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千斤”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但离爱情还有一段距离。他使出了最后一招。她的28岁生日到了,他赠她一只戒指盒。她疑惑地打开,不是戒指,竟是一堆芝麻大小的银色铁质的五角星!

  “送你28粒小星星,祝你生日快乐!”他说。

  “这是哪弄的,有这么小的星星卖吗?”她好不稀奇。

  “你仔细瞧瞧,这是什么上面的五角星?”

  “像钱币国徽上的。”

  “对,我用了六枚分币,用钢锉子一下一下地磨,足足磨了一个月,终于磨出了28粒小五角星。你瞧,我手指都磨出了泡。”他言之凿凿。

  “真的?!”她感动得抱住他泪水倾盆。

  “我爱你,小千。”

  “我也爱你,如簧!”她就这样堕入了他的情网。她根本未去想,其实只要找一个配钥匙的地方,就可以轻易把国徽上的星星磨下来;手指只要在热水中泡一泡,就会起泡脱皮。

  这一场时髦的姐弟恋很快就修成正果,三个月后他们奉子成婚。佘如簧几乎未花一分钱,豪宅、名车什么的都有了!他感觉会有人在背后说他吃软饭,一次故意在办公室大声说:“我老婆长得虽不均衡,但这有啥,诸葛孔明不也是娶丑妻吗?”

  S酷0匠网%正版首发

  他得意忘形不久犯了一件大事。

  《七剑下龟山》举行首映式。佘如簧觉得上次“朴环恋”的曝光让我抢了风头,这次便抢着去采访,说他一定搞得到猛料。不料在记者会上当他自报是《东方快报》的记者时,老朴黑着脸打断他:“很遗憾,我们拒绝回答东方快报的问题。”他还要啰嗦,“环球迷”也发话了:“你们侵犯我们隐私的记者不是叫蓝鸽吗?你们让他来,我们还有问题要问他呢。”

  佘如簧悻悻而归。海口已经夸下,如何交差呢?他在网上搜索老朴的资料时突然看到一本香港杂志以前就《断袖山·之雍正绝恋秦始皇》对老朴的专访,不由灵机一动:把影片名、时间地点一换,不就是一篇新的专访吗?繁体字的刊物内地很少有人能看到,改成简体字不就OK了?于是他点了一下转换器,一篇本报独家专访《老朴如是说》问世了。

  老桃和读者是糊弄过去了,然而第二天老朴的律师给报社打来电话:“朴导从未接受过那位佘如簧的专访,你们这是彻头彻尾的假新闻!我已经给贵社下了律师函,你们等着打官司吧。”报社老总叫佘如簧来对质,他无言以对。老总头大了,因为上次的绯闻报道大大得罪了对方,对方正盼着机会报复呢,你不正好授之以柄吗?唯有找权威人士出面调解,在报上刊登道歉启事。此事让报社大丢面子,根据报社纪律,炮制假新闻给报社造成重大损失的一律吊销记者证,予以罚款、开除,甚至追究刑责。老桃早对佘如簧不满了,当然支持重罚。

  然而他离开新闻采编岗位后第二周,便出现在报社广告部的岗位上。——人家老丈人牛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