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小子!你不是很厉害吗?看我如何把你镇压,一点一点的炼化!”晋安居士的声音从八方传来。

  “呸!想我死还早呢!”

  全身青筋暴起,一口血气上涌,双腿俨然都跪在了地上,。

  “不行,若是在这样下去,非得被镇死不可!”刘彬心中一定,再次顶住百丈巨山的压力,伸手一拍,手中顿时出现一把三色扇子,光华流转,神韵非凡,含有不凡的气息。

  “呀!给我破!”体内一半的精气疯狂涌入扇子之中,三色火禽扇,这可是法宝之物。

  青、红、白三色火海无尽的热力冲出,这不是一般的火焰,这是三种顶级火禽所遗留的精华之羽,蕴含无上火威!

  酷\;匠|#网W首)发%2

  青色火焰凝聚成一朵莲花,红色火焰化作一条蛟龙,白色火焰无形无味,仿若虚无,温度却是最高,就连空间也要跟着燃烧了。

  手持三色火禽扇如同火神在世,控制着万火一般,无尽热浪冲开,化解这笼罩的五彩之光。

  轰!!犹如万道惊雷一般的声音,传播十余里,震彻天际。

  所有人都被惊住,望向了拿出爆炸所在,只见那天际那团五彩之光猛然炸开,涌出无尽火海,绵延四周,所触及之物,全部化为灰烬,声势极其骇人。方圆千米内的,无论是树木还是岩石,就连地面都出现一块块龟裂,千里内瞬间变成了死地!

  晋安居士目瞪口呆,他此时还不敢相信对方居然能破开他自得的神通。这毁灭般的威力震慑住了他,心底不由的涌现一丝退意。

  忽然,一道音爆声传来,一个拳头渐渐在眼前放大。晋安居士吓得神魂未定,精气聚在右手,想要挡住这道攻势。

  “啊!——”

  晋安居士捂着右手,惨呼一声,剧烈的疼痛使得他身体不住的颤抖。

  刘彬含怒的一拳,用肉体的力量,这近战对方哪是对手,直接打碎了右臂,化作碎肉。

  “啊!小子,我不杀你誓不为人!”晋安居士嘶低的怒吼,双瞳都便的赤红。

  “哼!你没有机会了,若想杀人者,必备杀之!今日我会斩了你!”刘彬也被打出了怒火,若不是有法宝,今日定然要被镇压而死。

  可就在这时,大地震动了,颤动了,剧烈的摇晃起来,仿佛发生了地震。

  “蹦蹦蹦!——”仿佛万马奔腾,有好似海啸扑来,轰鸣的声响渐渐临近,若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争斗,惊疑不定的望向一个方向………

  在远际黑压压的的一片,似是乌云弥漫,大地之上,一头头体型壮大的凶兽充斥着眼球,密密麻麻的如同一片血色汪洋一般,蔓延在视线的尽头,充斥着暴戾的咆哮之声,如同雷霆一般在这片宛如仙境之地响起……那是什么?”所有人惊呼,大地都在颤抖,如同一股大风暴袭来。

  “那是兽潮!!”一名书生惊呼起来。

  所有人在听到这个词,面色猛然一变,兽潮代表着什么,他们非常清楚。就算是有些小白的刘彬都知道,这意味着何事!

  不远处的几头灵兽开始暴躁不安,白虎也不由的长啸,来宣泄心中的焦虑。

  兽潮,这是一种可怕的现象,一般极少发生,不过每一次出现都引起天大的震动。尤其是这片古域中,不知道存在多少可怕的凶兽。

  万兽奔腾,如同像是一片乌云蜂拥而来,从这里眺望可以看见一排排十丈巨树全部倒下,没有任何阻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那些凶兽的方向正是这边。这时候两帮人哪还顾及争斗,兽潮来的极快,眨眼间便不足树数里,若是被追上将面对数不尽的凶兽的猛烈攻击,没有人可以在那种情况下逃脱。不论你肉身无双,还是法力无边,都只会一个下场,将葬身此地!

  “小贼,我在此发誓,不论天上地下定要斩你!!”晋安居士咬牙切齿,很是不甘的吼道。

  刘彬撇撇嘴,很是不屑:“又在说废话,要不是兽潮,小爷今日就废了你了!”

  所有人听到此话,方注意到晋安居士的右臂居然没了,顿时就明白是谁所为,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这晋安居士可以说是东南丘陵一带出名的年轻高手,少有人敌,更不用说废了对方一只手臂。目光再次看向那十岁孩童时,没有人敢露出轻视。

  “彬小弟,我们赶紧走吧!不然兽潮一来,没有人能逃的掉!”袁腾飞脸色焦急的说道。

  “恩,我们走!”刘彬也不再理会敌人,直接招呼众人,叫来白虎,骑了上去,随即撒腿飞奔而去,同时袁腾飞、谢光群、余弦以及两名云机派弟子皆是骑着各自灵兽紧跟而上。

  兽潮一来,没有人敢停留,这是一股可怕的破坏力,无数的凶兽就算是宙阶强者在这也要陨落。

  晋安居士、无眉道人等人随即动身,朝着一个方向快速掠去。同一时间,在这片古域中的所有修炼者都开始亡命狂奔,这不是他们可以抗拒的力量。

  不时间就有十数乃至数十修炼者埋葬在巨大的兽潮之下,无数颗苍天巨树轰然倒塌,天际开始弥漫无尽灰尘,乌压压一团,像是噬人的魔云。

  轰轰轰!!

  上动九天,下震九幽,似是贯穿了天地,空间仿佛都随着颤抖,仿佛在这恐怖的力量下要崩塌一般。

  六人六只灵兽速度虽然极快,却比不过凶兽来袭。六人中就属刘彬的白虎跑的最快,仿若闪电一般,在林间穿梭。

  “蹦蹦蹦——!”声响越加的近了,好像就在脚底下。

  “砰砰砰——!”所有阻挡的事物,无论什么都被撞碎。

  “为什么会有兽潮出现!到底怎么回事?”袁腾飞急切的问道。

  刘彬翻了翻白眼,,很没好气的说道:“我哪里知道!”他回头望去,黑色的一片,像是天际压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