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怕还没有斩了我,你们就有一人要惨死了!”刘彬神色冷漠的看向二人,对于威胁他直接无视,此刻的自己战力足以傲视同阶修炼者,没有人可以与其争雄!

  “哼!大话也不会闪了舌头!晋安居士可是东南赫赫有名,同辈中甚少有人能敌!你是何人,居然敢说如此大话!”一边一位女子看不过去,出口娇叱。

  “呵呵,我说大话?当真可笑,你问问这位什么晋安居士,是谁把他那条手臂给卸掉的!”刘彬豪放不羁的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事情。

  这么一说,众人目光不由的看向晋安居士,毕竟对方所说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居士,我听闻,你的手臂是被那位名为刘彬的男孩所伤!?怎么会是这个少年?”古剑门的三剑客之一的少年疑问道。

  “我也听闻那刘姓男孩肉体恐怖之极,是他所为!”另一名大教弟子说道。

  晋安居士脸色狰狞,他仿佛看到众人满嘴的嘲笑,这是对他的极度羞辱。

  “啊!刘彬小子!今日我一定要斩了你!”晋安居士疯狂了,赤红双瞳像是要吃人一般。

  无眉道人赶紧拉住要冲上前去的晋安居士,“不要在此地动手!”

  声音充满清明神智的法诀,顿时所有人感觉耳目一新,晋安居士瞬间清醒过来,惊出了一身冷汗。金光碧玉的大厅,坐有许多大教弟子,各个宗派家族更是数不胜数,甚至还有几位辈分年长者的高手。

  此时的众人没有一位不惊呼,不惊讶。晋安居士这一举动,只要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位气质非凡的少年就是最近一段时间有许多传说的刘彬。

  是与泗水门的那位对抗过,毁灭掉一片古域;是敢于与传承大教百花宫叫板,以一敌十数同阶而一招击溃;是百花宫天葵姥姥扬言要斩杀的那位惊世妖孽!

  “真的是他吗?传说不是一位十来岁的男孩吗?”

  “怪不得敢这般神气,原来是大有来头啊!”

  @看?正(-版章I*节|上酷M匠网

  “传言看来都是真的,没看见晋安居士那表情吗!证实了一切!”

  许多人还是喧嚣,他们都清楚这里绝对会爆发一次大战。

  无眉道人神音一出,安抚了晋安居士被仇怨湮没的心神。刘彬不由的神色一凝,传闻太荒庙传自极其幽远,不下数万年,此庙经法世间独一无二。世人只知三山五派,可那只是笼统的说法。许多掩藏在一片地域的古老传承亦是可怕无比,这太荒庙就是其中之一。

  相传太荒庙是来自天云大陆中央的古老地域,在数万年前一位至尊王者到此地建立,威震一世,为一方霸主。传承久远,留下许多无上经法古书,神通秘术神秘莫测。

  “你可敢出去一战!”无眉道人站起身来,出声喝道。

  从秦荒岭之后,刘彬有许多传说,最令人震撼的无外乎是与泗水门那位传说交战,可谓震彻整个东南丘陵大地。

  就是这般无眉道人还敢提出与其一战,可见对方对自己是何等自信。

  “无眉道人不愧是太荒庙的嫡传之人,估计研究了修习了不少古书!”

  “说不定他有不世手段,可力敌此等对手!”

  刘彬端起桌前的一杯酒水,猛然灌入口中,淡淡道:“等天南子前辈大寿一过,我会亲自除去你们二人!省得你们对我念念不忘!”

  他的声音充满冷意,心中也动了杀机,毕竟两方已然是生死大敌。刘彬心中埋藏那一丝仁慈之意,若想安全的活下去,有时必须要动起杀手。

  在做的人中也有与晋安、无眉二人有怨之人。

  其中一位青年,体型高大,身上充满无穷精气,他好心的提醒道:“刘兄弟,我知你修为不凡,但这二人若是联手,就连宙阶也可一敌啊!就算是泗水门的那位都不愿与他们对抗啊!”

  还有一位少女,如花般的娇颜,容貌似是天仙下凡,眉中更是有着一种媚态,少女樱唇轻启:“小兄弟,你虽然厉害,可那无眉却修有不世古书经法,很难有人力敌呢!”声音充满魅惑,一双眸子看向他满是好奇。

  刘彬只是带着谢意的笑笑,并没有多说,独自的斟酒,然后慢慢的品尝着。

  “可惜了,小白!那么好的酒,你是喝不上了!”刘彬边喝边感慨,对于等会的一战,很是不在乎。

  就在这时,万道鸣乐响起,有侍女起舞,这说明寿宴开始。

  而正主天南子也出现在场中,是一位弯腰驼背的老人,两行发鬓已然垂落在腰际,一对眼孔神光射出,让人不敢对视,精气似是汪洋之海,令人不敢窥看。

  这是一位老一辈的巅峰人物,修为已达化尽,传闻其领悟了道痕一角,自创一术,威震东南。

  寿宴开始,许多大势力开始递上贺礼,每一份不是千年仙药,就是万年灵石。一些大教甚至拿出宝物相赠,其中云机派甚至送上一份绝世珍物,可延年益寿之用的圣药。

  场内热闹非凡,可是许多年轻俊杰坐着如同蚂蚁上身一般,心中不稳。他们都在想等会的大战,其中两人是早就在东南出名的两位少年英才,一位是近期传说的不世妖孽。

  一场龙争虎斗使得大部分的人心思没有放在宴会上。

  楚源门的少门主罗霄跑到无眉道人身旁,热切的攀附着,眼神还不时的瞄向刘彬这边,神色掩藏不住的毒怨。这是想要报复,他知道自己是报不了此仇,但眼下两位震慑年轻一辈很久的二人要挑战那人,他自然知道这是一次机会。

  这一次你不死也惨!到时候我一定要亲人宰了你!罗霄心中咆哮,发出无比愤恨的低吼。

  天南子早就知道先前大厅所发生的事情,对于刘彬这位传奇少年,他可是极其有兴趣。不时的打量对方,一双神芒的眸子似是要看穿他。

  “不简单啊!”天南子不由的发出一声轻叹。他刚才使用秘术已然查出,此少年的肉体强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宙阶之中也很少有人能敌,同阶修炼者若想胜出,唯有用大法力镇压,或者炼化!

  “天南兄,何时发叹!”一位坐在下手的中年人,气息雄厚,神力非凡,显然也是一位宙阶高手。

  “赵兄!此子不凡啊!”天南子若有所指的说道。

  “哦!那天南兄你是认为刘姓少年能胜?”那姓赵的中年人十分惊疑。

  天南子没有作答,而是一双端起酒杯喝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