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头吹箫还只是一门高雅的艺术

  “花蝴蝶”还真没说假话,他对处女的寻觅像唐玄奘西天取经一样曲折和执着。他是我大学同学加室友,高考分数连建档线都没到,但其老爸是广西某市建委高官,花钱买了个名额。此人一肚子花花肠子,人又长得超帅,假如去香港兜一圈,那啥“四大天王”什么的都得跳进马桶淹死,所以他成为所向披靡的“少女杀手”。

  “花蝴蝶”对我十分敬佩,一次同我煮啤酒论情圣:“说实话,新闻系之情圣唯你我二人。”

  我像刘备一样诚惶诚恐地连称不敢当,“我天生迂憨不善交际,惭愧,从小到大直到现在连女生的手都没摸过。”

  “鸽兄太低调了,兄弟我以前常自比潘安韩寿,但见到鸽兄之后不复敢自称帅哥。何况鸽兄弹得一手好吉它,一副忧郁王子的气质,必将颠倒红颜命犯桃花。”他以先知的口吻预言。

  男生们每天晚上就寝时谈论得最多的话题当然是女生,而“花蝴蝶”总忍不住讲述他的艳史。

  “你们知道我的第一次是啥时候吗?”他讲起他隐秘的第一次,“那时本少读初二,俊美如日本漫画中的正太,迷上了三十多岁的女政治老师,同时她也盯上了我。”

  “政治老师不是教思想品德的么,也这样风流龌龊?”

  “你们错了,越是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女人越是那个。你们不知道她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风韵,而且她越是穿着得正统越是显得性感——这叫制服誘惑,你们懂不?所以我常在她的课堂上一边看着她一边把手伸进裤兜里yy。有一次竟被她察觉了。放学后她把我叫到办公室——她是校工会主席所以单独一个办公室,她审问我:你上课在干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我说没干什么脸却红了。她说你还不老实,我要报告校长以流氓罪被开除你。我吓得要死。她带上门,说还原一下我的犯罪过程,我不敢吭声……她说你以后只要听老师的话,我就不报告校长。

  “即便她不威胁我我也听话啊,我怎能抗拒她的诱惑?之后我们常以请教功课、做思想工作之名到她办公室还原犯罪过程,为了掩饰她还打开单放机。一个星期天,她老公和孩子外出了,她叫我去她家补习。我心领神会地去了,起初我还不太会,在她的引导下我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说实话,中学阶段我有过十多个女生,但都没有和老师爽。”

  大家听得直咽口水:“你小子这是被勾引啊,当然也是互相勾引。”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她是我启蒙的恩师啊。我从她那里学到丰富的知识,所以后来能驾熟就轻地成为少女杀手。特别是她教我的frenchkiss,让本少逢花杀花遇树杀树……”他得意洋洋。

  “啥叫frenchkiss?”大家好奇地问。这家伙的外语超烂,连father和mother都闹不清,却懂这个复合词。

  “就是法式蜜吻啊。”他有模有样地作名词解释。

  “你小子已经糟蹋了十多个小女生,艳福不浅啊。”室友们又羡又妒。

  酷C匠网/?正版首V"发g

  “哪里?世界上没有完美之事,本少还没碰到一个处女。”他叹道,“因此大学任重道远,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