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瑕子说完看了朱潜一眼,见他张着嘴巴惊诧,一个巴掌打了他的脑袋,朱潜痛叫道:死老头干吗打我!无瑕子冷道:练习上乘内功心法必须心神合一,像你心神不定,如何可以学会!朱潜哭丧着脸说道;我怎么学的会,要练一百年,大不了不回家!

  无瑕子哼一声道:随便你了,不过你总得记下这些,日后传给我的传人。

  朱潜点头道;那是当然。

  无瑕子哼道:这还差不多,继续听,在你右边是我逍遥门的“逍遥步法”,按造七星方位所创,东面西面是我逍遥门的各种武功招式,其中是我晚年所创“逍遥八诀”为了克制逆徒“无极神功”,这套武功你到时传给我的两个徒弟,三人一同使出这套武功,功力会倍增,逆徒必死无疑。

  他说到这里目光露出迷茫之色,朱潜暗道:这老头还是顾念师徒情分,嘴里说的那么狠,未必会让人杀死那徒弟,诶,我又没那本事,要命,来到这里,真是倒霉!无瑕子轻咳一声道:小朋友又想什么!

  朱潜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奇怪而已!

  无瑕子白眉一皱道;有什么?

  朱潜问道:你那徒弟的无极神功有这么厉害么,不是你教的么!

  无瑕子脸上面露痛苦之色说道:这畜生偷了无极神功还用这神功杀我!

  朱潜叹道:为了一本武功而杀师傅,的确是天地不容!

  无瑕子叹息道;当年我可看他资质不错,心地也不错,可是我实在想不到他竟会杀我,枉我精通相术,竟被他蒙蔽了,真是可笑!

  朱潜若有所思,怔证看着石壁上的字,却看不懂什么意思。他苦笑道:人心难测,我也是被信任人的朋友害的。

  无瑕子微微一怔但随即苦笑道:不错,人心难测,相术虽然可以断人生死,又怎么能断人正邪,有的人面善心恶,反之则心善面恶!

  朱潜暗道:人心险恶自古都是这样!二人叹世道险恶,一阵长叹,黑蛇早已爬到外面睡觉了。

  天色已暗,山洞外不时传来野兽的吼叫声,朱潜听了直打哆嗦说道;这是什么声音,好恐怖!无瑕子闭着眼说道:是黑虎的叫声,你安心睡觉吧。

  朱潜暗道;我是现代人,哪里见得了那些恐怖的野兽,睡得着才怪!他忐忑不安的看了看四周,尝试闭着眼睛睡觉,一阵胡思乱想,过了好久,才睡着,鼾声呼呼,无瑕子白眉微微一皱道:睡的那么香,一点戒备之心,如何在江湖上行走!他走到朱潜身边,一道真气输入朱潜体内,而朱潜却并没有多大反应,睡的死死的,白白的雾气在他平凡的脸上转来转去,不久散开到他的全身各处穴位。消失不见了,但见无瑕子面露疲倦之色,无力的坐在冰床上,盘膝而坐,心神收敛,万物寂然,达到空虚境界,只有朱潜还是睡的死死的.次日,朱潜悠悠醒过来,却不见无瑕子和黑蛇,他起身,疑惑道;人呢,去哪了!他感觉精神畅快,体内似乎有无穷的力量翻动的,一时兴起,一掌打在墙壁上,刚打下一掌,一阵疼痛,他痛呼一声说道;奶奶的,好疼呀!低头一看发现右手手掌变的红肿,皮肤都破了,朱潜轻捂手掌,摇晃着走出去,奇怪的是本是黑暗一片的石道,却变的明亮,朱潜愣了愣,看了看手掌又看了看眼前的一切暗道:这怎么回事!

  他正迷惑之时,忽然传来一阵巨响声,洞口尘土飞扬,朱潜一呆暗道:难道山洞要塌了,不行得赶快出去!

  他思索一番,慌忙从山洞跑了出去,可是刚[跑到洞口,却被地上一物拌倒在地上,他低头一看不禁大惊,轻呼道:灵蛇怎么会死在这里!

  但见,那黑蛇的七寸之处鲜血直流,肝胆都掉在外面,蛇头都扁了,朱潜暗道:难道有坏人进来了,老头去哪了!朱潜打了个冷颤,他小心跨过灵蛇的尸体,他小心的走出去,刚到洞口出,却被无形的力量震开两步,差点没摔倒在地上,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声音传来道:小子快走,把里面的石壁上的武功心法毁掉,在石床下有一个机关,你自己小心!

  n$酷:匠=网j!唯一正9k版M,@-其)K他6v都是盗版、`

  这声音像是无瑕子的声音,朱潜暗道:看来是老头仇人来了,我先毁了武功心法,保命要紧!

