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刘彬还想把能量注入到血液之中,可是令他惊讶的是,无论他如何做那血液仿佛很是排斥这些灵气。而且那些能量仿佛很是惧怕这些金黄色的血液,躲得远远的。

  不过他没有过多追究,现在一切炼化为主!修炼无岁月,在这座暗无天日的山洞密室中,一切都是静止的,时间的流逝一点都感觉不到在密室中盘膝而坐一位十多岁的男孩,清秀灵动,有股说不出的飘然之气。男孩身上有着不少黑色污秽,身体四周灵气涌动,随着他一呼一吸之间,灵气越加的多起来。

  不多时,这不大的密室中被浓密的灵气充满。然而,就在下一刻,男孩全身青色光华涌现,含有不世伟力。青光在其身上形成一道漩涡,密室中的所有灵气全部被吸入身体之中。

  “轰!”

  一阵如同雷鸣之声响起,直到少许之后,才恢复平静。

  同时男孩睁开双眸,道道神光射出,仿佛要洞穿万物。神色敛去,方恢复平常模样。

  “洪阶高端了吗?”男孩正是炼化地脉精树精髓叶的刘彬,他握着手中那仿佛使不完的力量,心情不由的激动不已。这股能量比之先前涨了三倍不止,而且这一次又进行了肉身的洗髓,可以说比原先更加强悍。

  “若是此刻在碰到张庭,我一定不会再那般狼狈了!”刘彬眼中精光掠过,烁烁发光。

  “这一趟秦荒岭之行,虽然艰辛,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圆满的,下面的目标就是达到宙阶!跨入那高手之列,只有到达那时,我报仇的希望才即将降临!”刘彬紧握双拳,不由的心神一阵澎湃。

  不过想要迈进这道坎十分不易,有多少青年俊杰都停留在这修炼途中的第一道分叉口,含恨在此。刘彬虽然有信心自己能跨越过去,但却不知道需要多久的时间。若是十年!二十年!他或许还等的起,但若是三十年!四十年!甚至更多,他拖不起,若那时才迈入宙阶,想要回刘家报仇的机会十分渺小,因为刘家有一位老祖是宇阶的强者!修炼者高级的存在!。

  “短时间内修为是很难再有所进展了,若想尽快的提高实力!那么只有从神通秘术上下手了!”刘彬摸着鼻子不停的思量着。

  自己所有的强横手段无外乎那几样,第一是自己的肉体,同阶中很少有人能敌,但毕竟受到一些限制,不能作为强力手段。

  第二就是法宝了,可攻击除了三色火禽扇之外,其余的都不能驱使。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噬魂刃的强大与神秘,可不能驱使,实在是心中的一大遗憾。

  第三是聚宝天塔中的赤霞珠,当知道那恐怖的破坏力之后,这俨然是刘彬的杀手锏了,可让他郁闷的是,上次一下子用掉二十颗珠子,可也正因为如此,才能破掉那柄王者兵器的封印空间吧!

  第四则是自己结合枪法所使出的武技:霸王枪!此等武技威力不凡,发展的余地很大,但是兵器却太差了,根本使不出其强劲的武力!

  而其余的如探花手、化鹰爪等根本没有多大的威能。看来自己的攻击手段实在太少了,而能达到保命之术的几乎没有。当然拥有极地遁靴的他至少同阶之内对他望尘莫及,就算是老一辈也不一定能留得住。可就怕万一,就如不久前被吸入到兵宝之中的空间,这件道器就失效了!

  “我还有什么手段呢?难道让我去那些名门大派去学?”刘彬苦笑一下,便否定了这个念头,若想学到真正的本事,除非成为那些大派的重点培养弟子。不过那没有知根知底的底细以及数年的光阴绝对办不到此事。

  他摸着戒指,猛然想到了什么,心神之力涌现出来,进入到蝎王戒中。

  他没有看其他的事物,直径的走到那精美的红木桌前,火热的目光看向灰色的封皮的书籍。

  “冰火仙元诀!”这是那位冰火贤者所遗留的术法,威力无双。更为可贵的是,这等术法是成长型,可发展到一种无可想象的极致。

  o看¤M正版W章n节上酷匠?M网…{

  修炼此术需要摄取一种火炎精髓和一种寒冰精髓,这是两块凝聚了神能的晶石。此物十分难寻,前者要到地火岩浆之处寻找,而后者要去极寒之处方能找到。不过开始修炼此术,两种精髓不需要多么高的品质。

  “唉!要求还是挺高的!这两件东西估计不会那么好找了!”刘彬叹息一声,两样宝物可遇不可求,全凭机缘,这些只能边走边看了。

  他不由的有些沮丧,这是此刻唯一一个能提升实力的修炼之法了。

  若说几天之前的他,说不得还有同阶可以相拼相抗。而此时本修有陨回诀比同阶修炼者的精气含量要多上倍许,法力雄厚。加上无双肉身,光凭这些战力就足以傲视群雄,就算是宙阶他也可以对抗了!张庭已经不具备威胁,为此年轻一辈中他当之无愧的王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白那家伙在塔内应该还适应吧!”刘彬想罢心神之力便来到聚宝天塔的空间之中。

  映入眼帘的就是趴在地上呼呼大睡的白虎,对此刘彬无奈的摇摇头,便不再打扰它。这里确实是一片神秀之地,敏锐的察觉到白虎修为有所增长,要是这般下去,不出多久,说不得它会晋级。

  从空间中退了出来,伸展了一下身子,顿时霹雳啪啦的声响传开。令刘彬感到惊异的是自己的骨头仿佛得到生机,其身子长高了少许,十岁小孩般的身体变成了十三四的少年左右。

  这样的变化让刘彬欣喜不已,毕竟他心里年龄已经有近三十了,而身体却只有孩童,差距可想而知。

  原来修炼是有这般变化的,估计自己进入宙阶之后,便成年了吧!

  他感到十分好笑,再次感叹这修炼者的神奇。挥手打开封闭的岩石,露出了路口。当再一次出现在外界时,已然是晌午,阳光洒下温暖无比,置身在沐浴的光芒中,仿佛洗去了一切污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