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我和罗曼的分歧始终存在。她总是批评我没有上进心。我反驳说我的闲暇时间全用来钻研音乐,还没有上进心?

  “还说呢,你成天就知道弹、弹、弹,那叫上进心吗?”她嗤之以鼻,“音乐能给你带来名还是利?玩物丧志而已。你瞧瞧人家佘如簧,虽然品行不佳,但他懂得搞好人际关系,懂得削尖脑袋往上面钻。他去广告部不到半年就升副主任了,你呢,工作快两年了活也没少干,可仍是一名基层的记者!”

  我辩解道,世界上的事物要从多个角度看,其实做职业记者不一定比做部门主任甚至老总差,至少前者更容易出名,并且是一辈子不断累积的事业。“你看郑在忙,不就被《南方周末》挖去了吗?现在也是名记了。”

  “名记有啥用?实际还是跑腿的。”她不以为然。我发现大多数女人都以当官当老板来评判一个男人是否成功,何其狭隘而无见识,可我无法改变。

  分歧终会导致矛盾,第一次和罗曼争吵是因为房子。

  我老家县城的房子已经很旧了,父母拿出这些年的积蓄欲推-倒了重建。他们原打算盖一层,但我想盖一层也是盖两层也是盖,索性盖两层,于是我把近两年积攒的四万块钱也寄回去。两层小洋楼加一间大院子还加装修,总共才十万块,而我以后结婚就不愁没房子了。决定这些事时罗曼正在鹏城出差,我俩都很忙所以没和她说。她回来后我才有机会告诉她,不料她像武则天一般震怒了:“这么大的事咋不和我商量?为什么不在S城市中心买房子要在乡下建?”

  我说国际大都市的房子,形象地说就是鸽子笼,随便一栋上百万,我们干嘛要一辈子为房子打工呢?为什么要住在市中心享受雾霾和噪音呢?人家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都住在乡下,乡下空气好人活得长。

  “我才不做乡下人呢!”她坚决反对,“难道你要租房和我结婚吗,你让我的面子往哪儿搁?”

  为什么不能租房结婚?我心底暗暗抗议,却只能让步,表示等以后有了钱再在城里买套房,我们还年轻有的是机会赚钱。

  “你让我等到啥时候?我的青春就白白等你吗?”她仍不依不饶,一定要我追回那四万块钱。

  “我的姐姐呀,房子已经推倒了,和建筑队的合同也签了,咋能再往回要钱?”我好说歹说她都不听,最后嘟囔了一句,“是我错了,可我花的都是我的钱,算什么大罪呢?”

  “那你别和我过了!”她气呼呼摔杯子。

  U更)新Z。最快上m酷匠网¤\

  没办法,我只得赔罪,她理也不理我。我下厨做了饭菜盛给她吃,她却推开,我再三赔罪也没用。

  “你可别绝食呀,会心疼死我的。”

  “谁要你心疼?”后来她啃了一袋饼干就上床睡了。

  我想夫妻床下吵架床上和,便一边继续检讨一边抚摩她。

  “别碰我!”她猛拍我的手,然后用身子将被子卷成一筒背对我睡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