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较别的媒体拍的剧照,我们的裸-浴照引起了轰动。老桃给我打电话大加褒扬:“你们已经超额完成了任务。累不累?如果累就回来休息。”我连忙表态:“不累,一点都不累,我们守株多日眼看要逮住兔子了岂能放弃?”其实再累和罗曼呆在一起也快活,而且我预感就快搞定她了。

  这天下午我们又来到基地后街蹲守。罗曼忽道:“那辆车好奇怪。”那辆保时捷依旧停在院子内,我问:“有什么奇怪的?”她说:“我不是说保时捷,你瞧街对面。”基地后门的对面停着一辆黑色的雪佛兰,“一小时前我看着它开来,因为它的牌照是‘京’开头的我就留意了一下,车上的人一直没下来!”它是来接人或等待什么的?的确有点蹊跷。我觉得今晚不容再有失,便提前包了一辆的士,在附近等着。

  ,X酷({匠《网I1首5发6

  大约九点钟保时捷出来了,这一次我们紧紧跟了上去。然而拐了几个弯拉大了距离,我催司机快追上,恰巧碰上一个红灯!

  “快冲过去,罚的钱我替你出。”我急道。

  “不是钱的问题,分扣多了还要学习考试,咱可不惹那麻烦。”司机不耐烦地说。

  待红灯变绿,保时捷已消失在车流中。我们不甘心继续追寻,可该往哪个方向呢?突然我发现一辆黑色雪佛兰开得飞快,那样子好像车主的老婆要临盆了急送医院。我忙问罗曼:“先前那辆雪佛兰的牌照是‘京H’吗?”她说是的。我立马指挥司机:“快快,就跟着它!”

  我的感觉告诉自己,它和我们是同一个目标。

  越跟越偏僻,到了郊区。半小时后雪佛兰在一家五星级大酒店——“枫林晚度假村”门口停下。而前面已停着一辆车,正是我们锁定多日的保时捷!保时捷上下来四个人:一对手挽手戴着帽子和墨镜的男女在前,两个猛男在后似是保镖。他们进了酒店,这时雪佛兰车门开了,跳下一个人。我觉得有些眼熟,但来不及看清他已箭步冲进大堂。

  我忙拉着罗曼跟进。只见那人直奔电梯口,而电梯已上去了,他只得等着。我和罗曼依旧扮情侣勾肩搭背地走过去,也假装等电梯。那人紧盯着升降表根本没注意我俩。而我认出了面前的这位驴脸——白马!

  之前我还想,跟踪保时捷的或许是我们的同行,没料到竟是“环球迷”的男友,看来有好戏看了。

  电梯从五楼下来,我们仨进去。他按了五楼,似乎心事重重,对眼前我们这对帅哥美女竟无视。上了五楼他指着一侧客房问服务员:“刚才我两位戴墨镜的朋友是去了这边吧?”服务员说:“不,是那边518.”他直奔518,像鬼子进村一样猛砸房门。

  门一开,“你这个烂婊-子!”他大骂着欲闯入。

  “别进来!”一个女人顶在门口,帽子和墨镜已摘去,不是“环球迷”是谁?

  “让开,我知道那老色鬼在里面!”他卷起袖子。

  “关你什么事!”她一改往日的高贵优雅,像泼妇一样和他对吵。

  我的手搭在罗曼的肩上,手表对准他们猛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