  朱潜忙不迭跑进去,听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重,风声很响,他心里一阵紧张,差点没摔倒在地上,他踉跄的跑进石室,看着四面的武功心法,不由一呆暗道:我现在只记的其中的逍遥心法和步法,那么多武功毁了实在可惜了,怎么办呢,我现在就想记,也未必记的了!他怔怔看着上面的字,他手不觉摸到口袋,摸到一物,他脑袋灵光一现,他一笑从裤里拿出黑色的方物,说道:幸亏手机没掉。进水了也不知道可以用!他看手机屏幕,但见屏幕出现白色,他微微一笑道:太好了,只要开机可以了!

  忽然一阵地动山摇,有几颗明珠掉下来,他脸色一变,屏幕一闪终于进入拍片功能,白光一闪,终于拍了一张,接下来,连续拍了几张,拍完之后,他才苏了一口气,小心把手机放在口袋里,他瞥了瞥上面的字,眉头一皱暗道:这些字刻的那么深,怎么毁掉呢!

  他四处查看,他忽然想起老头说的话,他目光移向石床下,他小心走到床边,低下头,但见有一颗黄色的铁丸,他拿着铁丸,一股淡淡硫磺的味道,他心里一动暗道:难道这就是古代的违规词语!他手摸了摸床底,有一个凸点,轻轻一按,忽然,石床哗啦的移开了,出现一个密道,朱潜走进密道,随手丢出黄色弹丸,轰的一声,一阵巨响,火花四射,山石倒塌,而他被那强大的气流震落在地道滚了下去,吐了口鲜血,眼前一黑,顿时昏迷过去,而在此时,黑暗中出现一个影子,身法之快如鬼魅一般,他抬头看了看四面残破不齐的石壁,冷哼一声,恨道:该死的老不死,竟把这里的武功心法毁了,难怪他拼死不让我进洞,哼!

  他又四处寻看,闻到一股怪味,他忽然哈哈笑道;原来如此,老不死是想拖延我时间,霹雳弹嘿,他必定是找到传人了,哼,他逃不掉的,这里必定有机关,师兄,你我师出同门,你这些伎俩会瞒的了我么!

  他看了看石床忽然笑道:寒冰床,难怪火药未能把这寒冰床炸碎,哈哈,看来这里必有玄机!那人低下身体,一探究竟,但听咔咔声音,出现密道,那人得意笑了笑道;果然如此!

  他欲进去,但不知为什么犹豫了,冷笑一声,黑袖之中忽然射出一物,进入洞中,那黑衣人狂笑道:金环蛇一出,谁能不死,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哈哈,只是可惜逍遥一门上乘武功要失传了。他抬头望着残缺的心法,目露茫然之色,他身上传来阵阵骨骼要碎了一样的声音,瞬间变成半人高的矮子,他怪笑两声,朝石壁小洞走去,这时,从石床下的洞中射出一物盘在他的手上,原来是金黄色的小蛇,一双绿色的眼珠转来转去,口中吐着红信,黑衣人看了看金蛇口中的血迹,哈哈笑道:果然有人,不出一个时辰必死无疑!

  他笑拔,从容从洞中爬出去,也不知道过了多少间,忽然从石床下爬出一个人,他背着一人,踉跄的倒在地上,他脸色惨白嘴角隐有血丝,雪白的胡须都染成红色,白色袍服血迹斑斑,他苦笑一声道:师弟你下手也太毒了,竟然用这奇毒无比的金环蛇咬人,幸亏我及时赶到,否则这小子必死无疑,嘿嘿,若非我练成新创的北冥神功及时吸出他身上的巨毒,只怕他早已攻心而亡了!那人便是无瑕子,他脸上忽然变的黑黑的,嘴里的血丝顿时变黑色,他面露痛苦之色,随即打坐调息,真气走遍十二条经脉,三十六周天,头顶百汇大穴出现黑色雾气,之后他手上的黑气越来越浓,少时变成黑色,脸色变的红润了,时间匆忙而过,他收功,封住手腕数处穴道,同时划开十指尖,但闻哧哧树声,地上出现黑色的液体,这时他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看着朱潜熟睡的容貌,不禁慈祥的笑了。

  暗道:这小子还算做的及时,否则逍遥一门神功落入我师弟手中那真是苍天不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