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邻桌坐着一个个头瘦小长着一只哈巴狗鼻子的家伙,他从汤里挑起一只恶心的绿头苍蝇示给小妮子,然后作恶心状捂着嘴巴冲到店外的垃圾桶跟前,“呕—呕—哇!”以极其夸张的大声“呕吐”了一番。接着他回来冲她拍桌大吼:“你们怎么搞的一点卫生都不讲,想毒死老子啊?你们得赔偿老子身体受到的毒害!”

  e:看bu正i版◎n章节上酷匠网

  小妮子冷冷地看着他:“你瞅仔细了,我们店里哪有苍蝇?你凭什么说这汤里的苍蝇和我们有关?难道就不会是你自己放进去的吗?”

  “我放进去,我有病啊?”

  “谁知道你没有敲诈病?”

  “咦——,你这小妞嘴巴倒是挺伶俐的。我放进去的——你亲眼看见了?”

  黎姑替我们翻译争吵的内容。老板闻声过来,一见“哈巴狗”忙点头哈腰道:“十三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给您换一碗吧。”

  “换一碗?”对方冷笑着。

  “这样吧,您这一桌全免单。”老板咬牙道。

  “免单就能解决问题?”他阴阳怪气,“瞧这绿头苍蝇,在厕所里养得这么肥,它身上有多少病菌?病菌从我口中进去钻入我体内每一个器官繁衍,我该遭受多大的摧残?这个你弥补得了吗?”

  “十三爷,那、那、那您说咋赔?”老板一脸无奈。

  “咋赔?”“哈巴狗”往桌上一靠,“这样吧,也不要你们赔医药费营养费,小妞,过来,陪爷喝两盅,就算大事化小。”

  小妮子的黑脸气得发青,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我们听不懂,黎姑说这是越南乡下最毒的咒语,她都不知怎样翻成中国话。

  见小妮子和“哈巴狗”愈吵愈烈,我对“花蝴蝶”说:“快,英雄救美的机会来了。”

  他热血沸腾,起身大摇大摆地过去,两臂交叉于胸挡在她前面:“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给我一个面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是的,我是一个外国人,可你们胡志明的阮市长是我老爸拜把的兄弟,也就是我叔。你这样欺负良家处女,我打个电话我叔就会来!”

  “嚇嚇嚇嚇,”“哈巴狗”仰天大笑,竟用粤语说道,“你是中国人吧,我们这里人不知道什么阮市长,但人人皆知阮家十三兄弟。”他突然拔出一把匕首往桌上一插,“花蝴蝶”不禁一哆嗦,连忙退后两步。紧接着他连摔两盘菜:“你要是不赔十三爷喝酒,你们就关门吧!”

  看着一个弱小的女孩光天化日之下遭受欺负,我腾地火气。在一个冷漠的世界里浮沉我好像很多年都没义愤过了,此刻却激起了少年时的血气,老子今天就管一回“闲事”!我端起一盘热腾腾油乎乎的糖醋带鱼挺身过去,用粤语厉声道:“刚才我明明看见是你掏出一只苍蝇扔进汤里,然后栽赃陷害!”

  “咦——,你是谁?”他叉起腰,这家伙大概在唐人街混过,粤语说得比我还溜,“你亲眼看见的,证据呢?你拍下了爷掏苍蝇的照片么?说话要讲证据,别信口开河。”

  他那副样子,活脱脱就是《杨志卖刀》里的那个泼皮,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猛一挥手一盘子盖到他脸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