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隔壁房间跳出刚才那两个猛男来劝架,其中一个转脸狐疑地看我们:“你们是干嘛的?”

  “我们在找自己的房间。”我紧抱着罗曼。

  “看什么看,给老子滚远点!”他挥舞拳头,露出胳膊上的刺青。

  我向来吃软不吃硬,但怕他伤到罗曼,只得护着她退到电梯口。这时又上来几名保安,吆喝我们哪个房间的回哪去,并要查我们的房卡。我怕露馅只得乘电梯下楼。

  回到一楼大堂,我们假装要住店。接待员把客房图册递给我们看。我翻了翻,我的妈,518是“总统套房”,房价3888元!我想这荒郊野岭的度假村无疑是山寨的五星级,山寨的总统套房,价格却一点不山寨。我问接待员520空着吗?她查了一下说空着,打量了我一下,“这间也是总统套房,您确定要吗?”

  不等我回答只见两大猛男和保安们推搡着白马下来,一直把他推出酒店。他仍不肯离开,在外面骂街。骂了一阵无人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我走过去:“白马老师!”他愣着看我,我提起几年前的往事。

  “哦——,你就是那个不要小姐的学生,太有印象了!”他问我怎么在这。我说我现在做了螃漂,并介绍罗曼说是我女友。“当初你要跟着大哥我混早红了!”他一副惋惜的样子,又道,“他乡遇故知,难得,走,喝酒去!”

  E8看%K正f版w章F节;上{酷r匠b网

  他拉我们到邻近的农家乐饭庄。当他看菜谱时罗曼悄悄打开录音笔。我本来十分厌恶白马杨伟男之流,可这些人却是音乐界的角儿,有机会我还是忍不住巴结他们一下。我把我创作的一些歌曲的曲谱发到他手机上请他指教。这些都是我自己颇为满意的,有《养蝴蝶的人》《温柔的瀑布》《银色的童话》《通往你的心的是一条长长的铁轨》《孤独者的季节》等等。然而他走马观花地看了看,不屑地说:“兄弟,这年头你还玩纯情呀,哥早改玩糜烂了。”我不以为然,但虚心听他摆谱。

  他要了一瓶烈性的二锅头,58°的!罗曼敬他一杯,试探着问:“白马老师,听说您现在正和环球迷拍拖?”

  “别提那个烂婊-子!”他气得用酒瓶砸桌子,“妈的,老子送她一栋豪宅,她还是跟那老王八蛋了!”

  我也敬他,但酒量太小,一杯下去我就变成关公了。罗曼酒量大的优势发挥出来,一杯一杯地和他干。他把我们当作倾诉对象大倒苦水。原来“环球迷”为了抢这部戏女主角主动找老朴潜规则她,在枫林晚构筑蜜巢。白马从京城开车来找她她却拒而不见。说着说着他号啕大哭,哭着哭着他又仰天大笑。“老子总算明白了,女人都只是骷髅上包一层皮。老子以后只爱男人。”他作了总结。

  罗曼对我吐吐舌-头。

  他又拢着我的耳朵低声道:“小兄-弟,听、听哥的话没错,这世上的美女没…没一个是好东西,包……包括你这位女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