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句话在刘彬刚进城时就落在他的耳中。

  “地脉精树?!那是什么东西?”刘彬不解,迈入城中,绝大部分的修炼者都在讨论此事!

  走在这座古城,店铺林立,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这是刘彬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城市,比云山山脉的千古城大上十倍!

  而修炼者更是数不胜数,不愧是有名的修炼圣地,几乎所见之人都有不错的修为,其中青年才俊多如牛毛,而他更是见到一位宙阶强者行走在城中。

  在深山老林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刘彬找到一家酒楼,“一品香”!正想要进去时,那店小二居然拦住了刘彬。

  “哪来的野小子,这里可是全城最大的酒楼,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店小二十分自得的说道,眼中满是鄙夷的看着刘彬,他那一身破旧的衣服不论是谁都会当成叫花子。

  刘彬看着四周,数米内就他一人,显然说的也是自己,“小爷我就是进去吃饭的!瞎了你的狗眼,赶快让开!”

  那店小二只觉得眼前的小孩是个骗吃骗喝的叫花子,双手一拦,“你这小子赶紧走吧,省得等会赶你!”

  刘彬又好气又好笑,怎么自己就落到这地步了,连吃个饭都不让进,其实他是没有看到自己的装束,不然也不会这样想了。

  “小白,咬他!”话音刚落,传来一声呼啸,白虎迈着虎步上前,面色凶恶。

  “啊!”店小二吓得尖叫,引得众人侧目。

  在这座城中,各种灵兽层次不穷,有大雕,雄狮,巨狼等等,像刘彬这头白虎虽然是异类,但关注的人倒是不多。

  不过能带灵兽出行的没有一位善茬,不是名门大派或是家族的子弟,就是一些实力强横的非凡人物。而至于刘彬,看上去就十来岁,为此店小二以为对方是位名门子弟。

  怎么今天没有擦亮眼睛啊,当下陪着笑,自打了一巴掌,讨好道:“您看!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这位爷,里面请!”

  刘彬冷哼一声,对于店小二欺软怕硬很是不满,来到大厅的一个空桌上。

  “小爷,您要点什么?”店小二点头哈腰的说道。

  “你们这有什么好的,就上来吧!”刘彬也不怕付不起钱,戒指中金子几个,至少吃顿饭还是可以的吧!

  “好嘞!您稍等!”

  此刻刘彬才有空打量这家酒楼,雕檐映日,画栋飞云,让他想到一段话:碧阑干低接轩窗,翠帘幕高悬户牖。酒楼豪华无比,装饰全是非金非银之物,地面用汉白玉所铺,墙柱雕有龙凤,显得大气磅礴。

  “小白,做这边!”刘彬指着旁边的椅子,让它坐下!

  白虎十分听话,虎尾巴在外面搭着,两只虎爪放在桌子上,看上去十分滑稽。不多时,十多道丰盛无比的菜肴送上。刘彬打开酒壶,倒上一杯,闻见淡淡的飘香,让人迷醉。

  迫不及待的和下一口,一股暖流从喉尖滑入,流转到四肢,使他不由的呻吟一声,真是舒畅。

  “好酒!”真心赞叹,此酒不仅味道独特,让人回味无穷,刘彬更是感觉到一丝灵气在身体内转动,使得身心都得到升华。

  “吼!..”白虎低声呼啸,带着期望的眼神望向刘彬。

  “额.!你也喝?”

  “呜…!”

  “好吧,给你一瓶!”刘彬给了白虎一瓶酒,随后一人一虎开始大吃大喝起来,这里的菜肴果然美味无双,撑得刘彬肚子都大了好几圈,那头白虎更是不堪,双眼打颤,白色的毛发都微微发红,似是大醉了!

  “哪来的山里人!居然把一品飘香酒给一头畜生!真是傻子!”这时,传来一句刻薄的声音。

  闻言听出也不大,显得稚嫩。刘彬寻声望去,只有十一二岁,与他相差不多,面容清秀,头却抬的极高,十分高傲,在其后面还跟着一头红色妖狼!、“吼!”白虎听见有人骂他畜生,当下不干了,冲着小孩怒啸。

  虎声震天,酒楼都跟着颤抖,那头红色妖狼吓得头贴在地上,像是见到了君王,要膜拜一般。

  “你!——”小孩气的脸色发白,他乃此城摇元城主云摇子的关门弟子,外人都称之为少城主!其姓袁名腾飞,寓意为一飞冲天!从小资质非凡,仅十二岁便迈入洪阶中端,是天之骄子,可今日居然被畜生羞辱。

  “我要抽了你的虎皮!”袁腾飞愤怒出手,青色精气化作一把镰刀,速度极快就要落在白虎脖颈上。

  这头白虎喝的醉醺醺的,哪有能力去躲避,眼看就要被魂灭在刀下……

  青色镰刀泛着凌厉寒芒,斩向白虎,这一刀避无可避,眼看就要被剁下虎头,白虎酒猛然醒了大半,可是大刀已经临近身前。

  “好大的威风啊!”说话间,一道青色链条,精气所化,挡住了长刀。

  刘彬也有了一丝醉意,怒道:“你是哪来的小屁孩!打狗也要看主人!”身子挡在白虎前面,脸色满是冷意。

  这边的动静,酒楼大厅的人全部被吸引了,不少人看见那小孩,惊呼之声不停响起。

  “那是少城主袁腾飞!据说天资极佳,城主大人很是欣赏呢!”一位大汉神神秘秘的说道。

  “谁说不是啊,云摇子的关门弟子呢!对他很是喜爱,一身秘术全部相传!”

  四周人开始议论,其中一位老者,心善的冲着刘彬说道:“我说你这小娃,还是跟少城主陪个不是吧!”

  最新y章节,上T酷n(匠网

  另一个青年也附和着:“这位小兄弟,他不是你招惹的起的!”

  “不可能!他要伤我灵兽,还让我道歉,是何道理!我偏不信了,他能奈我何!”刘彬也是个犟脾气,吃软不吃硬,人敬他一丈,他还你三丈,若是胡搅蛮缠,不讲道理,自然也不会给予好脸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