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潜是一名身穿黑衣西装的少年,黝黑的皮肤,透露出一丝野气,一双明亮的眼睛滴溜溜乱转,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他慢吞吞从裤袋,掏出黑色手机,四处乱点击,他眼睛眯着盯着手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自语道:太好了,有节目了!

  后面汽车的喇叭拼命叫着,朱潜转身一看,哈哈笑道:是你们呀,这么快来接我来了。一辆黑车停了下来,靠在路边,下来两个身穿灰色西装的青年,一个高高瘦瘦,头发长长的如女人一般,一脸邪笑看着朱潜,另一个稍微矮了点,生了一张娃娃脸,笑容可拘,两人走到朱潜面前,互看一眼,嘿嘿笑了,那长发青年邪笑道:朱潜兄弟,走咱们去吃一顿!

  朱潜嘿嘿一笑道:张大哥,莫非想到哪里有好玩的地方么?

  长发青年微微一笑,说道:那是当然,别忘了,我的绰号叫什么!

  那娃娃脸低笑道:大哥别说了,我们走吧,想到小纤这小荡妇,我心里痒痒的!

  朱潜闻言哈哈笑道:看来,你们晚上又要奋斗了,好,我陪你们疯疯!长发青年哈哈笑道;那是当然,你是我们好兄弟,有乐子少不了你。那娃娃脸轻笑一声,三人坐上车子,一阵欢笑,肆无忌惮说些黄色段子,朱潜闻到一股股怪味,先前觉得有点怪异,后来感觉倒不觉得怎么样,朱潜奇怪说道:张大哥,你们车子里放了什么东西,这么奇怪的味道!那长发青年开着车邪笑道:迷魂散,怎么样好听么?朱潜心里一动笑道:迷魂散,倒象古代的药名!那长发青年嘿嘿笑道:你呆会就知道了。朱潜闻言感觉有点不对劲,当他看见那矮小的青年眼睛出现一丝红光,虽然是一闪之间,却异常诡异,忽然一阵头晕晕的,轻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对我?接着,眼睛闭了下来,昏迷过去,长发青年狞笑道:这小子到死也不知道我们并不是张奎和张雄,小子,算你运气不好,碰到我们!

  兄弟你愣什么,看他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那矮小青年从朱潜身上乱摸,从他怀里拿出数百张百元人民币。

  长发青年眉头一皱道:才这么点钱,亏那两小子说他有钱!在找一下!矮小青年又搜了一下,摇头道:大哥,连信用卡都没有!长发青年呆了呆开着车,冷声道:把他扔到十里山!矮小青年摸了摸朱潜的身体,笑道;这小子死的不明不白哈哈!长发青年冷酷笑了笑,猛踩油门,车子轰的一声朝前面悬崖冲去,车子狂奔,传来一阵狂笑声,车里跳出两个人,他们在地上滚了几翻,颤巍巍站起来,那长发青年看着黑车冲向悬崖之下,露出诡异笑容,说道:弟弟,你看这小子还有生还的希望么!矮小青年摇了摇头,嘴里叼着香烟,慢慢吐了口气说道:这么高掉下去还会活,那真的是见鬼了!

  忽然脚下一阵剧烈震动,那黑车冲到下面,火光四射,车头顿时炸成不成样子,机器的零件飘落下去,山石滚落,长发青年轻呼一口气,冷笑道:这还不死么,不过可惜车子就没了!矮小青年呵呵一笑道;大哥,车子没有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长发青年摸了摸酸麻的脚和手说道: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以免被人发现。这时传来一阵声音很是怪异,矮小青年听了脸色一变说道:这是什么声音?长发青年停住脚步,脸色沉重道:好象是野兽的声音,奇怪为什么我以前没有听到这种声音!声音越来越重,脚下的山石忽然蓬然松散,接着一阵震动,地动山摇,那怪叫声越来越重,矮小青年面如土色说道:大哥,我们快跑吧!长发青年镇定说道:别怕,有大哥在!忽然一声巨响,从空中飞下一块巨大的石头,朝二人飞来,长发青年微微一变色,一把推开那矮小青年,矮小青年早已吓呆了,一个踉跄坐倒在地上,大石轰的一声落在地上,卡擦一声,大石之下血红的血水慢慢流出来,只露出一双脚颤抖不已,矮小青年惊道:大哥!

  他扑在大石头死命抱着,却抬不动,那长发青年露出脑袋和脚,脸上鲜血斑斑微弱道:快走,别管我,你抬不动的。矮小青年摇头道:大哥,我不能丢下你的。他咬着牙手上皮都滑破了,那石头却丝毫未动,忽然一阵吼叫声,传来阵阵脚步声,石头四处乱飞,长发青年惨叫道;小弟快走!接着又是一声惨叫,矮小青年忽然身体竟然变成两半,血肉横飞,出现一个尖头红眼的怪物,它爪子长而锐利,还有斑斑血迹和肉块,长发青年悲声叫道:小弟!之后口吐鲜血,呼吸不及,而亡。那怪物怪叫几声,飞向悬崖而去,一道奇怪的光色一亮,那怪物竟然从这空间消失了,一切恢复平静,惟有呼啸的风声和血迹斑斑的尸体。

  朱潜幽幽醒过来,感觉全身酸痛,他吃力站起来,四处全是乱石,前面却是险峻的高山,隐约有鸟叫声传来,朱潜喃喃道:这是哪里呀,这两个混蛋把我丢在这里,岂有此理,我要报110!他感觉左手忽然一阵巨痛,他低头一看不禁一呆,眉头一皱,但见左手臂鲜血殷殷流出,像是被硬物划破,他自语道:幸亏我还会包扎伤口,不然死定了!他忍痛包扎伤口,包扎之后才感觉好多,朱潜喊道:有人么!

