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就凭你们几个,说实话还真不够小爷看的!”自从领悟到霸王枪的精髓,融入到兵器之中,以无穷精气为辅,威力无比绝伦。刘彬的信心自然膨胀,再以自身无双的肉体,同阶中谁人能敌!

  他堵住密室入口,让科勇,宋成,苏妙玲退后,想以自己一人之力战十位同阶!苏妙玲不知为何对于小情郎充满信任,更是知道眼前的十位人渣怎么可能是对手呢!

  殿宇密室,十岁孩童毫不畏惧的面对十位大汉,这般场面让人惊奇。小孩脸上洋溢自信的微笑,虽然矮小,但却用俯视的目光。

  “哈哈!我知道你肉体无双,可我们十人以法力镇压,就不信你还能抵挡十人联手!”沃针简仰天大笑,已然吃定了对方!

  刘彬气定神闲,十分镇定,那模样十分让沃针简恼怒。

  “给我抓住他!一定要一点一点的折磨才能解消我心头之恨!”

  其身后兽灵教九人顿时全身精气涌动,口中默念几句,刹那间出现九只灵兽。或许知道敌人不好对付,一出手便是用尽全力,把本命灵兽都召唤出来。

  巨大的棕熊,绿魔色巨蟒,血魔蝙蝠……九种灵兽各不相同,气场之大,令人不容小视,厉害者有三级模样,最次也是二级灵兽!

  “呵,好大的排场啊!我到真想领教领教!”刘彬也很惊讶。

  “彬小弟!给我狠狠的揍他们!”宋成开始在一旁叫嚣。

  “你很快就会知道!各位师弟!镇压他!”沃针简话音刚落,那九人如长虹的精气,蜂拥而出,灌入一旁的灵兽体内,同时九种印诀出现。

  刘彬虽然自信,却不自大。浩瀚的精气如奔腾的河流,手中红樱桃花枪挺起,霎时,一股霸气似是要冲破云霄,傲然升起,仿佛绝代君王藐视天下众生!

  “啊!”一声霸王怒吼,无形之气弥漫众人心间,似是震慑人魂。

  兽灵教十人不由的一颤,顿时升起一种不可战胜的念头,眼前的小孩气场太大了,一点都不逊色于宙阶的强者。

  霸王枪勇猛无比,字诀中没有防御,只有进攻!身形一闪便率先冲出。

  九只蕴含精气的灵兽,咆哮着迎了上去。刘彬手提长枪打出一道圈式,在用环式套住,顿时阻止了灵兽的攻击。

  “呀!”青色精气如大龙一飞冲天,像是打穿空间,打穿万物,手中红缨桃花枪力压而下,发出一股音爆。

  这一枪含有惊世伟力,拍在最前方的棕熊身上。

  更^b新最快《√上酷Z匠_A网

  “轰!”巨大的的力道,直接把重若千斤的棕熊拍飞出去。

  长枪再次一转,如陀螺似的刺出,打在一头白狼身上。

  “砰!”白狼惨啸一声,狼身粉碎。

  刘彬攻击其快无比,玄妙的招数神鬼莫测,那些灵兽赫然没有一个近身。都只是一招,就败落全部的灵兽。

  “砰!砰!砰!——”

  九只灵兽虽然凶猛,却没有在刘彬手下走过一合之敌!

  只是数息之间,九只灵兽全部落败!九位兽灵教弟子全部面色惨白,有些甚至出现一道血丝。

  “怎么会这样!”沃针简傻眼了,那九人也愣住了,仅仅一瞬间本命灵兽灭亡。

  再次看向眼前的孩童,充满惊骇与惧意。那道弱小的身影变得无比高大,像是一道雄伟的高峰,让人仰视。那无与伦比的霸者之气,似是绝世王者!

  就连宋成等人也惊住了,虽然知道那武技不俗,可绝没有那么震撼,九只灵兽蕴含无穷精气,含有无上威能。就是这般只是眨眼间被灭的一干二净。

  “你…你…!”沃针简像是见到世间最为恐怖的事情。

  “你什么你!我也见识了你们兽灵教的本事,说实话不在么滴!现在轮到我了!”刘彬手持长枪,一步一步走去,每一步踩下,白玉般的地上震动,仿佛庞然大物脚踩大地,头顶苍天!

  弱小的身子在他们眼中无限放大,如擎天巨人高不可攀。

  那九位兽灵教弟子被刘彬无敌英姿,镇住了!没有丝毫斗志,在他们眼中眼前的小孩是死神,恶魔!可怜他们空有一身修为,已吓得心胆巨颤。沃针简被这股无穷霸气压的喘不过气。

  “既然你们要杀我!那么就做好被灭亡的准备吧!”刘彬寒芒掠过,手中毫不留情。

  红樱长枪光华涌动,在刘彬如无垠大海般的精气包裹,化作一只收割性命的绝命枪!

  全身血液沸腾,精气充溢全身百脉之中,横扫千军!数千均的力道直接拍来。

  面对危机的时刻,兽灵教弟子凝聚护盾,想要阻挡攻势。却不曾想到这一枪带有强悍的力道与破坏力!

  “嘭!!!”光华闪烁,如惊雷扎响!就连地面都浮现一丝裂纹。

  九人凄惨的叫声在密室回荡,撞在后面的金色墙壁上,骨头破碎声响起,有几人直接被力道震死。

  沃针简可真是要疯了,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本以为对方只是肉体厉害,可怎么会有这般厉害的武技!

  实力的巨大差异,让他失去了所有反抗念头,他此刻只想能活下去。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沃针简惊恐的看着向他走来的刘彬,不停的说着。

  随即跪倒在地,不停磕头,带着一丝哭腔:“放了我吧!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你不是要杀我们吗?来啊!兽灵教有什么可神气的,我一只手就可以灭了你们!”宋成开始数落起来,仿佛刚才是他一人抵抗十位同阶!

  刘彬只是停下脚步冷冷的注视他,不带有丝毫表情,轻蔑之意十分明显。

  “是我的不对!几位爷!都是我的错,你们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吧!”沃针简趴在地上,不停求饶。

  “你他妈的就是贱啊!孬种!”科勇最看不惯这种欺软怕硬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