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时,阴灵开口了:“打扰了本尊,只有死才能抹去你们的罪孽!”声音从溶洞的四面而来,回荡这空间中,一种独特的能量驱使而来,一些修为底下的修炼者,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居然举起自己的兵器,向着自己下手!当场死去数十人,皆是荒阶初中端的修炼者。

  众人无不哗然,阴灵的一句话就能使得修炼者自杀,这种奇异的能量当真可怕。这就好比心魔一般,若是出现心神中不及时抵抗,就会灭亡,极其可怕。

  李刚正面色一寒,这阴灵当真可恶,先抹杀己方的士气!他双手掐诀,滂湃的精气蜂拥而出,汇聚口中,顿时一道咆哮传出!

  “吼!!!”其声震天动地,像是狮王怒吼一般,溶洞都跟着颤抖,无形的音波冲向阴灵。

  “雕虫小技!”阴灵没有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万道冤魂哭泣之声传来,对上无形音波。肉眼无法看见的浪花打在四周的岩壁上,轰隆隆!!乱世横飞,大块大块的剥落下来。强劲的力道使得李刚正倒飞百米,一路喷洒鲜红的血液。

  所有人愣住,呆住,傻住了,李刚正是谁,在场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年仅三十多岁便步入宙阶巅峰之境,可谓天赋极佳,更是选自兽灵中的狮王作为本命灵兽,强悍的肉身使他对上宇阶修炼者都不会落在下风,狮王吼更是音波功中无与伦比!

  可就是青州府的狮王轻易的被击败了,这具阴灵要多大的实力!众多修炼者惊悚,这里还有谁能是这阴界灵物的对手。

  强大!这是刘彬给予阴灵的两个字,也只有这两个字,若是自己去承受这一击,哪怕他肉体同阶无双,也会被震得粉身碎骨。

  狮王李刚正受了不轻的内伤,艰难的站了起来,吞下一颗丹药,快速的恢复着,脸色更是难看之极!

  “你们这些外来者!擅闯此地,都要死!”阴灵悬浮而立,此刻在众人眼中代表着阴界阎王。仿佛受到了指示,万千幽魂蜂拥而来,向着修炼者冲杀而去。

  “诸位,我等不能在留下手了,拿出各自的底蕴吧,不然谁都活不出去!”徐文面色铁青,没想到这阴灵居然强大到这种地步。

  “徐道友说的甚是,我们应该齐心合力,灭杀此物!”白眉老魔出声附和,随即转向童辛:“童道友的修罗眼有克制阴界之物的功效,到时希望道友不要留手!拖住阴灵,而我们四位集中全力击杀!你们看可否?”

  童辛点点头,没有任何异议,其他三人也觉得有理,便不再多说,顿时对阴灵形成包围。

  而这时,刘彬等人也在商讨方案,最后他说了一句:“等会我们聚在一起,边杀边移向殿内,到时找机会逃入宫殿之中,说不得还有条活路!”

  苏妙玲现在仿佛一切以刘彬为主,什么事情都听他的安排。其他两人觉得有理,只有此路可行。

  这时五位大人物与阴灵斗了起来……….

  黑色气浪,翻滚波涌,阴灵身穿黑色鳞甲,如一尊魔神在世,双手推动间,黑压压的黑水乘风而来。

  “好强大的阴灵,这般修为至少有了宇阶中端!诸位还是不要留手了!”白眉老魔凝眉锁目,满脸郑重,他们面对的敌人是传说中的阴灵,是伪仙者消亡后的守墓者。

  “飞龙冲天!”白眉老魔以宙阶聚集的绿色精气涌动,口中一声大喝,强悍的能量波动传开。在那阴灵身下,猛然窜出一条数十米长的巨龙冲出。

  与此同时,其余几位一起出手,旺盛精气暴起,宙阶之势五人发挥到极致。

  徐文一把银色扇子,似内有乾坤,幻化一座巨大银山压下,数万斤之重,连空间都震荡。

  r酷3匠E网/永=久Oh免费,看,w小,说

  柳千娇拔出发丝上的一枚金钗,内涵神光,化作一道精芒射出,奇异的波动荡漾开来。

  黑夜叉童辛把手中的三角夜叉往地上一插,全身绿芒闪现,涌入双瞳之中,顿时赤红血芒大甚,朝着阴灵摄去。

  狮王李刚正虽然受了不轻的伤势,不过用丹药压下,暂时没有大碍,他双臂前伸,浩瀚的精气汇聚而来,两只手臂化作两只十米高大的狮王,狮吼连连冲去。

  他们都知道若是用平常攻击连阴灵强大的防御都破不开,为此皆是精气澎湃,以大法力压下,想要以此耗尽其阴灵之力,炼化其体。

  五位宙阶强者,皆不是庸俗之辈,精气雄厚,法力滔天,更是拥有极品兵器、法器。这是‘术’的攻击,拥有惊天之势,神鬼之测,威力无与伦比。

  这也是刘彬第一次见到术的攻击,更是宙阶强者的争斗,壮丽的画面,威猛的攻击,神迹般的手段,当真让他陷入其中。这是强者,真正的强者!荒阶算是初入修炼的门徒,那么洪阶就是底层的弟子,而只有到达宙阶之后才能算是中坚力量,可以修习更多‘武’与‘术’!

  这一刻,他心中埋下一颗种子,一颗要变强的种子!

  不仅他自己这般想法,科勇更是面色发红,握紧着双拳,成为强者是所有修炼者的梦想。苏妙玲俏脸有着向往,若能成就宙阶,报仇将不是虚无缥缈的事情,这也是她毕生最大的心愿。

  宋成却在这时摇头叹息,仿佛一位修为高深的强者:“这几人的‘术’只带有势,没有体会到真正术的攻击,不够看的!”

  他这番表情,让刘彬想起一段话:装逼!遭雷劈!科勇,苏妙玲亦是一脸鄙夷之色。

  “别这么看我,你们知道的我不说假话的!”宋成双手一摊,很是无辜。

  “知道个屁!你说那么多,你会‘术’吗?”科勇不由的反驳道,顺手提起长刀宰掉挡路的幽魂,此刻的四人早已远离主要战场,宙阶强者的争斗若是卷入其中,那么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谁说我不会,本来我这人一直很低调,不过既然你们想看,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吧!”言罢宋成屏气凝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