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通过词典说:“那你是大姐姐,看来身上的担子很重啰。”

  她点下头,若有所思。

  我感觉有点沉重,话锋一转:“我又闻到春卷香,流口水了。”她一笑,转身从后座上拎过来,一只只地卷好菜叶蘸上鱼露递给我。其实我更闻到另一种香气——原生态少女身上的芬芳,不觉心神一荡。

  途经海边时,只见上午的万道斜晖铺在海面上,“好壮观!”我大赞。

  “既然您喜欢,要不我们去沙滩上走走?”她建议。

  “好极了,正合我意。”我们下了车,来到海滩上徜徉。脚下软软的,我们索性脱了鞋子光着脚丫踏沙而行。

  她将斗笠推在后背上,海风拂来长发和长衫婉婉飘起。我不禁道:“你昨天穿的衣服看起来你和中国南方女孩子没啥区别,今天的服饰才让我觉得你是异国女孩。”

  “您觉得好看么?”

  “一道迷-人的风景。”我赞道。

  她吐吐舌-头。

  我问她:“你有些什么特长和爱好?”

  “好像没什么特长,我会做很多好吃的东西,不知算不算?”她很谦虚,“爱好嘛——唱歌。”

  “是吗?”我为之一振,问她能不能唱两首。

  她一点头,毫不扭捏乐滋滋唱开了,竟是一首由华语翻唱的流行歌曲。她的嗓音虽然离专业很远,但甜丝丝的。我不由鼓掌,又问她会不会唱民歌。她又唱起一支渔民之歌。

  “天籁!”我热烈鼓掌。

  她有些羞涩:“调子是不是很土?”

  “越土越好。”我夸道,“其实你包装一下也是大明星啰。”

  “我?”她笑着直摇头,“身材矮小,皮肤又黑。”

  “恰恰不是,你有一种小巧玲珑的美,橄榄色的皮肤更有一种健康美。”我一本正经地表示,接着又告诉她哪些地方可以唱高一些,哪些地方可以快一些或慢一些。

  “您好像很懂音乐。”她说。

  G酷}匠*w网e¤永.…久s免J(费看小☆说

  “略知一二。”我没告诉她我是一位业余歌手。说起来很悲哀,这些年我创作了好多歌曲,有些还在网上传唱,但始终没有唱片公司愿和我签约。所以从商业的角度说我的音乐生涯是失败的。唉,一个失败的梦想提它干什么?

  她盯着我,顿了顿说:“有个问题我想问您。”我说随便问吧,她说:“您这样有才华这样完美,在中国可以娶到很优质的女人,为何要跑到越南的穷乡僻壤来找老婆?”

  我望了望大海,叹道:“我有过一段持续两年的感情,结果很受伤,对爱情失望至极。后来愈来愈颓废,宁愿玩一夜-情逢场作戏也不愿结婚。我到西贡来并不是刻意相亲,只是看看有没有机运碰到投缘的人。”

  “是这样啊。”她点点头。

  “我很堕落吧。”

  “不,您很坦诚。”她仍赞许,突然叫了一声,好像踩到了什么。她弯腰下去从脚下拾起一只贝壳,“哇,心形贝壳!”他递给我看,“漂亮吗?”

  “很漂亮。”我端详着,它果然是一颗心。

  “那送给您。您可以挂在手机链上,或者做钥匙扣。”

  “谢谢。”

  “沙土里一定还有更漂亮的,我帮您再捡几个。”

  “不用了,偶然遇到的就是最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