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午等到下午主车队才陆续抵达酒店,并且带回的婚车中混杂着多辆送葬车。我对新郎建议:“既然都搞混了,那么将错就错,让我们误跑过去的司机就在他们那边吃酒,也请他们的司机在我们这边吃算了。”

  婚礼开始,在雄壮的进行曲和纷纷扬扬的礼花中“花蝴蝶”携天仙妹妹步入殿堂。新娘的婚纱长达数十米,成了酒店的地毯。二人步上礼台,在上千双眼睛的聚焦下不由发抖。于是我插了个玩笑:“你们是第一次做新郎新娘吗,这么紧张?”

  “是的。”新人笑答。

  “没关系,下一次就不紧张了。”

  满场大笑。

  接下来是拜堂,司仪正叫夫妻对拜,忽听斜刺里一声大喝“等一等!”只见一群黑衣人气势汹汹闯进大厅,一个个腰插短刀,胳膊上刺着蟒蛇和怪兽!为首的一个没贝克汉姆帅但耍的是贝克汉姆的酷,也留了一个“莫西干”式的发型,头发烫得油黄,左耳打了一个大耳洞,吊着一个大似门环的耳环!

  “花蝴蝶”像汉奸迎接日本人一样点头哈腰地问道:“好汉,好汉,有何贵干?”

  “贝克汉姆”推了他一掌:“你可以报警,不过爷们告诉你,爷们绝不是闹场的而是来道贺的。”

  “道贺,我们认识吗?”新郎不解。这时几个家伙冲上台,其他的在四周把守。他脸都吓白了,天仙妹妹更是掩面而泣。我想问两句,也被两个家伙推开。

  “各位宾朋,大家好!”“贝克汉姆”抢下司仪的话筒代替之,“大家都是来送贺礼的吧,鄙人作为新娘的前男友,今天我女朋友大喜的日子你们说鄙人不应该送一份贺礼吗?”

  满场哗然。

  “好不要脸,谁是你女朋友!”天仙妹妹勃然变色,一改往日的温柔娴雅。

  “你滚远点!”“贝克汉姆”啪地扇了她一耳光,然后向“花蝴蝶”深鞠一躬,“是的,她现在不是我马子了,是你老婆了。谢谢你啊,兄弟,谢谢你把老婆给爷们免费玩了三年!说实话,比嫖-娼划算百倍,兄弟你是活雷锋啊!——来,把爷们的贺礼呈上!”

  一个喽罗将一盘光碟插入现场的幻灯机,礼台的银幕闪现出新娘的暴露照、裸照、合体照——和“贝克汉姆”各种姿势的合体照!那个惊艳堪比后来衣冠兄的“艳照门”。

  全场惊呆,惟有一个小孩的声音:“阿姨怎么不穿衣服啊?”大人连忙蒙住小孩的嘴和眼睛。

  天仙妹妹几乎哭晕了,而“花蝴蝶”铁青着脸一语不发一动不动。

  p最新;_章Pd节%~上酷'匠网cH

  播完碟子,歹徒们扬长而去。

  司仪低声问:“继续吗?”

  “还继续个屁!”新郎大吼。

  新娘向他恳求:“请听我解释。”

  他给了她一记更响的耳光:“滚!!!”

  如他所愿这场婚礼果真成了N城最大的喜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