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咽了咽口水强忍住。——后来曾同“花蝴蝶”探讨此事,他说其实当时她已在誘惑你了,假如他是我,当场就推倒她在梳妆台上干了,哪会像我这样斯文客气?

  吹干头发她就上牀睡了,叫我也早点睡。我去冲澡,感觉就像作案前准备工具似的。我把水龙头拧得最大,心想要交给她一个最干净的鸽子。

  我出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睡着了,眼儿紧闭双手反撂在枕上,仿佛向谁投降。我轻手轻脚坐到她床边,轻唤两声“小曼”,她毫无反应。看着她嬌媚的睡态,我已不能自已。大胆,我轻轻把她身上的被单揭开。大胆,我把她浴袍的带子一拉,里面一览无余!我的心紧张得一阵狂跳。再大胆,我屏住呼吸爬到她身上!我深情地俯视着她,她和维纳斯雕像一样完美无瑕,两只波儿若自然的风雕塑出的沙丘起伏着。她的核心是一簇雪莲花蕊般的阴影,我曾在油画上见过,而今第一次见到真实版的我竟羞得不敢多看。我渴望吻她,记起第一次吻她时很干,便舔舔嘴唇,然后俯下去吻她充满誘惑的唇。

  “嗯”,她感觉到我的重量,突然醒了!“你干嘛?”她一见这阵式“啊”地一声蒙住眼睛。

  “小曼,别怕,我爱你。”

  “死开!”她用力推我。

  %看正K版b:章节^上XX酷%匠网

  我扣住她的两腕摁到床上:“别闹,春宵一刻,我们何必错过?”

  “你不得好死,你发了誓的!”她大叫。

  “和你恩愛一晚上,明天死了也值。”我嘻嘻笑着以吻封住她的口。

  她挣扎着将脸侧到一边,气呼呼地说:“你是強暴我,我要报警。”

  我笑了:“我帮你报吧。”一边用腿和身子紧摁住她,一边拿过床头的手机拨通了110。“110吧,我这里是枫林晚度假村520房间,这里即将发生一起強暴案。”

  “即将发生?那出警可来不及了,到那旮旯少说也得大半个小时。”接报的声音恍惚苍老,是个刚睡醒的老警察,而夜格外安静手机里的声音罗曼也听得清。

  “大半个小时可不成,现在罪犯已经上了床,最多十分钟生米就煮成熟饭了。”

  “你说清楚咋回事?”

  “是这样,我和我老婆在这儿开了房,现在上火了想強暴她……”

  “等一等,谁,你说谁想強暴你老婆?”他直咳嗽。

  “房内只有我们俩,您说是谁想強暴我老婆?”

  “是……你?——你有病!”

  “我没病,您不信就问我老婆吧。”我把手机递给罗曼。

  她正笑得直抽搐,好容易忍住笑,以一种可怜巴巴的口吻说:“警察叔叔,他没有骗您,他真地在強暴我——嗬嗬嗬!”没说完却忍不住又笑出声。

  老警察气得语音哆嗦:“我、我、我明白,他没骗我你在骗我!”

  她急道:“警察叔叔,您搞清楚,我不是……”

  “你还不是骗子?我警告你们:你们这是骚扰人民警察,再报假警拘留你们!把老子瞌睡吵跑了!”重重地摔了电话。

  我也笑得直抽搐:“看吧,连警察都不管,小曼,那就不怪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