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是休息得精神飽满,可早上见到“花蝴蝶”只见他眼圈青晕。我笑道:“昨夜辛苦了。”他暗道:“真他媽爽,熟女就是熟女,她令我想起初中时和政治老师鏖战的感觉。”我们赶早出发了,而路上他俩仍意犹未尽黏黏糊糊的。

  从市区出来的主干道还比较平坦,但到了乡间小道上仿佛回到了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农村,颠簸不用说,且轿车所到之处即扬起滚滚灰尘犹如袭击京城的沙尘暴。愈是接近渔村车颠簸得愈厉害,几乎要把我们的肠子颠出来。中午我们才抵达渔村附近的小集镇,那小妮子在镇上的一家小餐馆打工。“花蝴蝶”说我们先不透露身份,先进去吃饭观察一下她。我们一进门就见她一边上菜一边招呼我们。餐馆格外简陋,我们在一张至少有半世纪历史的木桌旁的条凳上坐下,头顶木棚上的吊扇发出呼呼的响声,仿佛随时会掉下来。

  她笑盈盈地过来问我们点什么,忽然一愣认出黎姑。黎姑说带两位旅游的朋友恰巧经过这里,知道你在这儿来照顾一下你的生意。她的相貌果然和档案上一模一样,上穿一件浅黄色的T恤衫,印在胸前的品牌名“fashion”中的字母i、o已脱落,下着一条洗白褪色的牛仔裤,腰上系着白色的围裙,十分朴素却丝毫掩饰不住她的娇美。

  她端上几杯椰青汁,“花蝴蝶”激动得抖出去一半。他派头十足地说:“你们这儿有什么招牌菜特产只管端上来。”她熟练地推介了几道海鲜,“花蝴蝶”全要了。她高声唱给厨师听,然后又去忙别的桌子。

  “纯天然未PS的美女啊!”“花蝴蝶”由衷赞叹,“并且,从走路的姿态判断她百分百是处女!”

  我说瞧你那德性。他百分百地表示:“这女娃本公子要定了!”我说你不是嫌她黑的吗?他一改成见:“黑怕什么?这小妞越黑越有味道。”

  黎姑说这是一家夫妻店,老板是主厨,老板娘是副厨兼财务,服務员就小妮子一人。她负责招呼客人、上菜、做卫生、洗碗等。店内不下十张饭桌,她一人竟安排得井井有条忙而不乱,并且上上下下十分干净,现在正值盛夏竟连一只苍蝇都看不到。我注意到她说话特快,叭嗒叭嗒蹦豆似的,一如她做事一般干净利索。

  她给我们上菜时“花蝴蝶”便搭讪,他从菜肴问起,问及本地风土人情,她很有礼貌地一一作答。他问一句黎姑就翻译一句,那个派头哟犹如国务院总理开记者招待会。后来他话题一转:“小姑娘,我看你不像本地的渔民。”

  “那像什么?”

  “一看到你我就觉得你是印度宝莱坞的电影明星。”

  她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我是端盘子的明星。”

  他趁机发挥:“你是没碰到机会,其实你比大多数明星都要漂亮。实不相瞒,本人便是中国一家电视台的星探。只要你愿意,把你包装一下肯定能红遍东南亚。”

  “您真是星探?”她满眼疑惑。

  ;更E新最快上b酷"√匠网Uu

  “那还有假?我至少可以掏一千万人民币包装你。”他豪迈放言。

  她付之一笑。黎姑解释说“花蝴蝶”是一位家财亿万的公子。

  她又只是付之一笑,对他说:“您应该先把自己包装出来呀。”

  “难道我还不是明星?你们这儿太闭塞了。”他拿过黎姑包里的一本娱乐杂志,指着封面的韩国巨星问她,“你看是他帅还是我帅?”

  她仍付之一笑:“都很帅,不相上下。”

  “不相上下那是因为他整了容的,”听到表扬“花蝴蝶”来劲了,他用拳头擂了擂自己的脸,“你瞧,我可是原装的。实不相瞒,本人乃中国娱乐圈第一靓仔。”

  她笑而不语。他正要吹下去忽听邻桌一声大叫:“苍蝇!汤里有苍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