  他声音洪亮无比,山谷中回音不绝,却不见人回音,朱潜苦笑道:有没有搞错,难道我要困在这里么,不会的!他天性开朗,心情又恢复正常,他踉跄走了几步,忽然听到一阵阵奇怪的声音,“嘶嘶”的声音不绝,他闻到一阵阵腥臭的味道,朱潜四处张望,却不见任何异状,他摇头说道:这是什么味道这么难闻!他又多走两步,接着又是一阵奇怪的声音,他猛转头,一看,喊道;妈呀,好大的毒蛇!

  原来他的头顶上有一条黑色的又粗又大的蛇,它的头是三角形一看就可以知道是毒蛇,长约一丈多,天哪,竟有这么大的蛇,朱潜拔腿就跑,早已忘记自己还受伤,毕竟是性命要紧,那毒蛇不紧不慢跟着,吐着长舌,朱潜边跑边回头看,喝道:他奶奶的跟着老子,老子还小,等再大点让你吃!

  $更OW新W最MF快f上…=酷|}匠~Q网#

  他却没看见前面竟然会是一片湖水,还一个劲的跑,等他回过神来时,忙站住,可惜已委实已晚,一脚踏空,扑通掉在湖里,他慌乱之中,想抓岸边的草,他忽然感觉受伤的手一阵巨痛,昏迷过去,沉了下去,岸边的毒蛇吐着长舌,嘶嘶的声音,它摇着尾巴,扑通落入水中,蛇头在水中摇摆不定,它用巨大的尾巴卷住朱潜下沉的身体,在水中弹跳一下子到岸边,真是奇迹,蛇慢慢松开朱潜,之后摇摆离开了,朱潜白着脸,昏迷不醒,空中的太阳已到半空,朱潜还是昏迷不醒,这时,远处爬来一物,好象是那条黑蛇,它头上顶着紫色果子,真是条奇怪的蛇还会顶果实,可以进杂技班了,黑蛇游到朱潜身边,用尾巴弄碎紫色的果子,果汁从尾巴流下来,正好滴进朱潜半张的嘴里,过了不久,朱潜脸色变的红润,噗嗤放了臭屁,说道:好甜,像是女人的口水!接着一脸淫笑,黑蛇吐着长蛇,舔了舔他的脸,朱潜轻笑道: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小倩,再亲一个!他张开眼睛,吓的冷汗直出,喊道;妈呀,原来是蛇亲我!但见蛇并无恶意,他才放心坐起来,手上的伤竟然一点都不疼,感觉嘴里有甜甜的味道,说道;难道这蛇给我吃了什么药丸不成,怎么这么甜!那黑蛇朝朱潜点点蛇头,摇摆走开了,朱潜疑惑看着它离开,暗道;它是什么意思?但见那黑蛇又朝朱潜吐了吐舌头,朱潜说道:难道你是叫我跟着你么?黑蛇吐了吐长舌,慢吞吞的爬行着,朱潜轻哼道:这蛇还挺通灵性的!他跟在后面,一人一蛇保持一定的距离,蛇越爬越高,朝山上爬去,野草丛生,一阵阴冷之气丛野草处蔓延过来,朱潜不禁打了个冷颤,抱着胸口,自语道:怎么这么冷!黑蛇吐了吐红信,朝野草处爬去,朱潜这才看见有一个山洞,黑蛇一会爬了进去,朱潜打个冷颤自语道:他奶奶的,这山洞怎么这么冷!他抖动的身体,这山洞黑漆漆的,他好奇心顿起,忍着寒冷,爬进去,刚进两步,不禁打了个喷嚏,脑袋碰到不足一米的高度的石壁,撞的头晕晕的,朱潜愤恨的说道;什么鬼地方,黑黑的什么也看不到!他说归说,还是起身爬进去,走了约数十米,这时,里面变的明亮,朱潜一奇笑道:真是希奇,竟然用夜明珠照明哈哈真是有趣!四处都是夜明珠闪闪发亮,一石桌、一张石床,床上还冒着寒气,显然洞里的寒气由里面传出,再观四处石壁写着繁体字,笔锋苍劲有力,而黑蛇恭敬盘在石床旁,朱潜疑惑看着石床上出现淡淡雾气,而那雾气变的越来越浓,慢慢汇集成人形,朱潜看着眼睛都傻了,忘记身上的痛苦,但见那雾气幻出人身来,越来越真实,但见,出现一个白发白衣老人的摸样,他脸色红润,二道白眉毛扬起,他慈祥笑道:小朋友,你不必惊讶!这时他的身体已经越来越真实,他走下床来,朱潜结结巴巴退了两步问道:你是人还是鬼!白衣老人轻轻抚摸黑蛇头部呵呵一笑,眼睛一眯说道:你说呢,小朋友!黑蛇吐了吐红信,看着朱潜,朱潜摸了摸脑袋,说道:我又怎么知道,老头,你怎么会住在这里,真当你是古人么!白衣老人微微一笑说道:你过来!他招了招了手,朱潜身体不由自主被那无形之力拉过来,朱潜惊诧道;你会魔法!他欲摆脱这无穷的力量,白衣老人一搭朱潜的手,说道: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全身冰冷!朱潜点头道:是呀,好冷,你这里本来就冷!白衣老人摇头道:不是,你身体空虚,肾水不足,显然是纵欲过度所致,若不早点治疗,只怕会危及生命!朱潜不信道:怎么会呢,我还没听说肾不好,会死人。白衣老人微微一叹道:可惜,可惜!朱潜惊道:你说什么?白衣老人摇头道:天意如此,难道上天真要我逍遥一门灭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