知道我为什么不阻止他,否则我们都得死在他手上,一本逍遥神功上半部他有什么用,你还是先走吧,等他发现就晚了。

  朱潜结巴道;你说的是一本没用的书,这不是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